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谁不累

文| Kiki Gao

编辑 |唐安

排版 | 敬师

很早就想写“累”。

昨天,北京市社会心理服务促进中心发布《北京社会心态蓝皮书(2019-2020)》,蓝皮书显示,男性(68.99分)的手机成瘾程度高于女性(66.44分),这个数据迅速上了热搜,网友评论:可不嘛,男性三大宝:睡觉、吃饭、上厕所。不做家务,不带娃的,哪像女性累死累活的搓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带孩子,自然没有时间玩手机。

去年底,我参与了《青春大概》系列纪录片的拍摄,一天的时间,没有修饰没有台词,导演和几位摄像男男女女,从早上7点拍到晚上12点,从公司到家,视频足够有料,也足够真实。上周,节目在央视网、腾讯视频、芒果tv等平台播出,引起了对职场女性真实状况的热议。

图源:央视网《青春大概》节目

影片中我和另一位清华师妹,一个80后,一个90后,形成两种职场和生活状态对比:每天6点起床跑6公里、熬夜写策划没时间恋爱、因为工作错过孩子演出、加班后每天陪儿子卧谈……职场要求果敢杀伐,生活要求不失温柔。

视频下面的评论区更加真实:

“哄哄年轻人吧,哪有真人这样的。”

“为什么爸爸不陪孩子?离婚了!”

“还有心思晨跑,不累啊?”

“不狠活不到现在。”

“气色好差!”

“累得很。”

“累!”

这不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个“累”字如此突兀了,事实上,我每周都会听到几个朋友来这么句感叹:“好累!”

你看清洁工、医护、环卫这些又累又不太讨好的行业中国有多少女性,她们天不亮上班,守大夜值班。

我有个女朋友,独角兽中层,早上9点多上班,每晚12点左右到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孩子只在周末一天才有时间陪伴。有一次,正在聊她最近刚买的房子,她突然长叹一口气:“我太累了!”

上周,我接到一个咨询,80中女,互联网公司核心部门主管,在年龄上是公司的TOP10,带领一众90后,没有财务住房和孩子教育压力,看上去哪里都很平衡。但是她想放弃现有的工作去创业。

她说现在的自己像个工具人,互联网公司变化很快,每月要被动的学习大量新内容,难度不大,可替代性强。公司中内卷文化严重,内部每个职级每周都要排名,压力大,心累。

再说一个远点的案例,前几天看大法官金斯伯格的故事,她曾与结肠癌,肺癌,肝癌和胰腺癌作过斗争。甚至她从病床上爬起来参加了几次最高法院的听证会;5月,她在胆结石康复期间还在为免费避孕药辩护。

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到2030年全世界将会有12亿以上的更年期妇女人口,而我国的更年期女性将超过2.1亿。

谁不累?但我信仰没有白费的“累”。

即使挥拳打到空气,久了也会练出肌肉

分享一个《小日子》杂志社长刘冠吟的职场故事,她身兼人妻、人母、媳妇、女儿多重角色,同时一手打造了一本好杂志。

她的职场过往始终剑走偏锋,每次跳槽都是大幅转换领域,每次的工作机会都是自然而然发生,一直有伯乐,她并不觉得那是“幸运”,而是自己坚持的结果。

大学时期,她打了许多份工,当过家教,比较特别的打工经验是在餐厅当洗碗工,洗了整整一年,冬天洗到手破皮,戴上手套继续洗。餐厅老板是个严谨而小气的人,规定所有员工都穿着制服围裙,工作的时候难免弄脏,公司会将所有制服围裙定期送洗,但送洗的费用要员工一起分摊,这件事情虽然不合理,但没有员工敢反抗。

餐厅老板对品质要求很高,动辄对员工破口大骂。她当时的时薪是70元,扣掉几次送洗制服钱,每个月6000多元,在当时对于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一个班一站就是连续4小时,上整天班如果扣掉午饭半小时,一天站8小时,下班早已腿软,非常累。

后来她又找了一份兼职,在西门町街头举牌子发传单。刚开始她觉得有点丢人,甚至不敢和路人眼神接触,遇到喜欢的男生走过来,马上躲在牌子后面。

这份工作也会站很久,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左顾右盼,观察街上来往的人、什么穿着的人去哪里、统计附近门店的访客数、进入淡季后门店会做什么。

当时的那些细微之处的田野调查对于刘冠吟弥足珍贵,人一生有多少时间会每天花上几个小时站在路口,而且还有人发工资呢。

和举牌子相比,发传单更痛苦。十次递出去,九次被退回,仅存的一次,大部分人会直接丢进垃圾桶。一起发传单的伙伴在领完传单后,走到比较远的地方,整包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去喝杯红茶,工作就完成了,刘冠吟始终狠不下心把传单全部丢掉。

她坚持站在街口一张一张地发,被拒绝的感觉很难受,她想着如何提高递出传单的成功率。仔细想自己在街上收传单的经验,发现“态度”是关键。她希望自己不只是发传单,而是为对方提供信息。路人如果觉得好奇,就会接受,不需要就不拿,没关系。

把自己设定成一个“信息传递者”人设以后,她就再也不觉得难为情了,传单递出去的时候,她会附一句:“转角有一间新开的奶茶店有折扣!”用很客气的语气讲,音量不太大,一句话简单承载着传单的意义。这样每天暗暗统计达成率,到最后一个月,刘冠吟递出去的传单几乎不会被拒绝,一下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后来,她又去奶茶店打工。亲眼见证奶茶店内部SOP的精确,对于清洁要求的严谨。也了解到消费者只看得到眼前的产品,然而一个成功且品质稳定的产品,背后累积的是千千万万个被准确执行的细节。

