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HER | J·K·罗琳:魔法世界在哪里

作者 | Roy Duan

编辑 | MENG

J·K·罗琳(Joanne Rowling),笔名为 J.K.Rowling ,是英语小说作家和电影制片人,以她的7本《哈利·波特》儿童书系列而闻名,虽然定义为儿童书系列,但《哈利波特》却俨然有一大批成年读者,该系列也在国际获得关注并赢得了多个奖项。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 2017年富豪榜, J.K.Rowling 的净资产为6.5亿英镑,是第一个通过写书成为亿万富翁的人。 而 Rowing 也因此成为英国最富有的女性,甚至超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J·K·罗琳,1965年7月31日生于英国格温特郡。她热爱英国文学,大学毕业后,她只身前往葡萄牙发展,和当地的一位记者坠入情网。无奈的是,这段婚姻来得快也去得快。不久,她便带着3个月大的女儿杰西卡回到了英国,栖身于爱丁堡一间没有暖气的小公寓里。找不到工作的她,只好靠着微薄的失业救挤金养活自己和女儿。在这个时候,谁也不知道 J.K.Rowling 这个名字接下来将会变得家喻户晓。

“我刚刚完成了第四部Galbraith小说《 Lethal White》,我现在正在为《神奇野兽3》编写剧本,之后我将为孩子们写另一本书,我已经策划巫师世界故事角色大约6年了,所以现在是时候把它写在纸上了。”

救世主的诞生

邓布利多转过身去,沿着街道走到了转角处。他又拿出了银制的打火机,刚一打开,12盏光球就雀跃着回到了路灯里,女贞路再次被一片橘色的光晕所笼罩。借着灯光,邓布利多看到那只花斑猫消失在路的那一头,只有那块毛毯还静静地卧在四号门前。 “祝你好运,哈利。”他喃喃自语。然后他转过身去,猛地掀动了斗篷。随着嗖的一声,他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

这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第一篇节选,神秘的魔法学院院长邓布利多为哈利的魔法世界打开了大门。同样,J.K.Rowling 的魔法世界也为千千万万个小男孩拉开了大门:瘦小的个子,黑色乱蓬蓬的头发,明亮的绿色眼睛,戴着圆形眼镜,前额上有一道细长、闪电状的伤疤……

当时,J·K·罗琳只是个住在爱丁堡的清贫单身母亲,在工作闲暇之余会跑去一家名为 The Elephant House 的小咖啡馆写书。当被朋友告知,“你永远无法通过儿童文学致富,这你知道的吧?” 她依然没有放弃。而当她带着完成的小说去找出版商时,被以“太拖节奏太复杂”之类的理由拒绝了12 次。最终接纳她的 Bloombury 出版社仍然心存疑虑,初版只印刷了 500 册精装。接着,就像有人挥了一下魔杖,带着闪电疤痕的男巫让全世界陷入了狂热。

魔法世界

迄今为止对于《哈利·波特》的成功仍然会有人去批判,讨论其文学性。他们认为哈利·波特系列并不如大家所讲的这般令人折服。J·K·罗琳以笔名罗伯特·盖布瑞斯写的首本小说《杜鹃的呼唤》,在寻找出版社出书时甚至直接被驳回。哈利·波特系列的成功源于电影,是视觉效果塑造的全球粉丝而不是纯粹的文学艺术。

2001年,从最开始的第一部来看。由哈利·波特改编的同名电影《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横空出世,顺利为 J.K. Rowling 开拓全球粉丝。在美国的首映,这部电影以创纪录打破了之前的票房纪录,估计收入达到了9350万美元,比之前的纪录保持者,1999年的《失落的世界:侏罗纪公园》多2000万美元。 与此同时的有效统计哈利波特粉丝也一下子从900万上升至1.5亿。

电影的成功是空前的,但我们仍然不能忽略小说作者为我们创造的完整的世界规则。电影是原著的二次创作,是哈利波特的第二次诞生。电影的出现可以说是一次完美的粉丝繁殖同时也是少有的没有毁坏原著粉丝情感的例子,没有偏离大家对于这个魔法小男孩的想象,而是愈发喜欢。可见J·K·罗琳在整个电影的制作过程中也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

