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 TALK | 赵黎:当父母活成一束光,孩子会追光而来

文 | 丹青

编辑 | 志潼  

 

赵黎和女儿雪琪

 

2019 年 7 月 10 日,TOP HER 在菊隐剧场举办了今年首场妈妈系列演讲 MOMTALK,我们有幸邀请到了盛世瑞智国际文化传媒集团 CEO 赵黎,让她为大家分享自己不设限的人生,和与众不同的育儿经。以下是本场分享的精彩内容:

 

作为一个 15 岁女孩的妈妈和亲子教育书的作家,我想在 MOM TALK 的舞台上和大家分享 做了 15 年妈妈的亲身经历,这 15 年可以简单概括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孩子 0岁。

 

在孩子 0~5 岁时,正值我的创业初期,非常忙碌。

 

忙碌到每天的日程为早上 8 点钟进公司,晚上 9 点钟下班回家。在我怀孕的整个过程中,也保持着一天工作 15 个小时,一周七天没有休息的状态。

 

我经常在白天的时候忘记吃饭,晚上下班还抱着厚厚的文件拿回家继续工作。作为这样一个工作狂,我甚至在临产前的那一周,跟肚子里的孩子说:“你能不能晚几天再出来?因为我真的还有 7 件事情没有完成。”在生下孩子的百天之后,我就从月子中恢复到了工作狂的状态。等回到工作岗位之后,我就把孩子交给了家里的老人去带。

 

第二个阶段,是孩子 512 岁。

 

在孩子 5 岁的时候,我和她的父亲离婚了。因为种种原因,当时孩子只能暂时跟父亲一起居住,直到她的父亲重新组建家庭,再次孕育小生命。那时,我的女儿已经 12 岁了,也就是那时,我才把她接到自己身边。

 

其实这意味着在孩子的人生经历里,我缺席了整整 12 年。创业不应该是其中的借口,离婚也不是。当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时,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当时我没有能力去平衡好家庭和事业的关系。

 

第三个阶段,是孩子 1215 岁。

 

在这 3 年的时光里,她跟我在一起,也真正让我有了做妈妈的感觉。孩子刚刚来到我的身边时,她非常胆小,非常不自信,也不太关注学习,有时候喜欢玩小游戏。可想而知,那时的我多焦虑,多自责。当时的焦虑来自于两个方面:

 

第一个焦虑来自于,我认为是我个人的离婚选择,让孩子没有在性格和教育上得到非常好的成长。我当时想,假如我可以 12 年完整,有品质地陪在她身边,她的状态一定会好得多。

 

第二个焦虑来自于,我 8 岁就辍学了,我看不懂孩子在国际学校里繁重的功课,尤其是那些英文作业。以至于身边的人都觉得我好像很潇洒,因为我真的不辅导孩子的功课,也不看孩子的成绩表,也没有给她报过补习班,也没去开过家长会。其实这真正的原因是我看不懂。

 

我的人生经历比较特别,在我 8 岁的时候,就被选进了部队文工团。在 10 年的军旅演员生涯里,我每一天都跟训练和演出相伴。那个时候我受到的教育是要为国争光,所以我们都把所有的演出当做我们的唯一。也因为如此,从 8 岁起,我就没有再经过系统的文化知识学习,没有再进过校园。 

 

因为小时候这样的成长经历,所以我成长后也一直觉得事业荣誉在我的人生中应该是排第一位的。

 

当时我们的训练非常艰苦,教练会有非常多要求,同时我们对自己也有着极高的要求和标准。以至于在我当时的人生经历里,以为那就是我的全部。但在孩子跟我在一起之后,我曾一度非常自责,我觉得正是我对事业成就的追求,让我对孩子有了缺憾。 

 

我从部队转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到电台,在电台里我一样发挥了以前工作狂的精神,拿到金话筒金奖。之后这样的精神又跟着我创业做活动,我们负责政府的一些大型活动。在我负责这些项目活动时,也被市长誉为零失误的媒体总策划。接着我就自己去开了传媒公司,从默默无闻的一家小公司,做到服务去中国乃至世界著名的企业品牌。

 

也因为对事业的极度追求,让我忽略了家庭和孩子。所以当我之后醒悟时,便开始对自己非常自责。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它来自于德国著名的哲学家。

 

他说:“其实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外一朵云,一个灵魂去感召另外一个灵魂。它完全没有声响,它只是让走在前面的人可以很好地去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任由一切改变自然而然的发生。”

 

