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性支配的社交软件

文 | 尚清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单身人口的增长推动了单身经济的发展。对于我国超过2000万的独居青年和2.4 亿的单身人口,用交友软件是他们排解压力、纾解孤独和拓展朋友圈的方式之一。陌陌、探探、Soul、Tinder等陌生人社交平台,都承载着当下年轻人对于社交婚恋的需求。

数据来源:AppAnnie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5年到2020年国内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持续增长,预计今年将增至6.49亿人次,用户以95后年轻人为主。

女性占据了消费领域的各个角落,在社交软件上,很多女性觉得男人情商低,他们开口就问女生要照片,不到三句话就直奔主题“出来玩吗?”

热搜#社交软件比相亲成功率高#话题下,许多年轻人乐于分享自己使用交友软件的经历:有刚搬到外地的独居青年,为了交到朋友一口气下了十几个交友软件;有人为了“脱单”,在软件上不停地“右滑”……

在这些小小的虚拟空间中,“左滑”、“右滑”、“super like”、“match”究竟代表着什么?女性究竟占据着何种决定性位置?

颜值还是灵魂?

在陌生人交友领域,性别、爱好、地域、星座、教育背景、工作经历等等都可以成为参考因素,但对于女性,最直观、最高效的还是照片。

Tinder

2012年创立的Tinder是“左滑右滑”模式的鼻祖。

Tinder的出现是革命性的,让交友变成了一种像”云端购物“的体验。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报告,30%的美国人都使用过约会软件,其中12%的用户更表示通过这些软件找到了稳定感情。

Tinder创始人惠特尼·沃尔夫(Whitney Wolfe)和贾斯汀·马丁(Justin Mateen)最初是在南加州大学校园里寻找机会,向联谊会和兄弟会推销。Tinder可以让学生通过App看到校园内其他单身的人,并知道对方是否对你感兴趣,这种吸引力就会被病毒式传播。

Tinder 的主要收入手段就是卖它的付费会员,分为 Tinder Plus 和 Tinder Gold。高级版服务Gold模式,可以提供无限滑动、回顾等功能,同时增加自己账号的曝光量,开启这一模式每月需要花费30美元/ 178元人民币的订阅费。

实际上,2019年第四季度Tinder全球用户总数大约为5千万,付费用户590万左右,仅占10%左右,大多数用户的行为都只停留在左滑右滑、匹配聊天这种”白嫖“行为上。从用户心理的角度,大多数人并不会把陌生人聊天交友视为值得的投资,另有一些人则抱着“花钱找对象太丢人”的态度。

探探 & 陌陌:中国版Tinder

成立于2014年的探探,借鉴了Tinder简约的界面和玩法——“左滑无感、右划喜欢”,操作简单,用户只需要浏览翻阅其他用户的照片,就能匹配到“有眼缘”的对象,将“颜值社交”的优势尽显。被陌陌收购前,探探月活已超过2000万。

探探的母公司陌陌成立于2011年8月,曾经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话题性公司,与探探一起被贴上“约炮神器”的标签。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的进化,抖音、快手、B站等视频App的蹿红,陌陌已经算不得新奇。

2018年,探探被出现疲软的陌陌给予厚望,以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高调收购,进一步加固了“荷尔蒙社交”的竞争壁垒。

截至2020年,探探全球用户数已超3.6亿人,其中90后用户占比接近80%,并且近一年的用户留存率保持在60%左右,高于陌陌和Soul。

转眼一看,如今的陌陌似乎很难吸引到更多的年轻人了,如何摆脱路径依赖,让产品符合消费者的需求,是陌陌当前极为紧迫的一项任务。

Soul & Uki:相近相杀

当Tinder和探探把“颜值”这一交友要求运用得淋漓尽致,2016年11月上线的Soul则反其道而行之,主打“灵魂交友”。

“无需上传真人照片,通过资料匹配促进兴趣交流,通过广场动态认识陌生人”,是Soul的特点。

首先通过问答题获取个人兴趣、人格、三观等细分的主观维度的数据,再通过星球、测一测等功能进行匹配,借助UGC内容增加用户的社交粘性,Soul的定位是让有相同爱好的人相互结识,成为“灵魂伴侣”。

有了如此清晰的产品定位,大多数Soul的初始用户都是以寻找“灵魂伴侣”的目标。然而“灵魂社交”有着不小的门槛,其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远不及以“奔现”为目的的荷尔蒙社交。

