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血妈妈 | 郝景芳:当“别人家孩子”成为“别人家妈妈”

文 | 敬师

编辑 | Kiki Gao

 

 

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硕士、经济学博士

宏观经济学家

第74届雨果奖得主

童行学院创始人

这是郝景芳的公开简历。

 

小学一年级考试就是年级第一,直到高考依然是年级第一;

17岁,获得全国中学生第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同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

她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

 

 24 岁,郝景芳和恋爱7年的老公结婚;

30岁,她生了女儿晴晴,这也是她个人公众号“晴妈说”名字的溯源;

2018 年 8 月,她生了儿子,小雨点;

现在,她是“别人家的妈妈”。

 

“在我心里,我是个神经大条的妈妈。”

 

“生晴晴的时候,我在产房里挺平静的,那天正好是2014 年世界杯半决赛,我一直拿着手机看决赛。”

“生点点的时候赶上了2018年世界杯淘汰赛”

“生完小孩当天我就下地去冲淋浴,每天洗澡,吃凉西瓜。月子里还出门见人呢。”

 

“哺乳这件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本来就不睡整觉,哺乳期夜里起3、4次没什么。”

“哺乳期老大坚持了1年2个月,点点现在1岁还在哺乳期。”

“给老大哺乳的时候,因为一直奶量太多,经常堵奶,得乳腺炎,喂老二就好多了,自己有经验了。”

“产后我也没什么焦虑。”

“孩子很治愈我的生活。”

“当妈妈比我想象中的开心多了,之前读了很多书,做了很多心理建设,需要学习和注意事项很多很多,其实是带着很高的心态在学,在女儿 1 岁多的时候,我才开始逐渐放松,才觉得原来带孩子这么简单。”

“陪孩子玩没什么焦虑,做妈妈焦虑的点常常是,我如果没有做这件事,孩子会不会变得没那么好。”

 

“成为妈妈之后最大的挑战是,时间确实少了。”

 

“我对时间少的解决办法是放弃一切爱好,以前我会练大提琴,跳国标舞,周末还时不时的去画画,看个话剧。”

“我是属于会按照 project (项目)规划我人生的人,我原来在学校的时候就给自己计划了 5、6 个项目,随着自己的发展,不断的往中间插入小项目,想做的每一个项目,都会持续几年的周期,像做电影似的,我想写一本书也要好几年,我的 To do list 还在不断增加,没人逼我,我不会退休。”

“我每天的日程排得非常满,写公众号,做内容,安排童行学院的课程规划,构思长篇小说,最近还忙着开发童行学院的一个游戏星球 APP。给孩子创造世界的过程是一件让自己获得成就感的事。”

“这世上并不存在真的平衡,你只能做到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切换。”

“不求平衡,只求全力以赴。”

“ 我现在自己带孩子,我妈妈也会帮我一些。生完晴晴以后,我妈妈在我家待了 1、2年的时间,帮我带孩子,送幼儿园以后,她会帮我接孩子回家,老二点点我就请了一个阿姨帮我带。”

“我一直都挺喜欢小孩的,我到现在都觉得家里有个小孩是件很开心的事。生小孩是给自己生活一个很大的调剂,是现在的快乐源泉。带孩子玩多开心,小孩挺治愈的。上班上挺烦的,回到家看家里还有个小肉球多治愈”。

我会经常逗她们玩,观察她们的反应。 有一次,点点拆薯片拆的满地都是,我就录了个小视频,问他你怎么拆的满地都是,观察他是什么反应。

我有时候会躺在地上装死,躺着休息,两个小孩在我旁边跑来跑去,小小的,软软的,肉肉呼呼的,跟你讲一个小猫咪小猫咪。早上有时候醒了,小孩在那坐着,一会就弹你腿,你就觉得真好。”

 

“我对晴晴的变化有一些困扰。”

 

“生二胎也没什么感觉,跟一胎相比轻松很多。”

“点点现在不会和晴晴争宠,他属于呆萌呆萌的,也比较淘气,会从一个房间到一个房间里走来走去,自得其乐型。晴晴很喜欢点点,她经常抱着点点有搂又亲,我们省去了很多麻烦,不需要把两个孩子隔开,晴晴偶尔去姥姥家住,晚上视频通话,最想看的也是小点点。

在点点出生后的大半年,晴晴都没有什么情绪上的不愉快,该玩什么玩什么,我去照顾点点的时候,她也能自己玩得开心。但是最近 2、3 个月,两个人打架的次数明显增加,晴晴在玩的时候有时候会使劲拍点点脑袋,也不让点点跟我接近,晚上一定要到我房间睡。

