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HER | 高梓清:让奢华走下神坛

文 | 丹青

编辑 | 志潼

 

 

提起奢侈品,提起格调生活,提起味蕾的最佳体验,你会想到什么?我们发现葡萄酒被提出的频次相当高。

 

根据 Vinexpo / IWSR 发布其对葡萄酒和烈酒行业年度最新预测数据,未来 5 年,中国葡萄酒市场价值将达到 230 亿美元,涨幅在 33.3% 左右。

 

在中国消费者的生活中,葡萄酒的存在感真的很强吗?

 

在紫禁城附近,有一家葡萄酒买手店,由一幢富有历史的建筑改建而成,被葡萄酒爱好者称为自己的“第二客厅”。其经营者和创始人,是一个 90 年的女孩,高梓清 Isabella。

 

店名为“大酉 · Merchants”,将全世界葡萄酒、美食、咖啡、艺术展集合起来,在这里可以花很少的钱喝到最珍贵最地道的酒。其中作为“灵魂”的葡萄酒,由酒商 OHMYDEAR 供应,它和大酉都由高梓清创立。

 

“20 岁创业,翅膀还没长起来,可已经感受到了前方即将涌来的时代巨浪,所以必须得飞,边飞边让翅膀长起来,即使偶尔跌落也要继续。”

 

 

高梓清出生在传统的香港家庭,长大于加拿大、澳大利亚、西班牙、英国、法国,足迹遍布到北极圈和南极大陆。

 

她的童年时期,正是大批香港人出海,到国外发展。高梓清的爸爸做了大胆的决定,决定开发内地这块“宝藏”,于是高梓清跟随爸爸,举家空降上海,在无亲无友的情况下生根发展。

 

全球迁徙家庭让高梓清从小懂得要独立做判断。之后她考入了北大中文系,中文系历史学系双修,很快,她修完大学课程,提前毕业,在 20 岁时开始创业,创立了自己的葡萄酒品牌 OHMYDEAR。

 

高梓清学习历史,她学会用历史视角和时间纵深观察和判断。高梓清认为时代的发展,趋势的演变,从历史角度来理解就是一个循环。十年前,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火起来的事物,在历经循环后会再度成为新趋势。

 

在从事红酒生意之前,她在 Vogue 和爱马仕工作,奢侈品给她带来最深的影响在于——对自己的高要求。作为创始人,我对自己的要求首先是真诚,能够反观自己,认清自己,并且将这一切延伸至产品上,让产品继承这种基因。

 

与传统酒生意相比,艺术生活方式品牌 OHMYDEAR 有着与众不同的快节奏迭代,完全异于老牌所传达的慢文化和清高姿态。 

 

 

“我创办 OHMYDEAR 大概是在 8、9 年前,是葡萄酒进口采购平台,目前在香港和北京都有办公室。线下店大酉是 OHMYDEAR 最大的股东。

 

大酉是 OHMYDEAR 的线下销售渠道,OHMYDEAR 连接了 10 多个 国家,500 多款葡萄酒,经销商有 50 多家,遍布全国15个省份,旗下 6 家公司,聚焦葡萄酒及其延伸的生活方式。”

 

在北大读书的时候,高梓清的 GAP YEAR 到法国巴黎学习做侍酒师。

 

“那年我在巴黎大概侍了一万多款酒,每天基本保持训练 30 款酒,有展会的时候会一次性接触 300 至 500 款酒。经过了为期一年的密集型训练和自我沉淀,我发现,在全世界能称之为精品的酒少之又少,尤其是能让人感到惊喜的,可能在一年品尝的一万款酒里,也就只有一两款能让人留恋。用我当时法国老师的话形容就是:是前一晚喝过,第二天还想喝,并且想要藏在自己床底下的酒。”

 

高梓清在法国毕业时,自己做酒单,从一万款酒中精选出有惊喜感的三四十款酒。“OHMYDEAR”——就是当你发现惊喜时的感觉。

 

可以将 OHMYDEAR 理解为一个精品买手店,我们所选择的都是有很强 Personality 的酒,就像是葡萄酒领域的独立设计师,每一款都有自己的风格,性格,气质。所以很多人都觉得 OHMYDEAR 就像连卡佛,其中,不仅有知名度高的像 LV,Gucci 这样的奢侈品,更吸引人的是像 Alexander McQueen 这样的设计师品牌。总而言之我们是以“品味”“专业度”为导向的,我们愿意带给大家更前沿的葡萄酒品牌。

 

创业一年后,OHMYDEAR 开始与波尔多酒庄中的爱马仕品牌合作,以及与奥颂酒庄合作,那年是奥颂酒庄第一次来中国。与顶尖的奢侈品葡萄酒达成合作,是因为与这些欧洲最顶尖的酒庄达成了共识——葡萄酒是艺术品,考虑更多的应该是品质,背后的工匠精神,“贵”反而不是侧重点。

 

 

当反观中国的葡萄酒市场,整体结构最下是工业化酒,向上是名庄酒,两者中间基本上没有产品,中国葡萄酒进口商空白且非常分散,没有头部玩家,中粮进口葡萄酒去年销售额 7 亿人民币,大的进口商销售额大概 15-20 亿,相比于总体进口总金额,未来数年会是争夺头部玩家的时机。