参考探探和Soul的月活量,让用户在一个几乎不看脸的环境下慢慢了解对方的灵魂,并不符合“快餐式交友”的规律。

有用户抱怨说,“Soul的问题在于没有soul”、“Soul上的人都不喜欢聊天了,都是当树洞在玩”、“有趣的灵魂已经不适合呆在Soul了”。

“灵魂契合”是一个要求很高的词汇,此类用户需要的是“在网络世界遇到气味相投的那个人”,一旦发现Soul其实是与其他交友软件无异的产品后,期望值就会大大下降。高期望、短兴趣、低留存是Soul面临的最大困境。

另一方面,隐私安全和舒适程度是交友软件的重中之重,目前色情骚扰消息在Soul上也较为普遍,且对于违规用户只进行一日私聊封禁,让许多女性用户对Soul的处理方式和举报功能感到强烈不满。

上线于2018年5月的Uki,是一款与Soul类似的兴趣社交app,围绕着“发现新朋友”的出发点,具有即时匹配、声控交友、动态广场、找U友、语音派对等一系列玩法。

社交软件的天花板很低,竞争尤为激烈,在Uki和Soul这两位赛道相同、实力相近的对手之间,曾爆发过一场互联网圈打击竞争对手的恶意事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7月,Soul运营合伙人李某因发现Uki与其产品功能类似,为打击同行,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图文,找不到就使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发布违规内容,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

2019年11月,Uki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因此停业、停产,200万日活化为乌有,直到今年2月底才重新上架。

今年3月,Soul合伙人李某则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批准逮捕。

截至目前,Uki的注册用户约3000万,日活已恢复到约100万。上线5个月后,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细分场景的独角兽

Blued:小众社交的大赢家

今年7月初,中国最大的同性交友平台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以每股16美元的发行价登陆纳斯达克,估值10亿美元,成为同性交友第一股。

由于LGBTQ人群长期被主流话语忽视,具有市场上的特殊性和不确定性,并不被认为是个行得通的创业方向。

蓝城兄弟却发现了同性社交软件存在的意义,这一群体相较于大众有更高的消费力,更需要一个垂直精准的社交空间,满足独特的社交需求,据统计,中国的LGBT市场高达3000亿美元。

蓝城兄弟将最初“淡蓝的回忆”的个人网站,做到了中国最大的 LGBTQ 社区,目前Blued在全球范围内拥有4900万用户,覆盖210多个国家和地区。

Blued中动态、广场、直播等内容和其他交友软件没有很大差异,会员服务的盈利模式在商业上也没有太多创新,但却证实了陌生人社交在垂直人群中内在需求,以及庞大的市场潜力。

接下来,Blued重点拓展的业务将围绕着大健康领域,包括性健康相关医疗、医药、服务等。

Bumble & Coffee Meets Bagel:女性主导约会

推出于2014年12月的Bumble是美国下载量第二高的陌生人约会软件。

Bumble创始人惠特尼·沃尔夫(Whitney Wolfe)曾经是Tinder的副总裁,在被上司兼前男友的贾斯汀·马丁(Justin Mateen)性骚扰了18个月,她明白到由男性主导的社交软件,很容易让社区变得污秽不堪,于是决定自己出来创业。

Bumble最大的特点是,它提倡“女性应该主动跨出第一步,而不是被动等待”。当两个人配对后,女生要主动说话,不然24小时后配对就会失效,男生收到消息后也必须在24小时内回复。

这一模式大大改变了大多数约会软件中,男生主动、女生被动的交流模式,给了女生更多主动权,也减少女生被骚扰几率,让她们从众多细节上感受到“被尊重”的感觉。

这一模式对男生来说也是一种福音,由女生掌握交往控制权能让他们感受到“被追逐”的感觉,更加珍惜女生的邀请,真心希望找到女朋友的男生也更乐意在上面发布自己的消息。

事实证明,由女性主动发起的打招呼,后来发展成约会的概率是男生的三倍以上。

2012年成立的美国约会应用Coffee Meets Bagel的创始人是三位定居纽约的韩裔女生,她们发现在这座城市中有太多优秀却单身的人,他们有交友的需求,却因工作繁忙,缺乏结识对象的机会,市面上的约会软件又以“快餐速食”为主,无法满足他们对于真正恋爱关系的需求。

