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女孩:戴着大猩猩面具的女性艺术家团体

文| Melena Ryzik

编译| 敬师

 

当你戴着大猩猩面具生活了 30 余年,就像弗里达·卡罗和卡丝·科尔维茨一样,某些行为就变成了第二天性。于是就有了卡罗和科尔维茨,她们是游击队女孩( Guerrilla Girls)  两位化名创始成员。

 

游击队女孩是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艺术团体。在纽约下东区的艾布隆斯艺术中心,她们一边用吸管啜饮普罗塞克葡萄酒,一边看着墙上挂着的抗议精英主义和偏见的海报,这些海报在 20  世纪 80 年代首次震撼了艺术界。“女性要裸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一个人挑衅地问道。游击队女孩以已故女性艺术家先驱——肖像画家爱丽丝尼尔,巴基斯坦现代派画家祖贝达阿迦作为代号,她们希望继续传承她们的精神。

 

 

自 1985 年成立以来,她们是艺术界一直致力于性别与种族平等的蒙面斗士,而且组织的人数也越来越多。2014 年,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收购了该组织 1985 年至 2012 年的 88 幅海报和临时作品,记录了画廊和机构中女性和少数族裔的人数,包括惠特尼本身。

 

“对我来说,她们是艺术界的皇族,”惠特尼版画策展人戴维基尔说,他曾帮助说服博物馆买下她们的作品。

 

明尼阿波利斯的沃克艺术中心还买下了游击队女孩的全部海报收藏,它们都是编号印刷的,最初贴在苏荷区的墙上、电话亭和画廊里。这些海报仍然在画廊区随处可见,引起了人们对艺术界失调的性别比例和不均等工资的关注。

 

沃克博物馆馆长奥尔加·维索在上世纪 80 年代以艺术史学生的身份发现了这个团体。她说:“我记得当时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有女性艺术家表达了我们所感觉到的担忧。”“和游击队女孩一起长大的过程完全改变了我和和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家”。”

 

 

格洛丽亚·斯泰纳姆也是她的忠实粉丝。“我认为她们是完美的抗议团体,”她说,“因为她们有幽默感。其中一张海报列举了女性艺术家的优势——没有成功的压力;知道你可能会在你 80 岁后事业重新开始;在艺术杂志上看到你穿着大猩猩服装的照片。

 

游击战女孩的到来正值艺术界开始拥抱一种新的戏剧性,并在全球范围内变得更加尖锐更加政治化,表演和街头艺术逐渐成为主流。在罗纳德•里根和玛格丽特•撒切尔时代,公共项目的资金削减,包括对艺术家的资助。这些经济策略促成了艺术品投资和投机热潮。

 

这些年来,游击队女孩会员数量一直在波动,从最高的约 30 名艺术界女性会员,到现在为数不多的活跃会员。一些女性把这套衣服扔在了身后,以自己的名字寻求认可。其他人则成为了教授或房地产经纪人。但大多数人仍坚持匿名,在成员中进进出出,为她们所嘲讽的世界而担忧。

 

她们仍然在雷克雅未克、伦敦和萨拉热窝等地展出和分享作品,她们还在大学里做讲座,她们的活动是女性研究和艺术史课程的一部分。

 

游击队女孩们的动物面孔和贴纸十字军战士的形象唤起了人们的回忆,但她们最大的贡献可能在于一些更简单的事情——数数。她们不是第一批在作品中使用数据的艺术家,但她们是最直观、最直接的艺术家之一。

 

成为游击队女孩的成员只接受邀请的形式,当其他成员退出时,新成员加入。但所有人都必须适应头戴黑猩猩头套的生活。

 

她们似乎有先见之明,她们很久以前就瞄准了现在的热点问题,比如好莱坞的性别歧视,以及画廊界的种族主义。正如一张海报上所写,“游击队女孩对伪君子的定义?”“一个为了自由事业的利益而购买白人男性艺术品的艺术收藏家,但从不购买女性或有色人种艺术家的作品。”

 

尽管其他激进组织,如新成立的匿名团体Pussy Galore,也加入了这项事业,但游击队女孩们表示,她们的使命远未结束。“她们今天和 30 多年前一样被需要。

 

“如果你听不到文化中所有不同的声音,你怎么能真正讲述一个文化的故事呢?不然,这只是权力的历史和故事。”游击队女孩的一位创始成员说。

 

今天,游击队女孩也在中国拥有大量的拥趸,那副“女性必须全裸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的巨幅海报在全世界各地展出,而那顶黑猩猩的头套则魔力般牵引着全球女性参与到对抗性别歧视和种族平等的抗争中。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