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血妈妈 | “野生妈妈”石全华:现代妈妈把“原始母性”丢了

文 | 敬师

编辑 | Kiki Gao

 

 

孕期上海拔 5000 米高原;

产后两周出门遛弯;

女儿 7 个月,抱进大森林一起工作;

女儿不到 1 岁,深入海底接触海洋生物;

她宁愿让女儿在树上爬一会,也不会让她在早教班里规矩的坐着;

 

……

 

每个妈妈群里都存在着些许文能载文武能斗智的硬核老母亲,这位妈妈是个另类“硬核“,就喜欢带娃“上天、入地、下海”。

 

石全华,野生动物保护学家,前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首席项目总监,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副总裁,酷客自然创始人。以前,同事们称石全华是“管老虎的女人”,因为她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第一个中国建立东北虎、种群及栖息地的保护和恢复项目负责人。

 

石全华和丈夫“老方”结识于一个国际公益项目的合作。老方,方建功,建功立业的建功,这个接地气的中国名字背后是一个内敛务实、能说几句散装中文的意大利人。石全华顺俗的喊他“老方”,连带着周围人也一起叫着老方。

 

“当时我还在负责世界自然基金会的项目,老方是外企方负责人,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接触,时间久了就一起喝咖啡、吃饭、聊天,他性格好,幽默,我们很聊得来,自然的就走在一起了。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火花,很平常。”

 

结婚后,石全华开始推进“孩子”这个人生进度条。“长期出差,野外工作时间不稳定,生孩子的事就一直耽误到现在。在自然界,动物繁衍后代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我也一直希望有自己的孩子。” 35 岁,趁自己身体还不错,工作不是很忙的时候,石全华生下了女儿 Diana。

喂养是自然天性

 

谈到生女儿的经历,石全华 1 个小时就完成了生产,3 天后顺利出院。“在医院待产房里,打完无痛,我直接就睡着了,护士说我这当妈的心真大。睡了 6 个小时,醒来就被推进产房。医生指房顶对我说,加油!你看,孩子马上就要爬出来了!我一抬头就看到产房天花板上贴了一张小婴儿向前爬的照片,鼓励还挺奏效的。”石全华说生孩子确实很疼。

 

老方后来告诉她,她生产时的面部表情特别狰狞,比电视剧里的表演夸张多了。但是听到 Diana 哭声时,她的脸瞬时变成了一张笑脸,太神奇了。

 

“听到她在哭,那感觉真好。”

 

生产后,石全华歪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老方,发现他在偷偷抹眼泪。跟他结婚多年,那是石全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老方哭。他措辞说是石全华生产时抓他的胳膊抓疼了。

生完孩子,给女儿哺乳成为石全华的首要任务。“我一直觉得孩子生下来吃母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哺乳动物的天性就是孕育生命,哺乳喂养、教授生存技巧……这是自然规律。这也是父母的天性、是责任。”

 

“Diana 出生后就吃母乳,吸奶的过程就是泌乳的过程,我奶水也足。哺乳中遇到过多次堵奶,这时候我就为 Diana 加油。有一次涨的特别厉害,那么小的小朋友真的是吃奶的劲都使上了,额头上全是汗,坚持了半个小时,最后才吸通。”

 

生孩子前,很多人告诉石全华,有了孩子会频繁起夜,孩子会哭会闹……很多很多让人焦虑的问题。但是,这些事在石全华身上都没发生,女儿 Diana 比她想象中表现要好得多。

 

“现在的妈妈幸福多了,有很多智能工具可以辅助哺乳,有的时候 Diana 晚上不起来,我的奶很多,就会涨奶,每次我都会起床用吸奶器把奶吸出储存好,等她需要的时候吃。后来我开始上班出差了,她不能时时在我身边,我就用吸奶器把奶吸出来背回家。”

 

“从女儿出生开始,我晚上 11 点喂一次奶,Diana 凌晨 2、3 点醒一次,再醒来就是早上7点了。她哼两声我就帮她换个尿片,喂她吃奶,她很乖,吃完在我怀里晃两下又睡了。6、7 个月大,Diana 就睡整觉了,我把她放到单独的房间自己睡。”

 

石全华是学生物的,很了解一个生命体从小 Baby ( 孩子)慢慢长大的过程。

 

她享受着女儿每天都在变化的过程。

“小朋友刚生下来,手脚都没有力气,把手指放到妈妈的手里, 她会试着抓着你, 你能感受到她轻轻的抚摸,但其实她在用尽全力抓。慢慢的,她力气越来越大,能够挺起脖子,翻身,爬行,走路,可以用力的抓你,甚至把你拉到一边,她的力量不断成长,从一个脆弱的小生命慢慢茁壮长大。你亲自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第一次建立起与孩子的依赖感,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我相信每个妈妈都有过这样的感受。”石全华说着,抬头温柔的看着一旁的 Diana。

 

原始“母性”都丢了

 