“单身女性当然有交友的渴望,但是对她们来说,拥有安全、隐私的情境非常重要,”创始人Dawoon Kang说。于是,她们决定开发一款从女生角度出发的约会软件。

Coffee Meets Bagel主打“女性主导”+“严肃关系”,男性用户每天有 21 个 “Bagel”(浏览用户的机会),可以给自己喜欢的女性用户点赞。女性用户则能在给自己点赞的男用户中挑选自己心仪对象进行对话。

与Tinder和Bumble等约会软件不同的是,Coffee Meets Bagel的理念是,在约会交友的过程中,可供选择的对象太多并不一定是好事,因此,其只会在每天中午向用户推荐一位约会对象。在收到推荐信息后,用户需要在24小时内决定“接受”或“拒绝”。

创始人 Dawoon Kang 表示,用户注册必须关联Facebook账号,算法会优先匹配拥有共同朋友的用户,这种“隐形”社交关联能够让约会更加安全,成功率也会更高,内部统计中,37% 的用户会因为有共同朋友而愿意进一步互动。

盈利模式上,Coffee Meets Bagel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付费服务。例如 “照片分析” 功能,用户可以同时上传两张照片,由系统判断哪张更有吸引力;“sending a woo” 功能类似于Tinder的“super like”,可以额外给心仪对象表示好感,促使对方同意交流。

Yubo:年轻人群的个性化

在微博上搜索各大社交软件的用户评价,不难发现00后和80、90后经常互相“嫌弃”,已经步入职场的90后们会抱怨未成年人太多,00后们也会因为和年龄相差十岁的“叔叔阿姨” 配对而感到错愕。

青少年无疑是最具潜力的垂直社交领域之一,成立于2015年的社交软件Yubo的细分切入点为 Z 世代人群,目前已经积累了2500万用户,日活数可以达到100万,并于去年底完成了由Iris Capital和Idinvest Partners领投的123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用于扩充团队并推进国际化战略。

Yubo只接受13到25岁的青少年注册,用户既可以像用tinder一样左滑右滑配对交友,也可以在视频直播间进行多人视频通话。

社交软件不断推陈出新,陌生人社交赛道经历了一轮集体爆发,源源不断的“后浪”涌入这个行业,甚至不乏互联网巨头的加入。

腾讯、百度、网易陆续推出陌生人社交产品,腾讯于2019年下半年,上线了多款陌生人社交产品,包括主打婚恋交友的“欢遇”和“轻聊”,以及语音社交的“回音”;阿里上线了“图钉”,百度推出了“听筒”;网易云音乐也在最近推出定位同城社交的“心遇”。

可是大多数产品都属于昙花一现,风头过后迅速被大家遗忘,因此似乎与资本们的青睐无缘。根据TechCrunch数据,2018年全球仅有27家主打约会的公司获得了1.27亿美元的融资。

“我下载了探探、Uki、Soul、一周情侣、Form,甚至珍爱网,试图能吸引我的灵魂伴侣,但是只能每天自己说晚安。”

虽然目前市面上陌生人社交产品众多,但许多还是属于抄袭模仿、跟风打擦边球的产物。

2019 年,交友类App的全球用户支出高达22亿美元,较两年前相比翻了一倍。面对如此庞大的增量用户和巨大的消费能力,短期的败退并不会浇灭赛道上玩家的热情。

社交是当代年轻人的重要情感需求,核心永远体现在“人”字。陌生人社交产品只有做到真正的差异化,打造大众化社交产品“不可替代”的场景和服务,培养用户的认可度、归属感和消费意愿,才能真正的“跑”出来。

北京的汉堡爱好者们:

由thebeijinger打造的2020汉堡节强势回归!theBeijinger汉堡节不仅是潮流玩咖和前卫青年的打卡圣地,还是年轻辣妈酷爸们带娃休闲的“宝藏活动”,几十款京城最火爆最热门的汉堡酒水、音乐、活动、表演应有尽有。京城汉堡控的年度狂欢节将于9月18日-20日正式启动,带来本年度最强汉堡盛宴。

关注theBeijinger微信公众号可获取购票通道,同时主办方将抽出20张门票免费赠送TOPHER的粉丝。点击链接参与报名https://www.huodongxing.com/event/9562291169522 我们将抽出20位粉丝赠送免费门票。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