这段话点醒了我,其实焦虑根本没有用,因为没有一个孩子的成长会因为父母的焦虑而改变他本身的人生轨迹。

 

所以我想,也许父母最靠谱的一种做法就是把自己活成一束光。告诉孩子这个光是怎么出现的,然后孩子自然而然就会追光而来。

 

当我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和孩子也有了更多沟通。我告诉她自己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训练非常艰苦,我们经常在压腿时要把腿弯成月牙状。我告诉她,以前倒立训练时,每只单手都可能要支撑超过一个小时。在做高空表演时候,要从一边荡到另外一边,如果在那一瞬间不能抓住同伴的手,就会从十几米的高空摔下来等等。因为我们是外事团,所以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保险绳的。我记得有一次我摔断了脚,自己先打了 3 个月的石膏才敢告诉家里人。

 

我还跟孩子讲自己 8 岁是怎么样开始一个人生活的。当时部队非常艰苦,回宿舍后自己还要拿小电饭锅煮方便面,在洗非常重的军被时都得用脚踩。在那个时候,最开心的就是收到家里的包裹,然后拆开包裹里的好吃的,全部分给战友。 

 

我也跟他分享,舞台上和舞台下的感觉有什么不同。我告诉她,人生其实处处都是舞台,每一场演出都要真心以待。其实,舞台,灯光,鲜花,掌声,不过是人生中特别小的片段,最终,我们都要回归到自己的内心。要学习去做一个看过世界,但是懂得回归的人。我们要去找回自己,和自己做最好的朋友,做一个内心充盈的人。

 

我把女儿当作自己的闺蜜,和她分享自己的小秘密,和一些恋爱故事,她还会给我一些她的建议。之后,我又把她带到了工作中。在我做项目的初期,我就带孩子去做调研。在项目的中期,我让她力所能及地帮我做一些项目记录,项目规划,和 PPT。在项目的后期,孩子还会参与到整个项目的复盘。

 

我发现她在不知不觉地发生着变化。

 

她最初只能帮我们做一些会议记录,到之后,我发现在我们会议结束后她能用思维导图把整个的项目商业模型全部画出来。我看到她非常大的改变。有一天她跟我说:“妈妈,我决定以后要用你教我的,这些耳濡目染的知识,去实践自己的商业项目。” 

 

我那时又开始反思,我对她重新做了亲子关系的定位。我希望孩子可以做自己的人生梦想合伙人。我愿意做孩子的首席人生动力官,做那个发现火苗,激活火苗,保护火苗的人。我希望孩子可以去实践,她在这个世界上所有想去做的事情,去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这是,我便不再焦虑了。从做妈妈的经历里,我突然之间找到了一个窗口。我发现其实有很多焦虑都是没有意义的,那都是我们自己以为的。

 

在一起相处的 3 年的时间里,我的女儿终于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宝藏女孩。 

 

她不仅在校的成绩非常的优异,取得了学校最高年级的奖学金,被美国著名的高中录取。而且她真的用耳濡目染的方式方法实践了自己的商业项目。她在微信的公众账号上做了自己“平的世界”的微信公众账号,个公众账号上已经书写了 300 多篇原创英文文章。她还做了自己的“平的公益”,把自己的绘画作品,原创服装在上面进行售卖,将售卖所得全部捐赠给腾讯公益。同时,她还在喜马拉雅上开办了自己的读书栏目“Pinkie 带你读”。

 

并且作为原创音乐人,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歌曲在网易云音乐和 QQ 音乐上面被播放了数十万次。她绘画的很多微信表情也被邀入驻微信表情艺术家平台,下载量也超过了 10 万。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的孩子和我合著了一本书叫做《人生不设限,绽放更好的自己》这本书在上市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多个畅销书榜单上拿到了第一名的成绩。

 

我想,在这 15 年的妈妈角色里,我已经找到了摆脱焦虑的关键:引领孩子,其实永远都不晚。孩子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感染出来的。

 

如果我们想让自己的孩子温和有礼,那么作为家长首先就应该对世界温柔。如果我们想让孩子严谨自律,那我们就应该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如果我们想让孩子绽放地活着,那我们自己就应该活得绽放,活成一束光。当孩子看到你是光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会追光而来。

 

在这个世界上,让人焦虑的事情其事有很多,作为家长有时会觉得自己能力特别有限,但是,我们想像我们的新书人生不设限一样,绽放更好的自己。如果父母和孩子都不给自己设限,我们应该都会迎来更美好的人生。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联系我们: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