“我不认同照着书养孩子。除了孩子健康的书外,我不太看育儿书。现在的妈妈看了太多书,听了太多育儿专家的教导,把本身的 mother nature(母性)丢失了。”

 

石全华一直坚信,作为母亲,当自然界把妈妈的身份赋予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赋予了妈妈的天性,妈妈最自然的原始反应,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

 

在哺乳动物中,妈妈和幼崽的连接是天生的。首先要让它们学会独立生存,能够不依靠外部因素存活,这项技能在她对女儿的养育中也同样重要。

 

Diana 现在 2 岁 9 个月,能够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不开心就使劲哭,开心就笑。外向、勇敢、适应力强,这正是石全华乐于看到的。

前几周石全华送 Diana 第一天上幼儿园,没哭没闹,完全没有分离的焦虑,女儿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时间了。采访当天的早上,Diana 问妈妈为什么不送她去幼儿园,她还有朋友在幼儿园等她呢。

 

Diana 很活泼,也很调皮。上幼儿园的前几天,石全华问老师,Diana表现怎么样,乖不乖?老师开始说, very nice/ great(非常好/特别棒),后来语气变成 not bad (不差),现在的评价是 she is a little noisy(有点吵)。

 

“刚到一个陌生环境她会观察,慢慢适应之后,她的天性就释放了。”

 

“虽然她叫我妈妈,但我不把她看做我的附属品。我希望做她的朋友、她的姐姐。我会帮助她,在自然界不管大象还是猴子,当她的幼崽在叫的时候,她一定需要被帮助,需要成年的动物帮助她解决问题。但我绝对不控制她成长。我想让她更好的做自己。”

 

石全华从野生动物专业一路直博,负责自然保护的全球公益项目,自年轻起她就接受着来自全球文化的冲击,组建多元文化的家庭,石全华对女儿的教养显得更“现代”,也更“原始”。

 

“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认为她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一直觉得孩子可以自己成长,只是她现在的体力还比较弱,需要父母的辅助。我会让她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希望她能够明辨是非,做事情有底线。人类社会是有规则的,她要去理解规则并且接受规则。长大她有自己的决断力,有能力做正确的选择,知道选择背后的逻辑。只要周边的环境是安全的,我们不会太多限制她,她可以发挥她的天性,探索新的场所。”

 

从 Diana 1 岁开始,石全华尽量让她自己做更多的选择。出门想穿蓝色还是红色衣服,喝酸奶还是牛奶,都由她自己决定。她不喜欢,石全华一定不逼她去做。Diana 活泼好动,不喜欢看书、画画,喜欢游泳,他们就鼓励她去游泳。

“我身边也有一些妈妈,有一些过度担忧。孩子其实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坚强,适应力要好,是大人觉得孩子不行。在印尼周边的很多少数民族、东南亚渔民,他们的孩子就生在船上,还不会走路就会游泳了。”

 

Diana 出生后,石全华妈妈帮她照顾了一段时间孩子。她每天给 Diana 的奶瓶消毒,石全华有一次问妈妈,孩子每天都在地板上爬,啃手啃脚,有时还会舔地板,都很脏,把奶瓶洗的那么干净,是清洁了奶瓶,还是解掉了自己的心结?

 

“妈妈们不该患得患失,事实上孩子接触不是特别洁净的外部环境是在帮助她建立成熟的免疫系统。”

 

带着孩子大“迁徙”

在自然界,动物大迁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它们会由于觅食、气候变化等原因而迁移。这种现象在“野生妈妈”石全华家里也常常发生。

 

别人搬家是从街北搬到街南,从东城搬到西城,石全华是从北京搬到深圳,从深圳搬回北京。在深圳工作 3 年后,Diana 1 岁多,石全华被调回北京。在此之前石全华在长春住过几年,在上海住过几年,在成都也住过几年。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状态,我的工作性质不会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经常出差。有些项目有季节性限制,如果停下来就得再等一年。老方原本工作总部在欧洲,会被派到各个国家建立分办公室跟进项目工作,他也很适应到处迁徙的状态。”生完 Diana 2个月,石全华产假没休完,就奔赴工作了。

 

在这样的迁徙中长大,石全华希望 Diana 从小建立对不同环境的适应性。

 

Diana 的名字来自一个美好的神话寓言,传说中是古罗马守护森林、野生动物和猎人的女神,美丽且勇敢。“我希望我的女儿热爱自然,自由又勇敢。”

“现在孩子接触自然的机会太少了,城市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从小跟自然的连接就断开了。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孩子,对于自然的认知仅限于郊野公园里的树和两边的行道树。真正的自然不是操场上的学生,一排排整整齐齐。大自然是有层次感的、成熟的、有生命力的有机体。”

 

Diana 7、8 个月大,石全华就带着她去森林、草原一起工作。

 

不到 1 岁,她就带女儿深入海底接触海洋生物。

 

未来,如果定居其他地方,石全华依旧会带上 Diana 大迁徙。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