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经济”睡着了吗?

文| 尚清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继 #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 之后,#当代年轻人的睡眠#也上了热搜。

“快8个月了,失眠越来越严重,眼睛闭上也不困,睁着眼睛从天黑到天亮,每天都能看到日出。”

“真羡慕能睡很久的人,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还有周末睡个懒觉。”

… …

早睡早起不熬夜,这一个老一辈人最习以为常的习惯,却成了年轻人最难的自律。晚上不想睡,早上不想起,试遍所有助眠产品治愈失眠,就是当代年轻人睡眠的真实写照,睡个好觉似乎变成了一种奢侈。

《2019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显示,全国至少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其中90后年轻人是重灾区,他们当中3/4是晚上11点以后入睡,1/3是凌晨1点入睡,尤其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这一状况更加严重。

逐年上升的年轻失眠人群,自然带动了助眠类产品的火爆,“睡眠经济”随之而来,预计到2020年,我国睡眠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多亿元,2030年将突破万亿元。

然而,中国睡眠经济从2017年爆发至今,真正的头部玩家屈指可数,且融资轮次多集中于B轮以前。

卖概念还是真有效?

在淘宝搜索关键词“助眠”,显示前几位的商品都是褪黑素、喷雾、精油、香薰等医疗类产品。

“不想依赖褪黑素睡觉,然而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都没睡着,还是颤抖着拿出来吃了两颗,当代年轻人睡眠只能靠吃褪黑素了吗?”金融从业者菲比无奈地表示,“就算有副作用也要吃,总比睡不着好。”

“白天靠冰美式清醒,晚上靠褪黑素睡觉”已经成为年轻职场人的生活常态。电商平台数据显示,90后购买进口助眠类商品人数占总消费人数的62%,褪黑素类产品90后消费占比85%。90后购买助眠产品的比例超过了其他年龄群体的总和。

褪黑素对于生物钟紊乱、褪黑素敏感性的睡眠障碍有一定的辅助作用,国家每日推荐剂量即为0.1-0.3mg,但在大部分的助眠药物中,褪黑素含量高达3mg甚至到9mg。长期超量服用褪黑素,不仅会导致可能会导致起床后的头晕眼花,自身分泌减少,甚至还会加重肝肾负担。

随着对褪黑素的功效限定性及副作用的认知加深,各国食品饮料企业都将目光从单一褪黑素,转向搭配拥氨基酸类成分,比如可提取自天然植物的5-HTP、GABA和L-茶氨酸。

2004年上市的美国助眠饮料Dream Water宣称无依赖性、成分天然,每瓶含有135mg的GABA、5mg的褪黑素和10mg的5-HTP,推荐睡前30分钟饮用。

美国品牌Som Sleep旗下功能饮料Som Sleep Drink,每瓶含357mg的GABA、L-茶氨酸和褪黑素专利混合物质,及40mg的镁和2mg的维生素B6,通过补充有针对性的营养,起到放松身心、帮助维持自然规律睡眠的作用。

国内“助眠饮料”市场虽然起步相对较晚,但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大繁荣,旺旺、娃哈哈、蒙牛、君乐宝等饮料品牌陆续发售“助眠饮料”,以社交新零售方式进行推广销售。然而截止目前,这些产品均现状堪忧,尚未真正打开市场。

老牌食品企业旺旺在2019年6月发售的“梦梦水”,目前天猫旗舰店售价30元/2瓶,月销仅196件;2019年9月发售的晚安科技“晚安水”,目前已全网下架。

2016年日本可口可乐公司推出的“睡眠水”(Glaceau Sleep Water)主打GABA和茶氨酸成分,官方宣称专门为睡眠障碍人群打造,也同样适合那常常在早晨感到疲惫的上班族。

饮料已经推出,就被冠上“失眠克星”、“全裸水”等耸人听闻的头衔,但由于缺乏可靠的临床证明,很快就被消费者视为营销噱头。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有人觉得“睡眠水”之所以有效,更多是心理暗示使然。

可见,市面上的大多数的助眠产品都缺乏行业的标准规范,商家用噱头概念炒作,消费者图新鲜买安慰。与此同时,持续走低的销量也证明了助眠产品的实际效果并未达到宣传的那般” 神奇有效”。

睡眠也要“量身定制”

除了“食补”外,国内互联网公司发掘“睡眠经济”红利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线上小程序和App。

