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目洋子:绝不向“他们觉得美”低头

文|tophereditor

辣目洋子火了。

《演员请就位2》这档以拼演技为主的综艺节目里集合了当前市场上一部分“红过“和”还不算红“的演员们,根据他们每次的表现由行业内专业人士跟知名导演将其以A、B、S级的三个档位划定,再依次进行表演上的PK。

面对残酷的赛制竞争和市场评级,演员们的倾情卖力演出与导演不留情面的点评,像极了平日里演艺圈的真实面目,也同时让这档节目变得更有看点。

几集过去,这位叫“辣目洋子“的网红因其独特的外形和成熟的演技,凭借颠覆性的演技彻底火出了圈。

郭敬明在看完她的表演后怒赞:“辣目洋子的表演非常松弛自信,细节处理极度生活化,典型的生活流表演形式很考验控制力,但是,她却做到了让我相信这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普通人。”

赵薇在节目中公开表扬:“你的演技好得不能再好,我还看过你出演的搞笑版《还珠格格》,拍的非常不错!”

就连向来毒舌的尔冬升导演也对她的表演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你是有机会当影后的“。

要知道,尔导以往对其他演员的评价可都是:“你哭的很尴尬……你演得很吃力……我看得很辛苦……”

现时广受赞誉的辣目洋子却是一直活在争议的长相之中,“丑”一直是娱乐圈的劣势。

有人拿她与YAMY做类比,有人说,辣目洋子的样子真的如她的名字一样令人“辣目”,甚至说她丑的没有自知之明。

不太符合大众审美的女演员辣目洋子,是导演眼中的未来影后,也是大众在女性审美上的一次转变。

“我喜欢辣目洋子、贾玲、杨笠、刘雯,真是各有各的美。”

“辣目洋子很美,是有趣的灵魂。”

“我不美,但是绝版”

小时候辣目洋子就有当演员的念头,妈妈在得知她这个念头时,首先代表大众的审判眼光否定了她,因为她不够美。

不得不说妈妈对她的判断,一点都算不上苛刻而且还很“客观“。从普世的审美角度来看,辣目洋子的样子丢在普通人群里也只能算是普通,就不要说丢在一堆从不缺美女的娱乐圈了。

从小就被人称作“大饼脸”的辣目洋子并没有因为别人的评价就放弃了当演员的梦想,高中的时候她在日记里写到:“如果想找个漂亮的女演员,随便一抓一大把,但想找个丑的有特点,有自信、会搞笑的女人,就我一个。”

“我不美,但仅此一个,绝版了。”

这样的女孩真的是独立又大胆,并且懂得客观的看待市场,分析出个人所具有的鲜明特点及差异化,不得了。

成年后,面对一些关于她外貌的质疑,她同样自信的回复:“绝不向他们觉得美的概念低头。“

美从来没有唯一的定义,标准的五官可以通过高科技整形完成。而出众的气质与独立的个性,只能通过有趣的灵魂来加以塑造。

在《演员请就位2》里大放异彩的香港演员胡杏儿,出道时遭遇过同样的问题。虽然摘得1999年的香港季军,却被舆论评为“最丑港姐、猪扒港姐“。

没有颜值也不是科班出身的胡杏儿,一开始就被导演说:“你这辈子没有什么机会了,你这辈子只能演人家女儿、妹妹这样的小角色。”

但她不曾放弃,从一开始在《流金岁月》里扮演弱智女孩儿到2003年《律政新人王》里的女一号,再到《肥田喜事》里不惜变丑变胖的样子。

胡杏儿凭借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热忱和努力,用20年时间证明了“最丑港姐”并不是她人生的定义和标签。

我就是我,精怪而肆意。

在辣目洋子走红后,网上扒出来她以前的视频。

2017年一条辣目洋子学B-BOX扑街,那种笨拙又认真的样子真实可爱,分分钟笑到让你质疑人生的视频,让她在网络上取得了不少的关注。

之后,她成立了自己的视频工作室,专门恶搞翻拍一些经典电视剧。比如《延禧攻略》的“更狠版”魏璎珞,《情深深雨朦朦》里的“上钟”依萍。浑身是戏的洋子总能一分钟抓住观众的眼球。

再之后,辣目洋子逐渐得到了新晋导演们的注意和青睐。

郭敬明导演请她参演了《悲伤逆流成河》里的汪爱钰;包贝尔与她合作了《胖子行动队》里的女杀手初夏;并且参演了今年高票房的《我和我的家乡》。

有时候,“不美”倒是能够释放掉更多的包袱,走向更宽广的道路。

辣目洋子的自然派演技像是通往这条更宽广道路上的基石,好幸运她没有被裹挟在美的顾虑里,而是一直自由野蛮的生长着。

大堆的杂志拍摄邀约,让辣目洋子开始变成时尚宠儿。

不论是驾驭性感的小吊带,还是夏天里的比基尼,都被她演绎出一种新的感觉来。

甚至被品牌方看上,还去纽约时尚周走了个秀。

护肤品牌也对她抛来橄榄枝。

不论是鬼马精灵还是沉着稳重,辣目洋子都把气质这一条拿得死死的。不得不佩服,好的演员只要面对镜头,浑身是戏。

辣目洋子的美或不美如今看来似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一个女孩儿的内核如果是自信与独立,那份属于她个人独特的红利迟早会到达。

撕标签

《乘风破浪的姐姐》也曾想通过节目打造独立又自信的姐姐们,企图打破白瘦幼的女团审美标准。

然而,节目的走向一度被重新拉回到年轻女孩的竞选定义:要美,要瘦、要精致的妆容与整齐划一的舞台表现。

18岁的选择标准套在30+、40+,甚至是50+的姐姐们身上,不免让观众渐渐失去了观看热情,也让节目收视率最终高开低走。

不过,同质化的审美还是得到了应有的质疑。

在一次专访中,记者问辣目洋子如何突破外在形象给她造成的局限?她回答说:“我觉得不需要突破,我自己长成这样,我还突破啥呀!”

“我只能用我现有的条件,去发挥最大的优势,我就是在我这个限制范围内,尽可能去多演,而我不是想要说,我希望导演找我演个绝世美女,我特别想演个绝世美女……”

对独特的美从来都不是一种抗拒而是一种接纳,对别人是,对自己亦然。

毫不掩饰的“我就是我“的态度让更多年轻人正在用自信的内核跟松弛的生活态度不断抵御着那些原有的社会定义和标签。

尊重自己和他人是独立而美丽的个体,可能是女性对于自我审美认知的开始,也会是对男性视角的一种审视。

对于那些不喜欢她的人,辣目洋子说:“我就是在我自己的范围内做好,喜欢我的人就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就去找他们喜欢的就好了。”

现在,终于,大家喜欢上了她。

或许,大家在她身上看到了一颗乐观的灵魂,或许,她为许多“普通人”提供了一种向上的可能性,即使普通也可以无限放大自己,追求自己的理想。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