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税够贵!

文| 尚清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上周,淘宝上100片仅售21.99的“散装卫生巾”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舆论热潮。有网友质疑卫生巾的价格:“一杯奶茶都要几十块,怎么就省不出购买卫生巾的钱?”

也有女性质疑购买“散装卫生巾”的目的:“为什么卫生巾也敢用这么便宜的?怎么不对自己好一点?”

即使对于已经脱离了贫困线的女性而言,卫生巾同样是一笔难以忽视的开支,她们也渴望着减负。

很多女性表示,自己只有每年“双11”的时候买一次卫生巾,一次囤够一年量。

通过侧面观察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也能从中体会到卫生巾之贵。

“月经贫困”(period poverty)指部分女性因受到经济条件限制和落后观念影响,无法在生理期获得用于经期卫生管理的基本物质,从而导致的继续贫困,全球有4000万女性正在遭受“月经贫困”。

在中低收入国家,这一情况进一步恶化,有超过50%的女性选择自制的卫生用品。在印度15-24岁拥有月经的女性中,只有36%有条件使用一次性卫生巾,其余的64%只能在经期使用旧布、废纸、树叶、泥土甚至牛粪来处理自己的失血。

即便在欧美发达国家,“粉红税”的制定也使很多女性陷入月经贫困的困境。

女性经期卫生用品因被视为“非必需品”,而被课以重税,税率往往和“奢侈品”比肩,德国为19%,瑞典为25%,匈牙利则为27%。在美国,每五个女孩里就有一个因购买不起卫生用品而被迫旷课;2017年的统计显示,英国14岁至21岁的女性中,有一半曾因为经期旷课,每十人中就有一人无力负担卫生用品。

对于本就不富裕的女性,她们因为贫穷而支付不起卫生用品,因为支付不起卫生用品而无法上学,因为无法正常上学而继续贫穷,如此形成一个“因贫致贫”的恶性循环。

每年,在印度有2300名女孩在经期由于没有厕所,无法获得卫生用品以及社会偏见等原因无法上学。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数千名女性为了能够不受月经影响持续工作,选择通过手术摘除子宫,以放弃健康和生育能力的代价来摆脱月经贫困。

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贫困女性还面临着严重的月经污名化问题,一系列关于月经的禁忌和成见是导致“月经贫困”产生的另一因素。

尼泊尔西部有一种叫“月经驱逐”(chhaupadi)的传统,处于经期的女性被视为不洁的,会给家庭带来厄运,因此要按照习俗离开家,住进偏僻简陋的“月经小屋”(Menstrual Hut)。虽然尼泊尔政府在2006年正式立法禁止了这种行为,但这种“月经驱逐”仍然在农村地区屡见不鲜,甚至有女性因此丧命。

在印度,月经是最大的禁忌。美国纪录片《月事革命》讲述了印度德里的一群妇女,为自己以及所有女性获得卫生巾的权利而抗争,而加利福尼亚州的一群高中女生们,给予了她们支持。

经期的印度女性不允许进入寺庙,不能出远门,她们会趁着天黑,偷偷出门将用过的布条埋进土里。

当采访者问女孩们什么是月经时,她们低头沉默不语,或是羞涩地委婉解释,仿佛这是一种不能言说的病。

被称为“月经侠”的阿鲁纳恰拉姆是廉价卫生巾制造机器的发明者,他带领女工们用自己的双手,制造低成本的卫生巾,品牌就叫做“飞翔”。

《印度合伙人》是根据阿鲁纳恰拉姆真实事迹改编的电影。电影上映后,印度政府宣布取消12%的卫生巾税,阿鲁纳恰拉姆还在社交网站上发起了一项活动,晒出自己手拿卫生巾的照片,写道:“没错,我拿的就是卫生巾,这没什么羞耻的。月经是自然生理反应。请复制黏贴这段话,向你们的朋友发起挑战,拿起卫生巾拍个照吧!”于是,包括阿米尔汗在内的许多印度名人都纷纷拍下了手持卫生巾的照片。

“月经禁忌”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女性勇敢地打破。

品牌们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薇尔LIBRESSE最新的卫生巾广告中,品牌方以更贴近月经的红色液体示人,打破了长久以来用蓝色液体代表月经的广告表现手法,在公众面前展露月经真相。

周冬雨一袭红衣自然地说着:“月经不需要隐藏,每个女孩都应该被赋予这种权利”。这次Campaign并不强势,好像只是一场轻松的闺蜜对话,但又明确了薇尔自身的价值观——月经不隐藏,做一个解放女性文化禁忌的品牌。

同时,这部广告片也引发了KOL和博主的大量讨论转发,形成了话题流量。只有当一种文化禁忌能在公众面前被很正常地提及,它才会变成日常的一部分。当品牌突破禁忌和避讳,大胆谈论这些话题,才是女性消费者最希望看到的,并为品牌建立认可和信任的基石。

还原真实的“妈妈”

