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也是一门生意

文 | 志潼 丹青

编辑 | Masha Li

 

美国总统特朗普 2015 年在伊利诺伊州举行的竞选演讲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很有成功的气质。你们知道吗,我是一个不爱睡觉的人,每天只睡 3、4 个小时,我折腾,我勤奋,爱睡觉那是懦夫的表现。”是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把成功和睡觉绑定在一起,睡眠的多少成了衡量成功的考量指标,每个人几乎都读过一个成功者的早晨是从 4、5、6 点开始这类鸡汤体。

 

霍特国际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Vicki Culpin 发现,英国和美国近一半的成年人睡眠不足。这对公司组织产生了惊人的影响。它正在影响员工专注,做出正确的决策和建立工作关系的能力,并对健康产生破坏性影响。在中国缺乏睡眠的成年人比例更加惊人。

 

在 2019 年全球睡眠日公布出的数据显示,中国有超过 3 亿人患有睡眠障碍,其中,成年人失眠发生率达到了 38.2%,一线城市的成年人失眠率高达近 58%,高出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全球睡眠障碍率 27%。

 

2018 年公布的《互联网睡眠白皮书》显示,人们的睡眠问题主要集中在:失眠,多梦,持续浅眠三个方面。睡眠状况可以简单概括为碎片化,移动化,程序化,压迫式。在全国睡眠状况分布中,北京的工作者睡眠最差,金融行业尤其差。

 

试想,职场上奋力奔跑的我们,在结束一天的工作躺在床上时,很难一下子入睡。大脑在全天运动后直到入睡时分还处于兴奋状态,现代都市睡眠困扰很多都来自于人们白天超负荷的脑运作。当代成年人的生活状态被简单概括为:脑力运动大于体力运动。以及,要不然一天都不睡,要不然一睡睡一天。

 

除了成年人有睡眠困扰,中国的青少年儿童也有近 6 成睡眠不足。翻开 90,95 后的朋友圈,会经常发现来自凌晨的音乐分享。中国的年轻人好像越来越喜欢熬夜,越来越享受凌晨可以让自己放空的私人空间。

 

晚上睡不着,不愿意入睡,导致了白天的嗜睡和起不来,当身体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时,体内淋巴的毒素就代谢不掉,心脏也得不到休息,一步步形成全身的恶性循环。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影响睡眠的因素,睡眠障碍的构成是多种多样的,从未重视过的呼吸质量也会影响睡眠,影响心脏和健康。因为呼吸质量不高会导致血液中的含氧量不够,从而导致心脏不间断供血,哪怕在夜间也想机械一样没有停息,身体相当于没有睡眠。

 

 

看到这里,你是否中枪?

 

人们对闭眼睡觉会真的很兴奋。“睡个好觉”早已成为了人们最为介意的事情,宁静沉睡的夜晚成为了奢侈品。当你想要购置一个新枕头时,是否发现货架上的记忆枕,乳胶枕、深度睡眠被已经成为了主流?商场的化妆品专柜前,女性为了犒劳自己日日夜夜的拼搏,购入眼霜,以便让缺乏睡眠的肌肤露不出来马脚。“睡眠生意”在为我们演绎着更多商业维度的可能性。

 

对此话题,我们采访到了专注于都市睡眠课题的丁肇辰教授,他是北京服装学院新媒体系主任、跨界建筑师。

 

2014 年,丁肇辰带领学生启动了“都会寝室”项目,致力于帮助都市人征服黑夜,睡个好觉。课题和项目从启动至今已经 5 个年头,从生活方式设计,被睡眠影响的设计,信息设计,空间设计,产品设计以及服务设计六个方面入手,丁肇辰研究团队挖掘出大量睡眠问题,并运用“都会寝室”移动未来生活模拟器,提供了睡眠问题的解决方案。

 

丁肇辰表示睡眠问题和相关的疾病并非短时间内形成,而是来自于人们的积习。所以想要解决睡眠所带来的困扰和疾病就要多维度,全方位布局,睡眠相关的商业契机也就此诞生,诸如智能家居,睡眠应用程序,智能空间等等。

 

2015 年,丁肇辰的“都会寝室”项目研究从饮食入手,推出了助眠养生食谱,内含 45 道助眠菜品食谱,针对 9 种失眠人群,为其量身定做。在众多食材中,作为明星食材脱颖而出,虾皮具有镇定作用可辅助治疗神经衰弱,失眠,安神健脾。丁肇辰在采访中分享到,吃的健康,营养足够会很大程度的影响到睡眠。同时,当睡眠和健康出现问题时也可以采用食疗,虽疗效缓慢,但讲求循序渐进。

 

