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起家”还流行吗?

文 | 尚清 敬师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尽管凯莉·詹娜(Kylie Jenner)在福布斯排行榜上的亿万富翁地位备受争议,但她的名气是无可否认的。她在Instagram上有超过1.86亿的粉丝,每发布一个赞助帖子就能吸金100万美元。

在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超级成功女性榜单上,你可能知道的还有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畅销书《向前一步》作者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 (Sam Walton)、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伊奇基(Susan Wojcicki)以及前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 Marissa Mayer)。

但是,还有更多隐藏在社交媒体背后的女性亿万富翁取得了同样级别的成功,TOPHER想介绍5位“白手起家”的女性故事。

朱迪·福克纳 (Judy Faulkner)

你可能从未听说这个名字,但是在医疗业界,她却是无人不知的朱迪。

朱迪·福克纳 (Judy Faulkner)是美国领先的医疗记录软件提供商Epic System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家销售电子健康记录仪的私人公司在2012年的营收高达15亿美元,这一成绩也令朱迪成为福布斯亿万富豪榜上少数几位白手起家的女性之一。

1979年,朱迪·福克纳在取得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之后,在一个地下室内创建了Epic Systems。Epic已经支持超过2.5亿患者的医疗记录,并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梅奥诊所等顶级医疗中心使用,目前市值约为29亿美元。

现年77岁的朱迪的审美怪癖体现在公司的各个角落中,园区内有一个人类大小的兔子洞,一部通往地狱的电梯,还有一间充当会议室的树屋。

除了丰富的想象力和小怪癖,福克纳还把美国中西部的公平、善良和乐于助人的价值观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在贝克尔的《医院评论》(Hospital Review)的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及她的领导风格时,她的一位同事给出了更真实的回答。

这位同事说:“朱迪待人公平,这对我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她从不吝啬分享她的经验,这让我有机会得以成长。”

尽管身为亿万富翁,但在过去的30年里,她还是很节俭地住在同一个小区,开着一辆开了5年的奥迪。

2015年,朱迪签署了捐赠誓言,表示将在去世后把自己在Epic的99%的股份捐赠给一家私人慈善基金会。

如果问你一个人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为薪水?为兴趣?为客户?为竞争?还是为使命感?

有趣的是,福克纳会说是为了客户。

周群飞 (Zhou Qunfei)

中国亿万富翁周群飞是蓝思科技(Lens Technology)的首席执行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白手起家的女性,她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一件事:坚持不懈。

“作为一名企业家,我遇到过很多困难和挫折,”她在接受CNBC《Make It》采访时表示。“很多人在遭遇挫折时,信心都会受到严重打击,但成功的关键是坚持不懈,尤其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当时放弃,就不会有周群飞和蓝思科技。”

现年48岁的周群飞有悲惨艰苦的童年,她的父亲是一名工人,在她出生前的一次工厂事故中失明并失去了一根手指,母亲在她5岁时因家庭压力自杀去世。她曾形容自己的童年生活是,“吃完上一顿饭,就要为下一顿饭发愁。”

16岁时,为了养家糊口,她从高中辍学,去了深圳的玻璃加工厂做组装工人。尽管困难重重,但为了提升学历,她开始报考补习班,最后终于拿下了会计证、电脑证以及报关证,在可以学习的时候她加倍学习,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攒下了两万多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周群飞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再出资购买了几台研磨机、仿形机,在宝安区另找了个小厂房,将玻璃切割、修边、抛光、丝印、镀膜等工艺打通,形成手表玻璃完整的生产线。

“想要稍微懒一下”的想法,仿佛从来就不曾在周群飞的血液里意识里停留过半分。

不甘于现状的她萌生了创业的念头,拿着两万块钱资金租下了三间民房,这也是蓝思科技最初的小作坊状态。在2001年的时候,她的小作坊还是一个不到五十人的小工厂。

2006年,蓝思科技顺应产业转移的趋势,回到湖南发展。蓝思科技开始在浏阳建厂,2009年投产。随后,在浏阳注册成立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将蓝思科技总部放在浏阳。周群飞也成了当之无愧的“全球手机玻璃女王”。

2019年,蓝思科技实现营收为303.15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26.0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0%。

雅什利·乌拉尔 (Jayshree Ullal)

雅什利·乌拉尔是云计算网络设备供应商AristaNetworks(阿里斯塔网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被誉为“云计算网络设备市场的梅耶尔”。