刘冠吟家里并不困难,但她为什么不停的打工呢?而且每一份工都“累”。

她把洗盘子、发传单、奶茶店卖茶视为观看世界更多元的方式,并不觉得是打工低人几等,任何工作都有意义,对于老板、打工者、对于人生,对于世界。

后来她才明白,打工时期那些在街头举牌的时刻,观察到的行人,递出去传单但被回绝的经验,对于后来自己创业多么珍贵。她对于人性及消费者所了解的程度,早已超过同龄同领域的人。

2016年,她主导《小日子》杂志转型,陆续开设七间“小日子商号”,推出自有品牌产品上百种,创造了台湾纸媒转型先例。

是的,大多数机会可遇不可求,即使是极力争取、卖力表现,也不见得就能得到喜欢的。我常常遇到习惯跳槽的员工,他们说就想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工作,“真正”很难。

我更相信面对每一件事时,不喊累,跳脱出事情本身,把每件事看成“努力做好”,无论是否喜欢,它都会回馈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收获。

哼哼,那些从来不问男性的问题

在《青春大概》视频中抛出了很多问题:职业女性必须是“狠人”吗?职场奋斗无关性别 ,你赞同吗?事业和生活真的可以平衡吗?为什么当代女性这么累?

拍摄前,导演给了我一份简单的问题列表,我问为什么女性累得很突出?

图源:央视网《青春大概》节目

很多次,我和身边的女性朋友聊天时,都会聊到最受不了被问到什么问题,“你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看似普通的常规问题,背后却隐藏着怪圈设定。首先,为什么用“平衡”二字,在强调“同时兼顾”,延伸意思就是这个平衡很“累”很艰苦卓绝。

去年,张泉灵在一个会议上被问到这个问题时,直截了当地反问:为什么你们不去问男性同样的问题?“很少。压根没有。”到男性那最多会问:如何兼顾工作与健康?

还有什么是从来不会问男性的问题呢?

你如何管理情绪?女性在职场管理上有哪些特质?“你产后是怎么瘦下来的?”怎么没人问男性啤酒肚什么时候减掉?你是如何冻龄的?怎么没人问为什么男性可以老、可以胖、可以不谈孩子教养,只谈工作就可以?

类似的问题无法细数,想想每个女性每天睁眼就一脑门这些问题,也真的累。

这些不会问男性的问题,背后都有同样的“默认”和“偏见”,因为是女性,所以应该怎样怎样;因为是女性,所以要达到怎样怎样才厉害。

要如何“平衡”呢?在视频中,我已经表达,这个问题或许根本不成立,只能说我每天在努力“迈过”更多的生活细节。我比较“贪心”,什么都想要,也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

图源:央视网《青春大概》节目

家庭和职场、情感和养育、创业和亲子、生育和颜值……这些都是每个女性生活到一定阶段时,必须面对的看似互相冲突的人生事件,项目很多,有限的时间在不间断瓜分。

但是,谁的人生不如此呢?

每个人每天只有24小时,没有48小时,不偏不倚。差别在于,有人身边资源丰厚,做事就会手到擒来,比如,我曾经费了牛劲找到一个让全家踏实的保姆,那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对于家庭,靠谱的保姆同样是重要“资源”。

刘冠吟说,如果人生是一个大型的竞技游戏,能够完成多项技能的,多半是对于自己喜好清楚掌握的人,而不是有一堆人在旁边帮吆喝的人。所以,如果意志坚定,清醒而自知,你会累并快乐的做更多的事情。

女性行走江湖,身边意见杂沓,女性注定要在充满噪音的环境中生活,但最重要是听到自己核心的声音,厘清自己想要什么,再规划如何平衡,甚至获得更多。

再说回上周来咨询的那位女性,在她身边,多是和她同样生活状态的女性和家人们,当她把创业的想法和他们分享后,大家都就劝她还是踏实工作吧,现在职场家庭平衡的已经足够好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她问我:“Kiki,我真的想创业,但我并不知道创什么,我又不想在公司浪费时间,又累又有压力,又没有成就感,但是,如果创业,我喜欢有安全感的事业,喜欢和聪明人在一起,怎么办?”

当你期待的目标太多,看似互相冲突,的确会让人无从下手。但请不要放弃任何其中一项,将能力所及的目标全部放在眼前,朝那个方向努力前进,先从有把握、有具体的目标下手。即使中途需要放手几项,那也不是输家。

《青春大概》制片人说,一开始做这个选题只是想作为女性应该说点什么,自己怀孕时,就觉得职场女性太难了。现在孩子生出来,回头看这个选题,感同身受。感谢片中的两位主角,她们不代表谁,她们只是在做自己。

没错,做自己,一定“累”,但也是一种快意人生。别被“平衡”绑架,坚持自己,而标签这种东西,别人可以贴上去,你随时可以撕下来。

众爱书市+慈善机构开放日

10月,是收获的季节。公益慈善组织众爱将迎来2020年度的第二个书市。捐赠亦或购买,都能带来收获,收获的不一样的心情。本次书市融入慈善开放日,淘书+与慈善机构交流两不误。书市收入直接用来帮助众爱救助的孩子们。阅读即慈善,阅读在改变我们自己的同时,也在帮助着他人。TOPHER邀您于10月24日、25日上午10点至下午3点在北京观唐广场参与众爱书市开放日,一起为慈善助力。

关于众爱(Roundabout)

众爱专项基金由众爱义卖店(Roundabout)发起,众爱义卖店是一个由志愿者共同管理和经营的民间慈善组织,位于北京朝阳区观唐广场。中华儿慈会众爱专项基金旨在通过运营慈善义卖点的形式募集善款,用于孤残儿童救助、儿童公益项目资助、儿童领域公益组织团队建设等救助领域。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