回溯 90 年代,此时,距离上一部享誉世界的奇幻作品《魔戒》出版已经过去了 40 多年,与其同时代的儿童奇幻小说《纳尼亚传奇》,影响力也在孩子们之间逐渐消退。魔法题材在那个时代是稀缺的,不仅是魔法稀缺,实际上在哈利·波特降临之前,世界儿童文学的销量整体都在下滑。科技的进步,电视和网络让人们抛弃阅读,PS 游戏机、足球、蹦床、电视。在当时,席卷了英国儿童的是悠悠球狂热。谁也没想到下一波热潮居然是一本书引起的。

随后创作的《哈利·波特与密室》和《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进一步轰动世界。此后每一部哈利·波特小说,都必会引起强烈反响,培养了全世界的书迷。而每部哈利·波特小说也陆续被搬到大银幕上,影迷们也从中直观领略到了罗琳笔下那不可思议的魔法世界。

真实世界

J·K·罗琳塑造的魔法世界不乏斗恶龙,时空穿梭的神奇场景。但在现实的世界里,校园与成长同样是每一个人最亲切的主题,那儿有更重要的东西:勇气、友谊和青春。哈利·波特的世界虽然是魔法发世界,其实却与现实世界更加接近。不要忘记,哈利也是一个从现实世界进入魔法世界的“麻瓜”。

背景设定上,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设定和英国寄宿学校差别不大,这种校园情节的描述可以一路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汤姆·布朗的校园生活》,只是后者没有魔法。甚至连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也已然成为了人们来到伦敦的标志,这比传统奇幻中的异域元素更有亲和力——拔剑屠龙可能是个过于夸张的幻想,但是每个人都有足够多的想象力去模拟一串咒语,相信你可以用你的智慧让这串咒语实现。

哈利的现实还体现在主角的成长。主角在每一本小说里都比上一本更加成熟,他们面对的问题更加复杂,“它成为现象级小说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它引领着读者度过了人生中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其他儿童文学做不到的。”

哈利跟着读者一块儿长大,小说从儿童文学过渡到青春文学,主题变得黑暗严肃,角色开始死亡。而这恰好符合了少儿读者的成长轨迹:在哈利进入躁动的青春期时,他们也一同步入;在哈利烦恼初恋和升学压力时,每个人都有所同感;哈利面对了阴谋与死亡,这也正好是少年们初窥现实黑暗面的时刻。

“这个系列比较激进的地方之一,就是英雄随着系列行进而长大,这在 20 年前是极为罕见的,它让小说可以探讨更广泛的议题,那些儿童文学避而不谈的东西。哈利·波特系列确实是奇幻类,但是它正把儿童文学带入情感现实主义的领域。”

在魔法和奇幻背后,包裹着一个严肃的道德寓言

在哈利·波特之前,没人想到儿童文学可以是政治化的,对于孩子来说,这些议题似乎太复杂了。哈利·波特系列却大胆地开创了先河。现实中的J·K·罗琳是个支持工党的偏左派人士,常在推特发表政治见解,用19世纪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的话来嘲笑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这样的行为为她赢得了更多粉丝的支持。政治议题的表达让其角色表现更加丰富,区别于电影单一主角以及时长限制,小说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去塑造每一个人物使其丰满。

在哈利波特里面诸多女性角色摆脱了花瓶印象,尽管J·K·罗琳没有正面涉及女性与种族平权,但是自由、平等、正义的思想却贯穿了全篇。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里,赫敏开始为家养小精灵平权奔走。反对奴隶制、呼吁平等的思想再明显不过。利用耸动性文字吸引眼球的丽塔·斯基特,则是 Rowing 对《预言家日报》的攻击。

魔法部派出了对教育一无所知的乌姆里奇接替校长,一道道行政令彻底搅乱了教学秩序,这是Rowing 对官僚的讥讽,它超越了国界,适用于任何空降高层造成的烂摊子事件。

邓布利多的性取向最终曝光,也是作者对弱势群体的一次致意——最伟大的白巫师,是个同性恋,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宽泛的议题启发了不少学术研究,更边缘的还包括精神分析学、校园暴力讨论甚至是 911 与恐怖主义。对于一个儿童奇幻系列而言,这是一件不得了的成就。

