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年代的简·方达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简·方达”(Jane Fonda)这个名字,虽然在美剧和真人秀中被频频提起,但对年轻人来说,仍然是无法把名字和真人“对号入座”的存在。

然而在半个世纪以前,这个名字曾闻名世界。美国文艺界认为,自1910年起,美国只有两位真正的演员,一位是伊丽莎白·泰勒,另一位便是简·方达。

她曾七获奥斯卡提名,两次夺得影后,一生致力于反战、民权运动与妇女权益运动。她有颜值有才华还有个性,能嫁亿万富豪,还能白手起家创业,被认为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

尽管简·方达有一段辉煌传奇的历史,但她显然并不生活在过去。

在最近的一则Tik Tok视频中,这位82岁的“奶奶”身穿红色紧身衣和喇叭裤,躺在瑜伽垫上,学着KOL网红的神态和语气,向网友打着招呼:

“TikTok上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简·方达,我要把简·方达健身带回来!”

随着在全美蔓延不断的新冠疫情,简·方达的老牌家庭健身视频再次卷土重来。

虚假的金汤匙

简·方达于1937年出生于纽约,父亲亨利·方达(Henry Fonda)是因《十二怒汉》而声名大噪的奥斯卡影帝,先后娶过五位妻子,简·方达的妈妈是第二任。

简的母亲是上流社会交际名媛,但性格古怪多变,且热衷整容。在方达12岁时,父亲移情别恋,母亲苦苦挽留却无济于事,最终二人离婚。不久,母亲精神病复发,被送进精神病院,不久便割喉自杀了。

父亲虽然尚在,但却在同年迎娶了新的妻子,继母只比她大7岁。自此,方达和父亲的关系降至冰点。直到多年后,父女二人才渐渐和解。

由于双亲在成长过程中的缺位,方达缺少正确的人生指引,敏感自卑成为嵌在她身体中的刺,让她太渴望从男人身上找回失去的爱,大半生都依附于男性。青少年时期,她会为了父亲一句“女孩子只有苗条又好看,才能获得爱”,而减肥过度患上饮食失调;在三次婚姻中,为了取悦对方,都会戴着面具,试图表演出对方最想要的模样。

她曾说:“从小我就被父亲教导,如果要得到爱,女人就必须保持完美。”

方达口中的“完美”就是:漂亮,苗条,有一头秀发,愿意为男人牺牲,永远要比男人笨,永远也不生气。

1968年,电影《太空英雌芭芭丽娜》横空出世,留着一头深褐色短发的方达摇身一变,成了满头金发,穿着大胆的女英雄芭芭丽娜(Barbarella)。

在那个保守的年代,芭芭丽娜的形象瞬间作为性感的代名词,方达也成为了好莱坞最耀眼的女星,美国的全民偶像,每个男人的梦中情人。

不过这个经典造型并不出自于方达本身的审美,而是来自于她的第一任丈夫,《太空英雌芭芭丽娜》的导演罗杰·瓦迪姆(Roger Vadim)。他对金发少女有着一种近乎于疯狂的迷恋。为了迎合丈夫的偏好,方达才染了一头蓬松的金色大波浪。时隔多年之后,当她在艾伦秀上再次看到这个形象时,她坚定的摇头表示,打死也不要回到那时候。

原生家庭的破碎、爱情的浮沉、事业的起伏、年岁的增长,让她逐渐意识到:女性要先是自己,再是别人的女儿、妻子、母亲。

“寻找自我”,这看似简单的四个字,简·方达足足用了六十多年。

硬核的下半场

随着和罗杰·瓦迪姆的婚姻分崩离析后,方达的自我终于觉醒了。她说:“我突然发现自己不想再模仿瓦迪姆的其他女人了,我对理发师说,做点什么,让我看起来像我自己。”

于是,理发师把她的头发拉直,染回了褐色。换了发型后的方达仿佛换了个人,浑身充满了自在洒脱的中性帅气感。

在简·方达嫁给了第二任丈夫,政治活动家汤姆·海登后,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简·方达开启了自己的健身教练生涯,她的第二个经典形象也来源于此:褐色蓬松的乱发,Lycra条纹紧身衣配马镫裤和荧光色保暖袜。

简·方达从事过不计其数的行业,每次都能做出一番事业来。做模特,她多次上过Vogue封面。做演员,拿过两座奥斯卡小金人,其余奖项更是不计其数。

上世纪八十年代,方达发现了女性健身市场的空白,开始录制健身视频供女性学习,塑身减脂,修练线条。

这一系列家庭健身录影带一经发布就火爆全美,销售量高达1700万张,两年里一直是时代周刊畅销书的第一名。

没想到,一次误打误撞的尝试不仅给她的经济民主活动带来了资金,还让她成为一代生活方式的倡导者,拜托了长达30年的暴食困扰。

2018年,年过80的方达联手多渠道电视购物公司Evine,推出一个专为50岁以上的女性打造的兼运动、健康和营养于一身的生活品牌。

从好莱坞出走后的简·方达,过着越来越“叛逆”的生活,成为了一名积极投身社会运动的“激进分子”。

“我曾经被强奸,很小的时候就遭到过性侵犯。我因为不同意和老板睡觉而被解雇,而我当时却以为这些都是我的错。”在一期访谈节目上, 说出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呼吁社会能给予女性更多关怀。

去年10月,方达和其余16名抗议气候变化的示威者被华盛顿警方以“聚众、阻碍或妨碍”的罪名逮捕,在缴纳保释金后获得了释放。

在一次演讲中,方达表示自己这一想法主要是受到两个人的影响。一是加拿大记者、社会活动价娜奥米·克莱恩,二是“环保少女”格雷塔·通贝里。

其实早在1960-70年代,方达就活跃参与反越战的示威活动,并曾在克利夫兰被捕。1972年,她亲赴北越河内慰问当地的儿童和士兵,透过广播向美军喊话,又因为一张坐在高射炮上的照片,被保守派打上“卖国贼”、“河内简”的骂名,一度被称为“全美最让人憎恨的女人”。

在一期TED演讲中,方达表达出自己对“变老”的见解。年过50的女性会对人生有了更深层的领悟、释然与欢乐,所以能更好地将精力更好的放在相同而不是分歧上。方达重新看待并定义女性老去的意义——年老让生命更完整,年老本身就值得庆祝。

演员、奥斯卡奖得主、制作人、模特、健身教练、社会活动家……简·方达的生活充满了争议、悲情、光环和变故。

她曾经用上半场人生追求完美,一次次地自我推翻和自我重建,最终在人生下半场明白了:原来年龄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而是由精神态度决定的。

在一部关于她的纪录片的尾声,她说:“当你活在自己的身体里,你能感受到她。她正在拥抱你的所有:你的愤怒、你的仁慈、你的决断……这所有的一切,构成了你。这个真是的你,可能比你的爱人更加勇敢,更加强大。”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