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雪征:不是我特别强,是我特别幸运

文 | 敬师

编辑 | 志潼

 

 

“有这么一段话,定义出什么叫权利是很容易的事情,定义出权利有多重,有多大的权利是件困难的事情,人人有权利,很难比较出权利的大小。没有联想就没有我,不是我特别强,而是联想特别强。我幸运,因为我坐在了这个位置。”

 

博裕资本创始合伙人、前联想首席财务官、香港交易所独立非执行董事马雪征因胰腺癌于8月31日辞世,享年66岁。9月2日,联想集团发布讣告。杨元庆在朋友圈发文悼念,”相识30年,她曾是并肩打赢一场场硬战的战友,也是完美平衡职业和生活的良友。在联想历史上,Mary 的名字早已铭刻其中。”

 

马雪征毕业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翻译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她曾是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处长、主任。负责管理由中国及欧洲共同合作发展的科研项目外,还负责世界银行给予中国科研借贷项目的行政管理及联系工作。1990年她放弃中科院升任副局长的机会,加入联想集团,担任柳传志行政助理。这一决定奠定了她此后30年的职业生涯走向。

 

1997年,她作为执行董事加入联想集团董事会;2000年,担任联想集团首席财务官;2007年,马雪征辞任联想首席财务官一职,担任TPG(美国德克萨斯太平洋投资集团)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兼合伙人;2011年,创立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2013年,被任命为香港证监会非执行董事。今年3月港交所公告,中国香港政府委任马雪征为香港交易所董事会成员,任期约为两年。

 

每转身一步,互联网都流传着她的一个故事,驰骋商场30余载间,她纵横捭阖,成为商界最耀眼的精英女性领袖。回忆起14年前与柳传志的9次晤面,马雪征用的是“震撼”二字。

 

当时联想在香港的工作环境非常艰苦,是个座落在破旧工业区的小公司。“柳总和他的部下们谈宏图、谈战略、高谈阔论,如同指挥千军万马、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将军,非常不一般。”马雪征承认,她之所以从中科院处长的行政位置上下海,极大程度上是被柳传志的个人魅力吸引。“一个人倘若离开了特定的平台,就不会有太强的权利。”正是联想赐予了她这种权利的平台。

 

在联想的17年,是马雪征与柳传志并肩的17年。1952 年出生于天津的马雪征,从小接受的是鼓励式教育,“一直是功课最好的学生,在很多事情上也自信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在进入商业企业的两三年时间里,“我的自信差了很多”。

 

加入联想,从柳传志助理做起,几乎将联想当时的各个部门都实习了一遍,这和她在中科院接待诺贝尔奖科学家、高级别外宾相比,有极大的落差。“资产阶级小姐闹革命,从城市到延安”,她这样形容大家眼中的自己。“企业和体制内最大的不同,就是企业是为了做事而做关系,不是为了做关系而做事。我们做的事情是我们的事业,如果把这个想透了,你就不会觉得委屈。”在马雪征初入商场的几年,柳传志给了她非常多的启发,甚至扭转了她对很多问题的看法。

 

“企业做事情是以结果来考核人的,不是考核过程。面对结果与过程,任何时候都不要埋怨。不要埋怨领导,不要埋怨环境,也不要埋怨对手或者你的同事,你只能埋怨你自己做得不够好。”这些话成为马雪征17年职场的座右铭。“我跟柳总这么多年,他指导自己行为的法则就是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环境不好有环境不好的做法,环境好有环境好的做法。”

 

马雪征记得很多细节。1994年,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晚上,为了向一名负责相关工作的处长汇报工作,柳传志带着马雪征和另外一个同事在冷风中等了将近3个小时,天那么冷,但是柳传志依旧乐呵呵的,没有任何一点埋怨的意思。柳传志用“做大事,不埋怨”的态度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的狂风巨浪,也给同行的马雪征带来了信念。“雪征,我们是要做大事的人。”,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马雪征会想起深圳到广州的那辆火车上柳传志说的话。

 

“我不是一个有财务教育背景的人”,如果做得不好就改,“不能埋怨别人,要靠团队”。当时,马雪征对内外部的专业人员经常讲的一句话是,“有问题我就会问你们”。她从不讳言自己的无知,并总会找到恰当的解决方案。从头学习“营销、市场、财务”,对马雪征来说成为一件轻松的事。

 

2000年,马雪征正式出任联想集团CFO,主管香港分部、策略投资和投资者关系工作。在这期间,马雪征在联想一系列重大行动中表现出色。柳传志开玩笑说:“我是给马雪征打工的。”外界评价马雪征的个人事业成就堪比联想集团在世界舞台上达到的高度。也曾有媒体这样评价她,联想成为今天的联想,马雪征功不可没。她是香港联想与北京联想合并,将神舟数码从联想拆分以及 IBM PC 并购案的直接操盘人,同时还参与制定了联想的发展战略。

 

在收购IBM的全球PC业务过程中,她居功至伟。这项交易也一直被作为中国企业站在全球角度管理收购的案例而被广泛援引,马雪征也因为这起“蛇吞象”收购案声誉鹊起。

 

