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一样 | 妮基·卡罗:把我的肩膀塞进那扇门,让更多的女性通过

文 | 敬师

编辑 | Kiki Gao

 

 

编者按:这是一个TOP HER编辑部酝酿了很长时间的专题,主题的名字从完美女性、朋友圈里的完美女性,到寻找完美女性,再到今天的“她不一样”,我们试图站在今天的视角观察女性与女性主义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在专题中,TOP HER 找到了各种不同角度背景、不同国家文化的女性来为我们开拓眼界。从历史、经济、政治、时尚、电影、文学等等去探讨发现女人究竟被建构而来,透过不同的人物专访,去挖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经历和方法,而借此希望能提供不同途径,让读者们拥有更多角度,可以用各种宏观或微观的方式重新理解自己,重新找到自己所相信需要的。

 

完美女性的故事该怎么讲?我们和女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 聊了聊这个话题。

 

 

2月26日,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Mulan)女主角刘亦菲和导演妮基·卡罗(Niki Caro)一同登上《好莱坞报道》杂志封面,这位新西兰籍的好莱坞女导演走向国内观众视野。

妮基·卡罗于1967年出生在新西兰惠灵顿,1988年从奥克兰埃兰艺术学院毕业后,妮基在墨尔本斯文本电影电视学院获得文凭,回到了新西兰。自那以后,她开始创作并导演了几部短片和电视剧。

出身在优渥的中产阶级家庭,童年的妮基对金属雕塑有着浓厚的兴趣,雕塑使妮基获得了艺术的滋养。她积极地阅读电影书籍,寻求电影创作的灵感。她的执著也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在父母的鼎力帮助下,妮基完成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回忆与欲望》(Memory and Desire)。

妮基的职业生涯充满了各种奖项和重要的电影节,但她真正走向国际,要归功于2002年执导的电影《鲸骑士》,这部改编自维蒂·伊希玛拉(Witi Ihimaera)的小说《鲸骑士》(Whale Rider)的电影一经推出,便在全球范围赢得了粉丝,好评如潮。

《鲸骑士》斩获了国际近30个奖项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国际票房,包括在多伦多、圣丹斯和鹿特丹电影节上最受欢迎的电影观众奖,以及在西雅图的最佳电影和导演奖。影片使12岁的小主演凯莎·卡斯特-休斯(Keisha castlehughes)获得奥斯卡最佳女演员提名。

从那时起,妮基搬到美国发展事业。

温柔、避难所、养育的主题在妮基的电影中是突出的,她是讲述女性故事的高手。她的作品不“大”,也不剑拔弩张,却有一种让故事在自己的时代自我展现的意愿,在基于诚实且不令人生厌的前提下创造强烈情感的能力。

在电影《绝不让步》(North Country)中,妮基将视角指向明尼苏达州矿场上的性骚扰,争取男权社会中女性的平等权,影片再现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桩起诉成功的性骚扰官司,透过乔西(Josey)的勇敢维权和艰难斗争,将女性职场的生存处境真切地铺设在观众面前。

妮基执导的上一部影片《动物园长的夫人》(The Zookeeper’s wife)是根据二战期间一对夫妇的真实故事改编。1939年,德苏入侵波兰,华沙动物园主任Jan和他的妻子Antonina Jan Zabinski将300名犹太人藏在动物园里,以躲避纳粹,从而挽救了这些犹太人的生命。

妮基说,“很多战争片都是以男性的视角拍摄的,但归根结底,这也是发生在女性身上的事情。导演的过程是一样的,讲一个好故事,这也是一种打了兴奋剂的电影制作。”

1998年,当动画版《花木兰》首次上映时,获得了3.0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收入,在《花木兰》上映18年后的9月,迪士尼宣布《花木兰》成为最新一部真人版翻拍电影。

妮基被选中成为《花木兰》的导演。这并不是妮基和迪士尼的第一次合作,早在2015年妮基就执导过迪士尼电影《麦克法兰》。《花木兰》讲述隋朝女将花木兰替父从军抗击匈奴的故事,这个改编自民间乐府诗《木兰辞》的中国传统故事,交由非华裔导演,外界对妮基产生了争论。

事实上,这不是妮基第一次面对质疑。2002年,当妮基执导《鲸骑士》时,就遭到了新西兰土著毛利族人的反对。《鲸骑士》讲述了13岁的毛利人女孩Pai成为毛利人部落领袖的故事。毛利杂志对妮基发表了凶狠的负面评论,他们认为Pakeha(一个非毛利的新西兰人)没有资格讲这个故事。

谁应该讲述土著故事?