 

所以在最初创立,OHMYDEAR 定位在中上价位市场。消费者不一定每天都要喝名庄酒,但选择的酒依旧会保持高级品味,其价值区间从 200、300 块到几万几十万不等。

 

随着中国酒水市场渐饱和,OHMYDEAR 也有保持自身不可替代性的秘诀。

 

由于高梓清侍酒师的背景,创始人的基因决定了 OHMYDEAR 品牌和一般的商贸经营模式截然不同。其次,OHMYDEAR 本身作为精品买手店,得到了行业内的认可。

 

在中国市场,酒商在最初都是暴利模式,低价买入,翻数倍卖出。现在酒水交易价格越来越趋近透明,这样的暴利也就随之不存在。

 

OHMYDEAR 从最开始就采用了国外的定价体系,其中每一环的利润都有规定。为了未来放长线的战略目标,早期他们舍弃利润优势。高梓清认为 OHMYDEAR 是一份事业,而不仅仅是一桩生意,她希望在未来 10 年、20 年里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响力。

 

在品牌平稳运行的 8、9 年时间里,OHMYDEAR 的客户群一直很稳定,唯一的变化就是人群更广泛了。

 

OHMYDEAR 第一类客户是收藏级别的。他们买酒用于自己喝或者珍藏。从时尚的角度理解,这一批客户选酒,更像酒中的“高级定制”。

 

其次是具有科技背景的客户,来自互联网,投资等领域。

 

高梓清创业很早,8、9 年前的创业者并没有现在如此多,女性创业者更少。OHMYDEAR 这份事业在当时是一件“happen to be”的事情。与如今的创业者相比,高梓清自身并没有那么强的创业愿望,但在那个时候她能强烈感受到,如果当下不创业,会错过风口。

 

如果要形容这种最早期的状态,那就是,翅膀还没有长起来就要飞翔,边飞边长翅膀,即使中途跌跌撞撞甚至跌落,也要继续飞。

 

在同一时期,和高梓清一样迫不及待想要飞的,是那些创始人,投资人,极客们。他们都有着叛逆的一面。这些非传统行业的叛逆者,打破了很多固定思维,而 OHMYDEAR 对酒的筛选,与他们的性格,价值观都很融合,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 OHMYDEAR 的主要用户。他们买酒,并非买名庄酒,而是买那些有自身性格和强烈风格的酒。

 

由于这些注重体验的消费者,不管多贵的酒,在大酉都可以按杯品尝。而且大酉的食物负责人是米其林餐厅和五星级酒店出身,所提供的食物级别能满足消费者的体验欲。并且定期推出 Master Class,每个月会为一个酒庄进行一次策展。

 

“我会让这一切走下神坛,用高性价比的方式来呈现。如果按照我们所提供的餐饮标准,一顿饭售价 3000 人民币,实际标价是 300 多元,我不希望大酉是一个消费者一年只能来一次的地方,而是可以经常过来的地方。”

 

大酉的取酒器来自 Coravin,酒杯和醒酒器来自高端品牌 Zalto,从几十元一杯到几千元一杯的酒都用最好的酒杯。并且每倒一杯酒,醒酒器的成本就是 10 元。

 

“当我观察中国和欧美的洗发水广告时发现,欧洲的洗发水广告侧重于个人在洗头时的享受感,而国内的广告是女生的头发很美,路过的男生都在看,总带有几丝炫耀成分在其中。洗发水的广告给了我灵感,我因此思考了很久 OHMYDEAR 和大酉的调性,消费者过来喝酒并不是为了喝给别人看,炫耀自己的生活方式,过来开一瓶酒只是更在乎自己享受的过程。有人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放松,有人也在不断品酒后,对酒变得越来越专业。”

 

也许是自身在爱马仕工作过的经历,高梓清深知奢侈品的体验感,服务感,和场景化对品牌至关重要,现在 OHMYDEAR 还没有开展太多销售渠道,消费者更多是到大酉来线下体验。在这样的接触中,其实是对消费者的培养过程,很多消费者通过线下的体验,先有了对葡萄酒的认知,然后到线快捷购买,这中间就是自身的成长过程。

 

“不管是酒还是空间,亦或是活动,我们的所有设计,在达到 90 分之后,在 90 分到 100 分的区间继续和自己较劲,告诉自己还可以更好。实践下来,从 80 分到 90 分就已经很难了,其中会不断出现瓶颈。而从 90 分到 100 分,与之前的区别在于,我们要去服务一群对’感觉’要求更高的人这些人不仅是对酒有要求,对咖啡照样,比如对咖啡豆的产地,咖啡的萃取方式等等都有要求。”

 

OHMYDEAR 和 大酉的理想状态是成为行业内的标准。

 

就像今天人们一喝咖啡第一时间就会想起星巴克一样,我们希望之后提到葡萄酒,在可以第一时间弹出 OHMYDEAR 和大酉的名字。”现在 OHMYDEAR 除了做葡萄酒进口商贸以外,也在北京生产了自己的一款果酒——东方野果。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