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名媛”!你怎么骂人?

文 | Kiki Gao

编辑 | 唐安

排版 | 敬师

 

2020年的尾巴,终于,魔幻现实主义下,“名媛”也过敏了。

一篇自产自销痕迹很重的“名媛”爆款文刷开新的一周。

2人拼二手Gucci丝袜;

6人拼一份丽思卡尔顿下午茶;

40人拼一晚宝格丽酒店;

60人拼法拉利。

没想到拼多多在奢侈品领域如此有潜力,这就是传说中的私域+网红场景+共享经济的实战案例呀,GUCCI、宝格丽、爱马仕等品牌怎么想?

许瞬英的《购物日记》里有那么一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一件“新衣服”?一件簇新、光鲜、亮丽、完美的衣服,它的背后只是一种都会世故的品味进化。

独立、高级感、爱艺术,本是积极生活的标签,瞬时差了一口气。

总之,Old Money 读过必定嫣然,New Money 读过大呼“土鳖”,中产读了低叹“无知”,入世小白读了来句“行家”。

甚至有人调侃能拉樊胜美进群吗,她也在上海,希望她能过得好点。本就是个组团“刷漆”群,何必认真。

有钱有闲有美照=名媛?我从不觉得,德配不配位且不谈,谁家往上三代不是无产阶级,现在对名媛的定义太宽容了。

“名媛”风何时刮起?

名媛的确切定义是什么?还是它本身就是一个虚无?

查注解,首先,只有出名才能先跟“名媛”的“名”沾边。老上海叫“名件”,形容象牙塔尖上的女性,精华中的精华,就算不漂亮,也一定是有气质的,离不开高贵阶层和出身。

会讲英文,读诗词,学跳舞,谈钢琴,习京昆山水画,飞车,骑马,打网球棒球,甚至开飞机。她们的闺蜜是同样高贵,父辈朋友们都是可以坐在腿上的政商名士,文人雅士。

印象中名媛就该是“宋氏三姐妹”,集才气、财气、权力于一身的女人,她们高雅、尊贵,周旋于上流的大雅一族。

要么就是张爱玲的下午茶和临终前代替床褥的精美地毯。

后来,“名媛”概念开始“降维”。美国社会学家T.Veblen研究,“名媛”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革命时期,当时出现了一群因金融投资一夜暴富的新阶层,这些人的妻子女儿身着华服,跻身上流社会,因没有贵族称谓,被统称“名媛”。

当然,名媛圈中间还穿插着没有“蓝血”但同样晋级的“黑马”邓文迪。

名媛始终与消费主义关联

时尚杂志、社交媒体上每天充斥着名媛街拍,她们是种草带货的天花板。

脑中闪现的第一位“名媛”就是孙芸芸,不是明星,但一举一动都成为女性的参照偶像。曝光率很高的还有Paris Hilton、Olivia Palermo 、关颖等等。

Z世代名媛圈同样刮着时尚风,她们是各大奢侈品牌的VVIP,名媛和时尚顾问身份也许同时并存,看秀、走秀、拍广告是家常便饭。现在也不乏星二代阵容,邱淑贞大女儿沈月、小S的三个女儿纷纷登上时尚杂志。

名媛话题中,最热的还要数社交,甚至能盖过娱乐头条。

在18世纪的英国皇家,名媛社交舞会是贵族世家的年轻女孩初次踏入宫廷、确立声望的礼仪。1957年,服装品牌Jean Patou复兴了这个传统,1992年,法国社交大师Ophelie Renouard重新包装“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融入时尚和慈善理念。华为任正非的千金姚安娜、贝聿铭孙女Anna Pei、万里孙女万宝宝、霍英东外孙女Lara Lau等都曾参加过名媛秀。

名媛余晚晚曾穿着裙尾由2万5千片花瓣组成的晚礼服去参加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gala,入场券25000美金。她也参加了2016年元媛舞会,来的要么是有钱有家族背景的名媛,要么是时尚圈的扛把子。她说这种聚会不看钱不看权,只看能否支持公益,好吧,自己相信就好。

万宝宝说她在北京的日常,除了寻找商机,就是逛街扫货,要么就是去私人俱乐部参加派对。

刘嘉玲刚刚借自己的豪宅为名媛林恬儿过生日,一群名媛还释放了一把天性在社交视频里大跳起来。

同样Angelababy镶边照事件,本就一次普普通通和圈外富婆的聚会合照,却登顶热搜三天不下场。

名媛的群一定不叫名媛群,分几个圈子聚在一起也并不稀奇,但是谁没去,谁站在C位,在哪,吃了什么,穿了什么,在吃瓜群众眼中都能出大事。《身份的焦虑》中提到,对身份地位的渴望和窥探,同人类的任何欲望一样,都能激发人们的无限潜能。

她们想要什么?

前几天,余晚晚在家接受采访,家里7个小时逛不完,女孩从小喜欢的收藏级芭比娃娃她就有150个。香水和护肤品“爱一个东西就要爱全套。”高定服装更是数不胜数。

通常在名媛的介绍里,这些信息并不足为奇。有豪宅,有钱,有颜,有品,有好老公,有萌娃……谁不艳羡这完美的生活表象。

力争上游本就是独立女性一辈子的信仰。

爆文中的描述如同看了一场戏,一群向往“名媛”的群体,很容易被表象吸住,也很容易被表象困住。稍微搞点排面就不知所以然了。

当然制造表象也是个技术活,难怪有无数条朋友圈装X指南和天王嫂速成教程,珠宝、服装(最好露肩)、帽子(比照英式皇家)必备,美食茶点、电影、画展、书、花草、健身、下标国外地址、旅途样样不能少。

我和一位心理学家探讨这种现象,她说这是病,叫“妄想症”。

这样做想要什么呢?既没有真正享受到生活,也没有得到至臻的友情和爱情。

《厌女》中曾提到,1980年代,衡量男人成功的一个社会指标是拥有“美人妻”,在美国,这被称为“花瓶妻”,是胜利的奖赏。她们通过孜孜不倦的美容,保养着装方式,证明她是与丈夫匹配的女人。当时读到这里时真的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了今天,仍然有女性在认同这样的“症结”。如果真能被这些虚无的表面就吸引了男人,又有什么可钓的价值呢。

衣食住行,无一不是社会地位的符号象征,假如某一项严重虚高,生活的经济配比就会出问题。

今天,纠察小分队开始在小某书上截图,发现大量博主拍摄了类似的酒店拼团照。所以,除了虚荣,还可能引流,创造一点商业价值,在社交平台上自诩独立女性,做一个吸粉的贵价网红,种种草带带货。

在淘宝中搜关键词时,感觉更加现实,名媛风、名媛同款、卡戴珊同款、孙芸芸同款……比比皆是,这时,你会明白,她们的引领力量到底有多大。

但是这样一来全民成了惊弓之鸟。

真“名媛”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发张照片下面几百人追着揭露“真相”:她背的那款包哪有那么多货,假的;她为什么不发老公照片,老头,软饭男;她为什么不发家里照片?租的。

某宝总裁夫人前几天在保姆车上拍了一段视频,迅速就有人评论说:装!在车上还拍视频,车上还有孩子呢。

豆瓣网红出道、嫁给富有的丈夫一脚踏进收藏圈的晚晚,每天都有网友公开揭穿心机,房子是不是买的,买的谁的,在哪个位置,被扒的一览无余。

昨天,我的一位闺蜜大呼,这世界,如果没有在一起掏心掏肺“见过真张”的友情,大家都谨慎吧,什么名媛不名媛的。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