丁肇辰团队还重新定义了寝室的室内设计。智能化寝室通过监测器得到的环境数据,从声光助眠,灯光唤起,空气监测与改善等方面调节了卧室环境。其中有趣的产品设计有智能立镜,智能床模块,智能助眠灯,空气净化立柜,空气净化模块。

 

(智能立镜)

 

2017 年,丁肇辰还推出了都会床品,都会零食铺,睡眠喇叭,旅行枕头,助眠贴,石墨烯床垫和药枕。同时还出品了监测社会睡眠状况的睡眠可视化量表,以及助眠APP“都会催眠师”,和关于睡眠故事的微电影《25BLUE》,用电影叙事法描述了城市年轻人的睡眠问题和生活情况。

 

(左图:旅行枕头,右图:睡眠微电影)

 

丁肇辰团队 2018 年又开始关注影响睡眠的另一个因素——睡眠卫生。相继推出传递睡眠卫生,改善睡眠状态分享心情的小程序“早早日历”,专门为都市白领打造的,被称为小睡神器的智能眼罩“小睡吧”。同时推出集体验、设计、高效、操控于一体的智能家居 APP——亿函智家,用户在购买了智能家居后还可以通过 3D 效果的 APP 进行遥控管理。和监测睡眠环境,改善睡眠质量的 APP“寝大师”。

 

丁肇辰做睡眠课题的动因是自己的呼吸疾病导致了失眠问题。而在和医生交流后他发现很多人的睡眠问题都来自于身体的其他问题,他建议人们除了体检,每年也要进行一次睡眠检查。

 

人们总是通过长久的积习引发出睡眠问题和身体问题,然后再恶性循环培养出更多的积习。除了当今的工作节奏 996 和生理上的坏习惯以外,人们晚睡的积习还来自于心理因素和对时间的理解。

 

科技圈在制造着大量的失眠人群,也在制造着更多富有商业价值的睡眠神器。

 

在睡眠行业,根据麦肯锡(McKinsey)2017 年的一份报告,睡眠保健行业,从床上用品和声音控制到睡眠顾问和处方睡眠辅助产品,“总价值估计在 300 亿至 400 亿美元之间,并且历史上每年以 8% 以上的速度增长,几乎没有放缓的迹象。”

 

中国人总是后知后觉,其实早在很多年前欧洲国家就做了关于睡眠的研究和各种促进睡眠的衍生品牌,德国现在每年还会举办睡眠研究和创新的奖项以资鼓励。

 

传媒界女王阿里安娜·赫芬顿创办的《赫芬顿邮报》成绩瞩目,她也由于过劳倒在了家里的办公桌前,住进了医院。经历了健康打击后,阿里安娜也因此嗅出了健康和失眠生意的商机,于是创建了自己的健康公司 Thrive Global,专注让人们一起好好睡觉,还发布了自己的书籍《睡眠革命》。

 

丁肇辰表示,带头做这件事情,就是想要从自己的学生开始对外传递睡眠科普知识,睡眠卫生知识。同时,透过设计师的手段,让更多人简单读懂睡眠可视化的图表反应的问题,以及失眠的问题从何而来等等。

 

过去人们在讲睡眠,更多讲的是睡眠医学,而现在越来越多转移到了睡眠科学上面,我们面对自己的睡眠问题也学会依托互联网,物联网,利用更多设备检测睡眠状态,了解睡眠问题。丁肇辰自己多年来影响睡眠的积习并没有治好,他一直在努力,也在这项事业上不断探索。

 

除了丁肇辰,国内还有很多创业者投身于睡眠事业。其中有个人气不低的 APP 叫做“蜗牛睡眠”,它通过手机的加速计感应器检测我们睡眠时的活动,测算睡眠状态。很多人都通过这款软件发现自己睡着之后的很多状态。

 

在海外,有更多与睡眠相关的创业项目。Pzizz 应用程序于 2016 年 10 月启动,目前在 160 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 60 万次下载。约克公爵宣布自己为粉丝,JK罗琳说这是“我用过的最好的睡眠神器”。法美合资企业 Dreem 今年 4 月推出一款用于治疗慢性失眠的高级智能头带(headbands)。美国品牌 Hypnoser 减压助眠被常常处于断货状态,其产品运用深度接触压力原理,使人们的神经系统得到放松,情绪舒缓,快速进入深度睡眠中。

 

Dreem 2睡眠头带(来源:Dreem)

 

也许今天我们在用自己的健康和睡眠来为事业金钱买单时,明天就会用自己的金钱和事业为自己的健康睡眠买单。所以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会选择用瑜伽,冥想的方式来作为努力奋斗的调剂品,在一二线城市,这样的静态保健运动也不知不觉成为了一种趋势和时髦。以此类推,是否睡个好觉和高科技助眠在不久也会引领潮流?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