今天,#水果姐产后身材#的热搜引发了另一场关于女性生理现象的大规模讨论。

“水果姐”Katy Perry在Instagram上发出了自己生产五天后的第一张自拍。照片上的她肚子隆起,穿着配合电动吸奶器的哺乳内衣和高腰孕妇裤,脸上带着疲倦……

她还不忘自黑一把,在图片标签上写着:发型和化妆由“精疲力尽”提供。

一张产后自拍,引起了妈妈们的强烈共鸣:

“生理性涨奶特别痛,我觉得比我生孩子开指还要痛,胸和石头一样硬,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涨奶那么难受。”

“月子里真的身心俱疲,这个疼痛我熬了一个月才适应,期间无数次崩溃。”

产后用品品牌Frida Mom曾拍摄一条展示产后真实生活场景的广告:半夜婴儿的哭声吵醒,浑身疼痛,拖着臃肿的身体,步履艰难地挪进卫生间,然后用产品清洗,给自己换卫生巾……

Frida Mom曾希望广告能在 ABC 电视台和奥斯卡颁奖礼上播放,但却被这两个平台以“在展示产品用途和部分裸露上,显得过于生动具体”为由拒绝了。

此举在网络上引发了诸多争议,Frida Mom品牌方在Instagram上指出:“广告展示的仅仅只是一个新手母亲,在逐渐适应宝宝的存在和产后的身体状态。”

演员贝茜·菲利普斯(Busy Phillips)也表示,这支仅有一分钟的广告“精准地呈现了数百万母亲心知肚明的事实”。

碧昂丝、Ella陈嘉烨、章子怡、袁咏仪都曾在节目上坦露自己体重增长、漏尿、母乳涨奶、抑郁等精神和生理上的产后困扰,公众人物的集体发声让品牌企业看到了女性市场的细分需求。

今年5月,孕产健身平台Every Mother获得15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融资后估值为900万美元。Every Mother主要针对产前和产后妇女,为她们制定个性化的EMbody健身计划,解决腹直肌分离问题。

产后腹直肌分离是一种在女性怀孕期间和产后极其常见的病症,会弱化腹部肌肉,引发下背部疼痛、便秘、漏尿,严重则会导致呼吸困难、疝气及器官移位,还会影响日常活动和运动。

EMbody计划会为各个阶段的妈妈们整理健身视频列表,包括100 多种运动方法,包括核心运动和全身健身,还会提供来自营养学家、妇产管理专家的保健技巧。

此外,用户可以从第一天教学内容和基础锻炼开始时,输入自己的腰围,之后平台会跟踪用户的健身进度,并在适当时候提出建议。

总部位于印尼雅加达的美容初创公司Social Bella于2015年成立,于今年7月获得5800 万美元 E 轮融资。

原因之一是,Social Bella推出了一个名为“Lilla”的新电商平台,主要为产前和产后的妈妈们提供个人护理品、治疗产品和卫生产品,目前平台上大约有100个品牌。

在印度尼西亚并没有让妈妈们购买个人护理产品和美容产品的平台,Social Bella成立“Lilla”的目的就是鼓励她们,在照顾家人的同时,懂得满足自己的需求。

近日,耐克公司宣布将在9月推出专为孕妇打造的Nike M系列运动产品,其中包括运动背心、运动内衣、紧身裤和开衫。产品设计和材料均考虑到了孕期女性的身体变化需求,满足了孕妇对舒适、方便哺乳、易于打理等方面的特殊需求。

产品参考了美国国家女子足球队队员亚历克斯·摩根(Alex Morgan)、著名网球运动员塞雷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英国退役田径名将佩里·爱德华兹(Perri Edwards)等明星母亲运动员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耐克曾在一年前因对孕妇运动员阿莉西娅·蒙塔诺(Alysia Montano)的一系列政策饱受外界抨击,而此次推出Nike M系列是那次风波的后续动作。

虽然关于卫生巾自由和生产困扰,我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但正视月经、生产、衰老……这些曾经女性也觉得难以启齿的生理刚需,是我们需要迈出的第一步。

TOPHER邀您加入线下公益市集

2020年9月5日、6日,公益组织平台众爱将举办众爱2020年首届书市,这也是国内首家慈善公益商店发起的第一场线下书市。书市所售卖的图书种类包括中文类儿童、成人书籍;英文类儿童、成人小说,咖啡桌画册;小语种类包括德文、法语等书籍。本次展出的书籍全部为爱心人士捐赠所得,众爱会将书市所得收入全部用于帮助众爱救助的孩子们。阅读即慈善,阅读在改变我们自己的同时,也在帮助着他人。TOPHER邀您一起加入爱心市集为孩子们献出一份力。

关于众爱

众爱专项基金由众爱义卖店(Roundabout)发起,众爱义卖店是一个由志愿者共同管理和经营的民间慈善组织,位于北京朝阳区观唐广场。中华儿慈会众爱专项基金旨在通过运营慈善义卖点的形式募集善款,用于孤残儿童救助、儿童公益项目资助、儿童领域公益组织团队建设等救助领域。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