在App Store有蜗牛睡眠、潮汐、小睡眠、Pillow、Sleep Cycle、清新冥想、白噪音等十几款App,最高的一款APP下载量达6.5万人次。

国内头部睡眠APP是蜗牛睡眠、潮汐、小睡眠和Pillow自动睡眠追踪。这些产品不仅可播放海浪、山涧、森林、雨声等催眠音效,也能监测睡眠深度和质量,并提供付费冥想课程等,通过增值、定制和会员服务盈利,主要面向白领用户。

其中,蜗牛睡眠还开发了音乐智能枕等助眠产品,蜗牛睡眠商城类似于社区电商,售卖相关的商品,如家居、美妆、食品等。此外还通过APP形成社交效应,通过分享梦话记录等互动行为聚集一批忠实用户,并将用户转化为付费者。

2019年11月,美国睡眠护理品牌Remrise获得由Founders Fund领投的82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Remrise,旨在为用户打造更好的睡眠体验。通过提供一套定制化的草药睡眠解决方案,包括药物和睡眠跟踪程序,Remrise希望以此帮助用户培养健康的睡眠习惯。

“我们正在打造一款可以用于跟踪和分析数据的应用程序,”Remrise品牌CEO兼创始人Veronica Lee说,“我们将连接到任何现有的追踪器,以此来了解用户的就寝时间、起床时间、快速动眼期。”

在使用产品之前,Remrise向用户进行一项关于压力水平、生活方式和性格特征的在线测验,并将调查结果和公司设定的睡眠模式相匹配,之后再为用户推荐睡眠辅助方案。

Remrise会对应向消费者提供不同方案的草药补充剂,如“Power Off(关机)”、“Chilled Out(冷静)”、“Peace Of Mind(内心的宁静)”等不同类型的产品。

Remrise的目标客户是那些正在服用助眠处方药的消费者,以及那些由于不良反应而放弃服用助眠药物的个人,其最大的挑战在于使消费者了解草药替代品在充分解决睡眠问题方面的有效性。

助眠产品与数字、科技的结合,其实是在为消费者提供一种私人定制服务。Remrise通过智能、数字化的科技,将具体方案应用到有睡眠困难的人群中。

微不足道的助眠

从褪黑素、助眠饮料、喷雾到乳胶枕、智能床垫,再到各类监测睡眠和分析睡眠质量的App,失眠人群不惜砸钱试错,只为买到一夜好眠。

然而,尚处于起步探索阶段的助眠产品市场仍然存在明显的不足和漏洞。

首先是睡眠质量没有明确统一的评判标准,效果是无法衡量的,如果用户不能直观看出使用产品后的改善,就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失眠群体的痛点。

其次,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产品没有壁垒。

虽然品类五花八门,从头到脚一应俱全,但质量却良莠不齐。例如读书和音乐App完全可以取代睡眠音乐类App。

另外“夜间经济”的兴起。虽然年轻人失眠问题十分普遍,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会遵循科学的睡眠方式,而是追剧打游戏、刷抖音看直播、还不忘加一餐宵夜,简称“报复性熬夜”,毕竟深夜是他们一整天中唯一的一段“可支配时间”。

虽然睡眠经济的市场前景广阔,潜力无穷,并在两年前引起过一阵热潮,但现在这个热潮正在逐渐消退,如果想立足于万亿市场,就要将具体方案应用到有睡眠困难的人群中。

TOPHER邀您加入线下公益市集

2020年9月5日、6日,公益组织平台众爱将举办众爱2020年首届书市,这也是国内首家慈善公益商店发起的第一场线下书市。书市所售卖的图书种类包括中文类儿童、成人书籍;英文类儿童、成人小说,咖啡桌画册;小语种类包括德文、法语等书籍。本次展出的书籍全部为爱心人士捐赠所得,众爱会将书市所得收入全部用于帮助众爱救助的孩子们。阅读即慈善,阅读在改变我们自己的同时,也在帮助着他人。TOPHER邀您一起加入爱心市集为孩子们献出一份力。

关于众爱

众爱专项基金由众爱义卖店(Roundabout)发起,众爱义卖店是一个由志愿者共同管理和经营的民间慈善组织,位于北京朝阳区观唐广场。中华儿慈会众爱专项基金旨在通过运营慈善义卖点的形式募集善款,用于孤残儿童救助、儿童公益项目资助、儿童领域公益组织团队建设等救助领域。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