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真的环保了吗?

文 | 静怡

编辑 | 志潼

 

在过去的 15 年里,服装产量翻了一倍。预计到 2050 年,服装总销量将超过 1.6 亿吨。爆炸式增长让服装产业成为了石油工业之后世界第二大污染源。随着行业的发展,环境破坏也在加剧。

 

 

如今,环保已经成为了时尚行业的趋势。8月23日,全球32家时尚和纺织巨头在法国总统官邸爱丽舍宫共同签署了一份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尚公约》,设立可持续时尚联盟。《公约》对减缓气候变化趋势、恢复物种多样性和保护海洋三大主题做出了郑重的承诺。

 

参与本次公约签署的包括法国奢侈品集团Kering (开云)、Chanel(香奈儿)、Hermès(爱马仕)、意大利的奢侈品集团 Giorgio Armani(阿玛尼)、英国的奢侈集团 Burberry(博柏利)、美国的运动品巨头 Nike(耐克)、中国香港的利丰集团等著名时尚和纺织企业等。

 

《时尚公约》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宪章和品牌的碳中和声明,甚至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有些品牌声称已经达到了“负碳”,那么,我们是应该庆祝一下行业的巨大改变吗?

 

根据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UNECE)和世界资源研究所(URI)的统计,每年总计有多达85%的纺织品进入垃圾掩埋场,这些纺织品足以填满悉尼海港。时装业造成的碳排放量占人类碳排放量的10%,这比所有国际航班和海上运输加起来的总排放量还要多。同时,时装行业也是全球第二大水消费行业。生产一件棉衬衫大约需要700加仑水。这足以让一个人在三年半的时间内每天至少喝8杯水。而生产一条牛仔裤则需要大约2000加仑水,这是因为牛仔裤和衬衫均由高耗水量的植物——棉制成。

 

在乌兹别克斯坦,棉花种植用尽了咸海的存量。咸海曾经是世界上四个最大的湖泊之一,现在仅比沙漠和几个小池塘多一点。

 

(美国宇航局地球天文台在2000年8月25日拍摄的咸海图像(左)显示了自1960年以来湖泊的海岸线明显缩减了。2014年(右))

 

根据2项最新的报告,对时尚企业是否对环保做出了真正的贡献似乎还是要保持高度怀疑的态度。在10月的早些时候,环保组织“Earth”对市面上45个主要服装品牌进行了排名,发现只有两个品牌——Levi’s和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做了足够的努力,将碳排放控制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建议的限值。

 

10月24日,公共和环境事务研究所(IPE)发布了绿色供应链CITI(企业信息透明度指数)的排名,该指数从回应公众关于生产环节污染的问责、推动供应商实现合规与整改行动、数据透明和公开等五个维度对品牌开展评估。排名囊括了在中国制造的400多个全球品牌,其中包括80家主要的服装公司。排名揭示了很少有品牌真正的采取措施来衡量自己的碳足迹,更不用说将其削减到能够保护地球的规模了。

 

在美国国家资源保护委员会工作了近20年的环境科学家Linda Greer表示,在今年,品牌制造业已经成为了问题的核心。人们已经意识到,如果你是在认真的对待公司造成的环境影响的话,就需要去改善你的供应链。在三四年前,品牌可能会找一堆借口,比如,我们的供应链如此遥远,我们怎么会知道呢?但是当今世界已经非常透明了,人们可以看到品牌的一举一动。

 

在绿色供应链排名中的80个服装品牌中,大多数品牌几乎什么都没做。

 

 

在此之前,快时尚已经对世界造成可怕的后果。H&M和Zara等品牌已经花费了数10年的时间发展供应链,以尽可能快速,廉价地生产服装,从而迫使其他时尚品牌降低价格以参与竞争。

 

“仍然很少有品牌知道他们的产品在供应链中的来源,甚至更少的品牌与这些供应商建立了积极的关系来减少他们的碳足迹。很多品牌仍然不知道他们的面料从哪里来,更不知道面料的原材料从哪里来”,Greer说。

 

CITI排名前十的品牌分别是Levi’s,Adidas,C&A,Inditex(Zara),H&M,Primark,耐克,Target,New Balance和M&S。

 

“这意味着品牌实际上已经开始计算对气候的影响,并知道自己的碳热点在哪里(碳热点:排放量特别高的工厂),因此他们知道能够在哪里实现减排目标。这些品牌之所以得分很高,是因为它们熟悉自己的供应链,当这些供应商在排放许可证、污染等方面越轨时,它们有能力与这些供应商打交道。”

 

但令人惊讶的是,像Ralph Lauren和Mango这样对可持续发展做出了承诺的品牌,也位于这份榜单的末位。得分高的公司几乎每年都是得分高的公司,而那些得分低的公司则是希望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

 

时尚业的碳影响大部分发生在制造的过程中,特别是在制造纺织品的时候。几乎在每个工业部门,对环境的严重影响都在于材料的制造。比如,在纺织厂,碳的影响在于布料染色的过程。染缸中的热水、蒸汽和化学物质被用来将纤维加工成织物并将其染色。

 

“如果要使品牌的碳承诺变得有意义,人们就应该关心品牌的每一步进展。时尚公司总是喜欢设定目标,而人们对这些在2025或者2050年前完成某些事情的远距离承诺感到兴奋。但人们更需要关心的是‘3个月后你要做什么?下一步你要做什么?未来的计划是什么?’否则,不管时间过了多久,时尚企业无法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标。”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