对于那些处理非自己文化的创作者来说,他们受限在哪里?有无数的电影制作人讲述的故事取材于一个他们没有成长过的世界。从某些方面讲,这是艺术存在的价值。但是,当本土文化的成员感到自己没有得到充分的代表,也没有机会讲述自己的故事时,就产生了常见的争论。

在遭到批评后,妮基意识到她需要用自己的工作证明自己。

她努力学习毛利语,并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毛利文化,她去到毛利人社区用他们的语言同他们交流。“在所有以非我自己文化为中心的作品中,我希望它能实现真实性,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随着制作规模的扩大,我越发确信文化的真实性和独特性是我接触作品的唯一途径。”

《鲸骑士》上映后,连续13周成为票房冠军,妮基一举成名。

“我意识到,通过躺在地上,吃着食物,和当地人在酒吧里打台球,我可以体验到一种文化的真实感和美感。虽然不是我的文化,但我绝对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

妮基不是波兰犹太人,不是毛利人,也不是明尼苏达州塔可尼矿商,但是她以真正的同理心面对非土著文化。

在《鲸骑士》之后,妮基的每一部电影都是如此。

有了讲故事的权利,就有了责任。

《动物园长的夫人》在华沙首次公演时,这部电影的首批观众是Antonina和Jan的孩子们,以及祖先曾在起义中战斗过的人们。妮基清楚所拍的任何一部电影的第一批观众是谁,她最关心的是这些观众的反应。“她们会告诉我我是否完成了我的工作。”

凭借驾驭故事的能力,妮基在好莱坞的顶级导演中声名鹊起。也正是妮基对非本土文化题材的把控力让她获得了执掌《花木兰》的机会。

妮基对《花木兰》投入了很深的感情,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做研究、去中国旅行、咨询中国的文化专家,努力寻找最完美的女主角。刘亦菲是上百个试镜花木兰人选的一员。

“木兰每一步都在接受考验,她必须利用内心的力量,发掘自己的潜力。”在妮基看来,《花木兰》与观众对迪士尼超级英雄系列电影的期待截然不同,因为“这部电影的动作场景必须来自角色。”“从本质上讲,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年轻女性如何理解、欣赏和尊重自己的力量。”

妮基在刘亦菲身上看到了这种力量,在试戏中,刘亦菲通过了举重、俯卧撑、引体向上等魔鬼式的体能评估并且表现出色。“我找到了我的战士。”妮基高兴的说道。

在经过84天的拍摄期后,《花木兰》杀青。这部主创为女导演、女主演的作品背后,还包括女摄影导演曼迪·沃克(《隐藏人物》)和女助理导演利兹·谭(《蜘蛛侠:归来》、《霍比特人》三部曲)。

妮基说道,“迪士尼非常高兴,因为我们按时完成了电影的拍摄。我们只用了84天,对于这样规模的电影来说,这是非常少的时间,而且略低于预算。”

“他们问为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这部电影是由女性导演的。”

“当然,你知道,作为女性,我们准备得非常充分。”

《花木兰》使妮基成为迪士尼史上第5位执导电影预算超过1亿美元的女性导演,其他4位分别是瑟琳·毕格罗(《K-19:鳏夫制造》)、帕蒂·詹金斯(《神奇女侠》)、詹妮弗·尤·尼尔森(《功夫熊猫2》)和艾娃·杜威内(《时间的游戏》)。

“如果和其他4位女性一起加入这个俱乐部意味着我可以为更多女性敞开大门,那么这就是我要做的。作为一名女性导演,做出有意义的改变是我唯一的选择。”

在妮基职业生涯的早期,她经常被贴上“女性导演”的标签,这让她感到沮丧,因为男性电影人从不以性别来区分。“导演电影的艺术和技巧,性别是不适用的。”妮基说,“人性适用,但性别不适用。”

在2002年《鲸骑士》大获成功时,妮基刚刚生下她的第一个女儿,无法参加影片在海外宣传。

“当我在新西兰与洛杉矶进行电话会议时,我绕着厨房的桌子走了好几公里,试图辨别出是谁的声音,也试图让孩子保持安静,”她回忆道,“有一件事是好莱坞特别不喜欢的,那就是这个组合里有一个婴儿。我第一次去见一个电影的制片人,他问,’你在拍电影的时候不会拖着一群孩子满世界跑,对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想得更多了,”妮基解释道,“那些可能被认为是导演的障碍的东西,实际上是我的强项。”

“在某种程度上,女人味常常等同于软弱,但从我们的母亲、女儿、同事和朋友那里,我们知道,女性的力量拥有各种质地。”

妮基的大女儿叫Tui,是新西兰一种非常美丽的本土鸟类。它的声音很特别,妮基希望她的女儿们能像Tui一样自由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声音可以是响亮的,也可以是柔和的,但她们都有自己的声音。

妮基是好莱坞少数打破玻璃天花板的女性电影人之一,但她也常常屈服于“幸存者的内疚”。

“即使承认我是多么努力地工作才来到这里,但我依然有生存的内疚感。’为什么我在这里,而这些才华横溢的女人却不在?’所以,我现在的工作任务就是要让它成功,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肩膀塞进那扇门,让尽可能多的女性通过。”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