2003年,当联想收购IBM的提议第二次遭到联想控股董事会否决时,作为联想走入国际市场的支持者之一,马雪征并没有选择用对抗的姿态说服反对者,而是用她清晰的洞察力,找出解决争议的关键点,她邀请来自第三方的麦肯锡、高盛和GA投资公司逐一说服董事,在这一过程中,她选择与杨元庆一起回避,最后这个弥漫着“蛇吞象”质疑声的并购提议成功翻盘。2003年11月,联想谈判队伍由马雪征领队飞往美国,与IBM进行了第一次接触。虽然此前数次会晤,联想尽显诚意,但当马雪征等人前去纽约接触对方,IBM的高度职业化立刻显现出来:双方不得共同出入餐厅用餐,在会议进程中,若有人说话,便不能接听手机。IBM表示:一旦联想对外透露丝毫信息,谈判立即终止。在相当长时间内,谈判双方几乎是就每个关键技术的所有权反复争执。以至于某次谈判过程中,因某个技术IBM不想让出,而联想一定要获得,IBM甚至要求中止谈判。为谈判的继续进行,马雪征等人不得不在半夜一点半将杨元庆叫醒,由他决定是否适当让步。这次过后,双方关于知识产权的谈判有了很大的跃进。

 

据悉,类似此次因谈判冲突而IBM提出放弃的经历,前后至少有3次。到2004年10月份,双方谈判进入收官阶段,开始密集谈判。直到2004年12月6日交易达成,最终签署的文件达50余种,摞起来高达1米。历经了无数次北京、香港、纽约之间的往返,2004年12月8日,马雪征最终代表联想集团在此次收购交易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联想对“蓝色巨人”IBM的全球PC业务的跨国收购终于尘埃落定。马雪征一战成名。

 

2006年5月,马雪征递交联想集团收购IBM PC业务后的第一份年报,与此同时递交的是她的退休申请。“如果到了60岁,就没有投资公司要我了”,她提出了被自己搁置长达6年的想法,做投资人。

 

那个说自己没学过财务,不懂投资的人完成了从CFO 到 PE的完美跨越。曾主导新桥入主深发展的单伟建说:“做投资最重要的是对企业的基本判断,这需要有深厚的企业管理经验以及市场判断能力,而在这些方面她是出类拔萃的。”

 

这一点从她在联想的收购事件中就已略窥一二。搜狐、金山、FM365的投资中,都能看到马雪征的身影。

 

2000年,马雪征主导联想投资搜狐。在搜狐上市前,马雪征参与了其最后一轮融资。这次IPO前投资的每股价格为12美元,约等于搜狐最终上市价的12.5美元。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搜狐的股价一路跌落至1美元以下。据称,在公司股价跌到1美元以下后,张朝阳曾经找到投资者,试图帮助原有投资者退出。但这一建议在马雪征那里被拒绝了。她说,既然已经每股亏了11美元,我就不退了,等着你翻身。马雪征称,“那段时间见到柳传志都是绕着走的”,联想在搜狐股价涨到40美元以上之后倾数出手,获益近3倍。2004年7月,联想以3亿元作价置换亚信公司15%的股权。联想与亚信交易时的成本价为5.25美元,这是马雪征牢牢记住的数字。这次投资在很长时间内都未得到回报,到2008年1月底,亚信的股价已经涨至8.5美元以上。联想当年3亿元的股份,至今价值约为5.55亿元。

 

2007年,马雪征入圈投资圈。“我没有像职业经理人那样只打工赚钱,也没有像企业家那样把企业当命根子。”转入 TPG 最初那段日子,为了尽快加强对 PE 行业的了解,她的生活就是“密集地看企业”,有时候甚至一天看两三个。

 

尽管她极度低调,但“中国资本市场女一号”的名号依然是她神秘背后的实力显露。她所创办的博裕资本管理着总募集规模为近百亿美金的美元基金,是中国最大的私募投资公司之一。

 

博裕资本旗下管理着13支基金,参与了近40起投资。2012年投资阿里巴巴,2015年参与药明康得私有化投资、战略投资金域医学,2016年战略投资微众银行,2018年参与“中诚信征信” A轮融资、网易云音乐B轮投资,2019年投资了一米滴答、爱康国宾、水滴互助、德琪医药。任职期间,她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投资战。代表 TPG 斥资5.5亿元入股达芙妮,账面获利逾倍。投资案例包括同城旅游(同城艺龙),基因药业,中粮肉食,阿里巴巴,网易云音乐、居然之家等企业。

 

无论是在联想工作期间,还是自立门户创办博裕资本,马雪征鲜少在媒体前露面。在联想期间,她坚持多谈公司、少谈个人,而担任博裕资本董事长的她,在公开场合的亮相也多是为行业发声。“冰雪聪明,有极强的责任心和沟通能力”。是柳传志对她的评价。

 

“她头脑特别清晰,对事物判断直逼本质,又有极强的行动能力。”她的到来,是商界的一大惊喜,她的辞世,是资本的一次哭泣。”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