对不起,孩子,妈妈为你选择了一场不公平的比赛

文 | Barbara Lau

编辑 | Roy Duan

 

 

第一次写关于教养困惑的文章,很想和妈妈们探讨一个话题——妈妈们的判断力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自信的妈妈,无论在孩子的教养上,还是个人与职业的发展上,还算是一个有掌控力的妈妈。这一次,自信被打破了。

 

两天前,我给孩子报名了一场马术比赛,是亚萨园马术俱乐部(北京红骑士马术学院)组织的一场 2019 年青少年马术联赛,趣味路线牵行组级别比赛。

 

亚萨园马术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发信息问我要不要给孩子报名,我征求了孩子的意见,他听到比赛特别兴奋,其实,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比赛,也从来没有比过赛,开怀大笑后就跑去和身边的好朋友、家人们分享参加比赛的消息了。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亚萨园发通知:比赛必须穿着骑士服、白色骑士裤、白色手套、领带、白衬衫。对马术比赛了解的人都知道,马术服装要齐备,这是参与马术比赛的基本礼仪要求,也是参与比赛的基本资格。

 

全家帮他准备好服装,比赛当天的早晨,我再次帮他熨烫了一遍骑士服和白色骑士裤。

 

到达比赛现场,我心里开始第一次打鼓,5 个孩子中,除了我的孩子,没有一个孩子穿着正式比赛服装。

 

第二次打鼓,一位教练拿着比赛线路图走进场,拉自己训练的两位参赛选手到一侧,详细讲路线图,我的孩子和另外两个参赛小选手傻傻的望向他们。

 

第三次打鼓,前一天公布的规则是,每个孩子由自己的教练牵马完成比赛,不知为何突然换了一个牵马人,这位牵马人完全不知道详细路线安排。由于我的孩子排在第一个比赛,导致孩子已经完成三分之一赛程时,突然宣布要重新回到起点,牵马线路错误导致,我看到孩子当时一脸懵。果然,在他第二次出发时完全忘记起坐姿势。有家长很快就跑进比赛场内,提醒自己的孩子要做哪些动作。第一次牵马人动作明显生疏,在往返送水中消耗了一些时间。

 

我们在后来对比几个孩子的比赛视频时发现,牵马人对路线的熟悉度和跑动速度完全决定了孩子的排名。也就意味着,孩子的出场顺序才是赢得这场比赛的关键。

 

第四次打鼓,比赛前,裁判表示,在马术比赛中,礼节非常重要,会计入比赛分数中,是很重要的一项,我看到孩子很认真的练习向裁判的致敬礼仪。但是在比赛中,有孩子并没有按照规定要求做,最后计算比赛成绩时,突然宣布是按照时间计算成绩。

 

最后,可想而知,我的孩子排名最后。孩子在颁奖的时候小声问了我一个问题:妈妈,为什么我是第五名?

 

对不起,孩子,由于妈妈的判断失误,让你参加了一次荒谬的比赛。

 

很快,孩子就忘记这件事了。他拿着一根胡萝卜,到处问怎么去喂马,但是没有一个教练带领。我发现,他在亚萨园上了 10 节课却从未有教练带领着喂过马,给马梳梳毛,教孩子如何与马交流,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马术课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为数不多的几次课程中,我的孩子就有 2 次严重过敏反应,然后迅速到和睦家急诊挂号。不知为什么,很多孩子在上课中会过敏,流鼻血,这在我们之前去过的马场并未发生过大面积的过敏现象。

 

来不及想,我决定带着孩子先回家,在路上,我向孩子道歉,“宝宝,对不起,妈妈不该让你来参加今天的比赛,你今天的致敬礼特别规范,一直保持微笑。”

 

“妈妈,您别说了,我都知道。”大概是因为我的表情是沮丧的,毕竟当天是他5岁的生日,他看似很快恢复情绪,实则他心里确是明白,获得最后一名并不舒服。“孩子,这绝不是你的第一次比赛!”

 

孩子说,“妈妈,下次我会很快的。”

 

这不是我希望他说出来的话。我为什么会尊重孩子的喜好报名学习马术,因为他喜欢马,喜欢骑马,他很开心参与这项运动。既然骑马是一件快乐的事,我不希望他在没有完整的挫败意识前,就开始经历一些人为的不公平现象,并被其左右。

 

当天晚上,我通知了亚萨园,第一,对于一个专业马术教育机构,如果不能展现比赛的公平性,我们不承认曾经参与此次比赛和所产生的成绩;第二,退费。

 

发出以上信息后,我开始心里又打鼓,对于这件事的判断我错了吗?

 

是我让孩子太有自尊心了?

 

还是我太有自尊心了?

 

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能有自尊心?

 

为什么要让孩子在一个不够公平的环境下获得成长?

 

我为什么不能帮孩子去做一些判断和决定?

 

最后,我坚定,我的决定没有错。

 

孩子还未出生时,我就开始读各种各样的教养书籍,直到现在,每次在飞机上,读的也大多是教养类书籍。我一直认同孩子就该生活在一个有底线的社会中,有基本规则,有良知,有爱心。爸爸妈妈要有判断力,有选择权,有行动力,学校和教育机构要有爱心,有公平心,这是孩子从小具有安全感的基础要素。

 

就像这场马术比赛,如果整个比赛系统都乱作一团,没个明确的公平规则,我们作为父母有必要让孩子参加比赛吗?

 

在我与亚萨园马场联系告诉他们我的决定时,我的先生也曾小声嘀咕了一句,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不公平,不可避免。

 

当然,我不可能让孩子每天都活在真空里,我会教他观察和分辨人们的行为和情绪变化,尤其是他一天天在长大,慢慢从无意识到有意识,从无挫到有挫折意识,从无恢复意识到有恢复力。

 

通过这一次比赛,我在意的是,我们和孩子如何看待和理解不公平?我们如何帮助孩子判断不公平以及带来的危害?

 

我相信,当父母对社会价值观,对人的成长价值观有成熟的判断能力时,孩子的心会是安全的,就会有不轻易被动摇和挫伤的自尊。

 

第二天,我把亚萨园马术俱乐部颁发的奖状送还了,亚萨园的校长看到奖状后冷笑了一声,这一声冷笑大概就是未来优质的教育机构不断迭代旧式思维教育机构的契机吧。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