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人节,另一场寻找自我的时尚秀场

文 | 静怡

编辑 | 志潼

 

8 天,没有网,没有电,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在黑石城一片荒芜上,

搭建出一个无时间、无物质、无约束的自由梦境,

只为存在八天便化为乌有。

长着紧绷坚硬外壳的我,

在这好像撬开了条裂缝,

长出想要拥抱每个人的热情。

遍布荒漠的艺术装置中,

爱上Mariposita,

从壳中出来的她,代表重生,逃避禁闭,重新唤醒。

成长,再生。

开始,结束。

Burning man!

 

这是山茶花创始人宋墨馨在参加今年的火人节之后所写的感言,TOP HER 观察到,国内有很多创始人这两年陆续参加过火人节,每个人回来都共同提到一个词——“重生”。

 

这是一场为期 8 天的沙漠聚会,更像一场“重生”时尚生活秀。事实上,火人节并不是一个节日,而是一个临时社区,一座城市,这些足够有想象力的场景刺激到了“挑剔”的“精英派”灵魂。

 

 

第一次活动在 1986 年举行,当时创始人 Larry Harvey 在旧金山的贝克海滩聚集了一群朋友,在那里他们点烧了一个 8 英尺高的木人,用来帮助 Larry 走出失恋的消极情绪。后来逐渐演变成了一个为期 8 天的临时社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带着自己创作的艺术品和对自由的追逐来到这座黑石城,体验心灵的乌托邦。火人节的高潮在最后一天,人们聚集在广场上,看着熊熊烈火燃烧掉巨大的木制雕像,这也是“火人节”名字的由来。

 

前 Need 创始人顾俊在朋友圈说,在火人节的最后一天,“跨越种族、性别与国界,火焰作为介质将礼物传递给离开之人,夕阳下人们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赴一场为了告别的约。”

 

 

关于这个开创性的社区,到底代表什么已经有了很多的讨论。它是否能消除恋爱失败的痛苦?又或是一时兴起进行纯粹自发创作的行为?Larry 在这个问题上的最终立场是,这无关紧要。他更倾向于把它理解为一块空白的画布,用来反映我们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火人节最初的几年,社区完全是靠口碑相传才迅速发展起来的。所有的参与者都想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中体验如何生存下来,这里的表演者和艺术家没有报酬,也没有刻意的时间表,没有区分艺术空间与生活空间。到 1998 年,已经吸引了 8000 人参与,组织者决定将活动移到一个相对私人的封闭的地方,在黑石沙漠东部华拉派小干湖床附近的农场被选中,并获得长期许可。

 

他们创立了公共事务部来安排网状“城市”布局,设计了中心咖啡营地等,并且设立了临时围墙。再后来就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艺术家,嬉皮士,雅皮士的聚点。

 

(火人节上的艺术品)

 

Marian Goodell 是火人节的首席执行官,1995 年是她第一次参加火人节,1997 年她帮助火人节成立了正规的组织。

 

“我们不销售咖啡或冰以外的任何东西,因此人们可以携带所需的一切物品。在这里也没有垃圾桶,或许你会觉得那样的生活一定会很混乱,但我们已经教会每个人带走他们带来的东西。我们称之为激进的自力更生,这也是火人节的关键。当然,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也会有人捡起你丢弃的烟头,因为每个人都致力于‘不留痕迹’的原则”。

 

在这里,所有人都叫 Burner,第一次参加的人叫 Virgin ,整个黑石沙漠叫 Playa ,维护秩序的人叫 Ranger ,非素食主义者叫 Bacon ……

 

火人节可能因充满嬉皮士而闻名,但也有不少硅谷的知名人士来此参加活动。由于火人节的忠实粉丝中,有一大部分是硅谷的高管、工程师,所以火人节也被称为“硅谷人的狂欢节”。

 

 

特斯拉和 SpaceX 首席执行官 Elon Musk 曾不止一次参加过活动。Musk 在谈到火人节时曾说,“我没有办法和没去过火人节的人解释那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们无法明白。”

 

Facebook 的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谷歌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的身影也都出现在过这里。

 

真正在中国的创商圈火起来,是这两年的事。

 

为什么火人节会吸引这么多人来到这里?

 

在这里,你能找到身家上亿的富豪,也能找到徒步旅游的穷游者;有艺术家,也有在工作生活中平凡的上班族;有追求刺激的挑战者,也有对火人节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这里也不是年轻人的专属天堂,火人节有着全年龄段的参与者,每个人都穿着各异,赤身裸体在这里也并不算是出格的“装扮”。

 

 

这里并不算完美,恶劣的生活环境中,艺术与暴力美学交织在一起,夜晚的气息中还会上演成年人的秘密游戏。

 

很难用什么词去定义它,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独一无二的。

 

 

临时社区的创意体验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即使是非艺术家也会来到火人节,并被激励去创造东西。但对人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在这里他们能够以更积极的方式体验人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具有变革性的。对人们而言,一个短暂存在的社区,或许可以成为他们释放自己的地方。仿佛阅后即焚一般的疯狂,在 8 天之后回归正常生活,一切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俊形容自己在火人节的 5 天,每天做饭微醺闲逛,每个人都在那里找到了真实的自己。他从未想过,在火人节那么狂躁的地方,他自己居然颠勺了 5 天,做了 20 来顿饭,其他营地说他们进来过日子,他却把成员们喂成了坐月子。

 

在沙漠的夜晚,星星会变得非常清晰。

 

人们可以忘掉现代社会的种种烦恼,放松的拥抱自然。

 

在外界看来,可能这是一个很 High 的地方,但其实火人节更像是在引导每个人创造自己的“沙漠桃花源”。每个人会在这里遇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取决于自己,每个人的体验都不一样,它更像是一个你自己创造的空间。

 

火人节的核心是拥抱反消费主义和接受激进自我表达的精神。在火人节这般嘈杂的环境中,寻找存在感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怎样才能取得关注并与人交流?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忘记在平行世界中的自己。

 

 

一旦忘记自己是谁,很多东西也就变得不再重要。时间在这里也是个奇妙的东西,沙漠会将它的刻度隐去,分钟小时星期统统变得不再清晰。衡量在世俗社会中价值多少的纬度已经消失了,自己还重要吗?

 

“我来到这里就是要忘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虽然大部分时间充斥着电子音乐声,但在火人节有一些平静的时刻,它们通常发生在日出之后。大约在这个时候,那些选择整夜待在外面的人开始四处闲逛,寻找提供食物的营地,或者回到自己的营地睡觉。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他们开始新的一天。

 

(火人节2019神殿造型)

 

除此之外,火人节最安静的时候是圣殿燃烧的时候。尽管圣殿的建筑偶尔反映了各种宗教的结构,但它与任何特定的信仰体系无关。去圣殿更像是许多人的精神体验,让人们有机会释放生命中的痛苦。可以将逝世亲人的纪念物放在圣殿中一起烧掉。在火光照亮天空的最后一晚,你可以在人群中听到低声的啜泣,也可能在隐隐的哭声中听到一句隐忍不住的“I miss you.”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人们渐渐迷失了自己,或许火人节就是提供了一个让人们认清自己的机会,寻找内心的纯粹。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