文字的力量

Waterstone 连锁书店发布的报告表明,59% 的孩子觉得哈利·波特系列提升了他们的阅读技巧,近半数的人说这个系列让他们想读更多的书。对这种效应更加肯定的是老师们。84% 的教师称《哈利·波特》对孩子们的阅读能力有积极影响,73% 的人为学生能完整阅读哈利·波特系列而吃惊。几乎所有教师都同意哈利·波特是个好榜样。

甚至之后越写越长的《哈利·波特》也没有妨碍孩子们阅读,哪怕是从190页到400页的扩充。当第三本《阿兹卡班的囚徒》出版时,出版社特意将发售时间定在了凌晨 3 点 45 分,防止学生们逃课去买书。而从 2000 年的第四本开始,哈利·波特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英美零点发售,无法计数的读者穿着巫师袍、举着魔杖、在额头上画上闪电疤痕,在书店外排起蜿蜒的长队。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了 2016 年《被诅咒的孩子》剧本发售。

除此之外,《哈利·波特》系列在出版史上还留下了两个先例——儿童文学发售“成人版”,内容不变,只是封面更加“成人友好”,不会让成年人感到尴尬。很多书店表示,成人版卖得比少儿版要快;翻译无法提前开工,所有译者都只能在英文版上架后得到原版再开始翻译,为的是防止内容泄密。

《哈利·波特》大概是 21 世纪以来最成功的改编案例。从 7 本小说,再到 8 部电影,一部舞台剧,一个前传系列,《哈利波特》的号召力,其打造的读者粘性以及自发创造力,电影创造的场景化展现,魔法学院的周边生产,社交化——哈利波特的的发售成为了现实世界的魔法盛会。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主题公园、伦敦的哈利·波特华纳片场游等。它为日后所有的 IP 改编立下了榜样。就像《魔戒》让旅游业成了新西兰第二大经济支柱一样,男巫帮英国拉拢了大批游客,甚至有人说,没在国王十字街来一张照片,就不算去过伦敦。

罗琳的日常

我每天早上9点之前开始工作。我的写作工作室可能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欢的地方。它位于花园中,距离房间约有1分钟的步行路程。

我有一个中央房间,一个水壶,一个水槽和一个碗柜大小的浴室。收音机通常调到古典音乐,因为我发现当我工作时,人的声音最令人分心,尽管背景噪音,就像在咖啡馆里一样,总是令人舒服。我过去喜欢在咖啡厅写作,但不情愿地放弃了,但是独自一人在人群中的部分意义在于快乐地匿名和自由地让人们观看,而当你被观看时,你会变得太自我意识而不能工作。

我开始的时间越早,我就越有效率。在过去的1、2年里,我为《神奇野兽》的剧本安排了几个通宵演出,但除此之外,我尽量把写作时间留到白天。如果我从9点左右开始,我通常可以工作到下午3点左右,而不仅仅是短暂的休息。在写作的时间里,我通常会喝8、9杯茶。令人难以置信的笨拙,吃东西时,不会掉落到键盘上。

TOP HER 栏目编辑

6条评论

  1. EllBexpef说道:

    Buy Albuterol Online India cialis overnight shipping from usa Macrobid 100mg Shop Cialis 5mg Or 10mg

  2. EllBexpef说道:

    What Are The Dosage Of Propecia Propecia 3 Months 1 Mg Amoxicillin Cats Allergic Reaction Vomit canadian cialis Canadian Prescription Drugs Online Viagra Price Comparison Baclofene Dose Max

  3. EllBexpef说道:

    Keflex And Side Effects And Interactions Purchase No Prescription Generic Flagyl In New Haven

  4. EllBexpef说道:

    Zithromax For Ear Infections Buy Viagra Online At Lowest Price viagra 50 anos Precio Cialis 20 Mg Commander Viagra En Ligne Lioresal Side Effects

  5. EllBexpef说道:

    Cialis Schwarzmarkt Levrita generic 5mg cialis best price Cialis No Script Tadalafil 100mg Reviews Viagra En Ligne Livraison Express

  6. EllBexpef说道:

    Baclofene Grenoble Cialis 20 Mg Precio Espana viagra Cephalexin Uti Doxycycline Lyme Substitute Buy Sildenafil Canad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