点点 8、9个月之后,晴晴在点点吃奶的时候,总会跑到我的身边,靠在我身体一侧,还会干扰点点吃奶,即使晴爸不让她过来,她也总是突破阻拦,凑到我和点点身旁,做一些捣乱的事。有一次我问她,看点点吃奶,你会生他的气吗?晴晴摇摇头。但想了想说,可是我好羡慕他呀,其实晴晴小时候我也是母乳喂养的。

点点出生之前,晴晴说,“点点出生之后,我就不存在了,我变成空气漂在空中了。”

“我对晴晴的变化有一些困扰。虽然我也知道,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是很正常的事情。按斯蒂芬.平克的理论,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主要就是共享基因的相互扶持,以及生存资源和父母精力的相互竞争。

后来我才意识到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源自小孩的个人感知,觉得新来的小家伙,他喜不喜欢我,是敌是友?孩子对其他孩子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对对方态度的感知。这种情况下,老大的心理感知是最为重要的。二宝还太小,还不具备复杂感知的能力,也无法表达对他人的感受。如果让老大确信,新来的小家伙是喜欢你的,老大也就比较容易将二宝视为“友军”,对二宝好一些。

父母在调节大宝和二宝的关系时,不需要很复杂的安排,除了要给两个孩子分别的专属空间 ,要学会倾听孩子内心的声音。

“妈妈,你好幸福啊,”晴晴说,“左搂一个,右搂一个。”

“是啊,我好幸福,我太幸福了。” 郝景芳说。

 

“我给孩子全年最大的开支是 4 次出国游”

 

“我基本上没有给孩子报辅导班,除了上学,全年教育的最大开支是每年 4 次出国游。”

“点点在肚子里的10个月,跟我走过 9 个国家、24 个城市,也算是从小走遍天涯了。”

“我在儿子身上花的时间也不少。儿子是老二,很多事情我都经历过一遍了,会觉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都很自然,女儿我是第一次跟着她走到现在这个年纪,在不同年龄阶段会发现孩子身上有不同的特质,晴晴现在5岁了,就会发现5岁和4岁不一样了,会感慨原来她会这么想。

“如果我自己出国工作,会让孩子跟我出去,我当时怀点点的时候还在美国做研究,晴晴是跟在我的身边的。如果我在中国工作,不会让她出去。成长阶段小朋友和父母在一起是很重要的。我不会让小孩从小出国念书,但是可能会让他们大学去国外。”

 

“我喜欢掌控事物的全局。”

 

“我是个理性的人,我非常清晰的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从来不做碎片化阅读,喜欢深入学习一个学科,发现最基本的原理模型。”

“任何一件事,都仔细想一想事物的本质是什么,从最基础的原理出发思考和解决问题。这样的深入探究是一种习惯,父母本身有这种沉静,孩子才会有这种思考习惯。而探究本质是重大发明共通的基础。”

“马尔克斯、卡尔维诺、罗曼罗兰、福克纳、塞林格、博尔赫斯、加缪,这些是我书单的常客。”

“这些构成了我和孩子相处的最大根基。”

“不管我们的职业路径怎样,都有可能在安稳中度过一生,但是当孩子长大,他们要面对的就业环境,可能是 1/3 职业处于知识生产和创意行业。若只懂机械记忆,不懂如何发现发明和创意,很可能迷茫无措,找不到位置。”

“在一个多元化、多样化的未来职业环境中,任何一个方向的个性化都可能成功,最怕的是毫无个性的平庸。

孩子如果喜欢娱乐,也有娱乐脑洞,那不是缺点,而是天赋。

家庭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让孩子觉得一切都是我能做到的。

每个孩子身体里,都有与生俱来的自豪,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看见它,像小小的种子一样保护起来,让它发芽。”

 

“孩子走歪了,扶他一把”

 

“我始终觉得孩子都能找到一条自己的路,这是一个底层信念的问题,取决于你相不相信孩子自己能活的很好。”

“把孩子的生命主动权交给孩子”。

“孩子是他自己人生的主角,妈妈只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帮他一把。这个过程就像是孩子走独木桥,妈妈在旁边护着他一下,他走歪了,扶他一下,但是还得他自己过,而不是我在过独木桥,手里拎着他。

我不会安排孩子的人生,很多时候父母都说应该尊重孩子,但是还是安排得太多,安排得过重。

我会帮他择校,至于后面的整个人生,他要做科学家还是玩音乐,有大志向还是小目标,他属于他自己。

当然我会要求一些高压线不能碰,违法乱纪的事不能做,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别人,你叛逆也好,你温顺也好,都可以,没有说哪种就是对的,我属于对人生的容纳度很高的。

如果孩子遇到不公平的待遇,我会更在意他有没有抗击打能力。我会保护他不遇到危险,让他的人生不受到侵扰,但是人一生会遇到很多事情,我更希望他经历这些,他总要独自走向社会。”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