乌拉尔出生在伦敦,在新德里长大,在旧金山州立大学获得电气工程学士学位。在她的毕业班里,70个毕业生中只有2个女生。

1993年,乌拉尔开始在思科公司工作,凭借自己出色的能力一路晋升到高级副总裁,被福布斯杂志评为“网络行业中五大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凭借在Arista Networks的工作,乌拉尔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当今网络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五大人物之一”

2014年6月,她带领Arista Network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进行IPO,股票代码为ANET。

乌拉尔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当被问及在印度商业领域做一名女性创业者是否困难时,她回答“并不难”,尽管她承认平衡家庭和生活并不容易。

在一个采访中,她分享了自己生活的三条原则: 1、永远跟随你的信念,找到你的特殊技能或天赋;2、勇于创造你自己的职业机会和转折点;3、重视你的人际关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萨夫拉·卡兹 (Safra Catz)

萨夫拉·卡兹出生在以色列,6岁时随家人移居美国,1986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取得法律博士后,在投资银行工作了13年,之后加入软件巨头甲骨文公司担任高级副总裁。五年后,她被任命为联合首席执行官。

她在推动以103亿美元收购仁科(Peoplesoft)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仁科是甲骨文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

2008年4月,甲骨文以85亿美元收购BEA Systems。5月,卡兹在沃顿商学院的毕业演讲上透露,她曾亲自参与到和激进投资者伊坎的交易中,关于细节却一概不提。她告诉那一届的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生:“我没法公开谈论这事儿,这不符合淑女的风范。”

她告诉毕业生们,不要说谎。人一时愚笨,以后还能从中恢复,但是人要是撒谎,就永远没法恢复或补救。正直的为人是消耗性财富,一旦失去,再也无法拿回。

卡兹的丈夫Gal Tirosh据说是位作家,曾在家里照料孩子;2000年,卡兹对《财富》杂志表示,她的成功某种程度上要归功于其丈夫灵活变通,帮助她照顾两个孩子。过去20年在硅谷,卡兹悄无声息地在甲骨文幕后建立了良好的声誉,一边逐步成为埃里森最信任的副手之一,一边积累下了财富。

卡兹在媒体面前十分低调,但却在去年凭借10亿美元的身家净值登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虽然她在甲骨文的股份不到1%,但是从甲骨文获得的期权才是她主要财富来源。

泰·李(Thai Lee)

在财富榜中, 泰·李是和桑德伯格齐名的女性企业家,两人身价均为16亿美元。

泰·李是IT供应商 SHI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拥有2万多家客户,包括波音、强生和AT&T,市值约100亿美元。

泰·李在泰国曼谷出生,在韩国长大,后来搬到美国上高中,父亲是著名的韩国经济学家。高中毕业后,泰·李进入了阿默斯特学院,攻读生物和经济学双学位——之所以选择这些学科,主要原因是她的英语不够好,口语不流利。

她曾经笑着说:“我决定不上任何要求在课堂上写和说的课程,因为我决心要得到最好的成绩。”

大学毕业后,她回到韩国,在首尔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Daesung Industrial Co.工作,以筹集足够的资金攻读MBA学位。几年后,她回到马萨诸塞州,1985年从哈佛商学院毕业,随后在宝洁和美国运通工作。

“我知道我要时刻做好准备,所以我给自己分配了一些时间:在我20多岁的整个时间里,我要学习有关商业的所有知识,”泰·李说。

1989年,泰·李和她当时的丈夫花了不到100万美元买下了一家陷入困境的软件经销商,也就是 SHI International的前身。2018年,她加入了生物制药公司PureTech Health的子公司Sonde Health董事会。

目前,SHI International 是世界上最大的少数族裔企业,销售额预计达到60亿美元,在全球拥有3000名员工,每年保持正增长,泰·李的净资产约为11亿美元。

成功不应该以财富来衡量,而是应该以你在行业中所处的地位来衡量,本文提到的女性显然已经达到了商业世界的顶端。

更令人鼓舞的是,她们展示了丰富多元的价值观——真实、智慧、勇敢、团队合作、谦逊、自信和决心,她们中没有一个人将性别视为阻碍成功的绊脚石。

相反,她们每个人都超越了这些刻板印象,不顾一切困难,利用她们的智慧和魅力,达到了极具影响力的地位。她们的故事也将激励几代女性的成长。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