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鑫:赋能女性,更要“可持续”发展

为什么17个目标里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专门针对性别平等的?因为性别平等在整个社会发展、世界发展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演讲 | 高鑫

编辑 | 亚雪

12月21日,TOP HER联合界面新闻举办了「向上而行」2019全球女性创业创新峰会。峰会现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青年发展专家高鑫 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我是高鑫,今天特别开心同大家分享女性创业与可持续发展的故事。

2015年,联合国总部公布了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包括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个子目标。这项议程的颁布旨在让社会更加平等,让世界更加可持续。

我在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很多人会问我“可持续发展目标”到底是什么,与我们的生活到底有什么关系。

坦白讲,进入联合国前,我也不知道可持续发展目标到底是什么,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目标。在进入到可持续发展这个领域后,我发现我们国家过去甚至现在做的许多事情都与可持续发展目标息息相关的。从光盘行动,到现在的垃圾分类,甚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一直都在践行可持续发展目标。

大屏幕上这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相信在座各位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可持续发展目标五——性别平等,我想这就是今天为什么我们坐在这里的原因。

提到性别很多人都会有一些刻板印象。

谈到男性,大家会讲男子汉大丈夫,阳刚。谈到女性,大家会谈论“弱女子”、温柔、阴柔,这是社会文化传承带来的性别上的固化思维和刻板印象。

在日常生活中,当谈到维修工、建筑工人时,大家第一反应是男性,谈到领导这个词,也会倾向于男性。幼儿园老师、小学老师、护士、保洁,第一反应肯定是女性。当你在网上预约了保洁服务,打开门发现是男性,你可能会惊奇。这种固化思维非常常见。

新知图谱, 高鑫:赋能女性,更要“可持续”发展

在中国文化中,男主外,女主内,甚至男人挣钱养家,女人相夫教子,这是社会分工对性别的定义。甚至女性本身也会认同,自己仅仅就是在家照顾孩子,照顾家庭,相夫教子。

我有一个闺蜜,她有一个7岁的儿子,我昨天问她,她老公与她在照顾孩子上的分工比例分别是多少?能不能达到30%?她回答,“10%都不到,我根本就不指望他”。类似的,在很多家庭中,大家普遍认同女性重心应该放在照顾家庭上,这是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固化思维。

在消除性别平等上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可持续发展目标五”性别平等,要求所有人不论性别,性别身份以及性取向,特别是妇女和女童,他们都能平等享受接受教育,获得医疗和工作机会的权利,并且平等参与到政治经济进程当中来。

刚才一位嘉宾提到,几天前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全球性别差异报告》当中显示,要实现性别平等还需要99.5年要走。

日本大部分女性在结婚以后,通常会选择回归家庭做一个全职主妇。

在印度,男女入学差异率占到全世界排名第一,甚至在很多国家很多人依然认为女性无薪酬家庭护理工作,这是理所应当的。

为什么17个目标里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专门针对性别平等的?因为性别平等在整个社会发展、世界发展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早在毛主席时代就说妇女能顶半边天,2007年,鉴于中国女性强大的消费力我们有了一个名词叫“她经济”。

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的时候,马云说阿里巴巴的买家70%是女性,卖家55%是女性,感谢这些女性。没有女性消费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纽约上市。在中国,女性经济参与度表现不错,2018年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中国女性参与劳动的比例达到80.7%,占据世界前列,这是一个很好的成绩。我们的经济好像因此发生了变化,我们叫做“她经济”,但社会观念依然没有改变。

说回到我自己,我的日常生活也会逛淘宝、小红书。双11零点我也会乖乖奉上自己的钱包,这是女性对经济作出的巨大贡献。创业圈有一句话叫“得女性者得天下”,可是社会观念一直没有变。

福布斯有一篇报道“中国女性对于GDP的贡献率远远超过美国,为何还被叫做剩女?” 我是单身的80后,每次在工作场合大家都会开玩笑叫我联合国官员,但每当过年回家我就变成了亲朋好友当中那个工作好,没有什么用的“大龄剩女”,把这些大龄剩女逼进家庭或者逼进婚姻看起来好像势在必行。

有一个非常震惊的数据,在印度有 99% 的女中学生,她们认为自己是可以读大学的,但实际上50%会辍学。在印度有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尤其一些农村地区,她们认为上学没用,最重要是找一个好人嫁了,即使有很多人依然去读大学或者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婚嫁考虑,她们认为拿到一个毕业证是婚姻的筹码。对她们来讲获得教育和生活技能,未必是出于经济参与或者劳动考虑。而在中国,这种现象也依然可以在一些比较偏远的贫困地区看得到。

我们如何能够推动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性别平等呢?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一直在推动青年,尤其是青年女性的发展。

赋能女性创新创业,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用创业拉动就业,用创业推动经济的发展。

在印度有一个项目叫做Disha计划,旨在为青年女性尤其为没有受到高等教育的青年女性赋能,提供一些基本工作技能,让她们能够通过自己的生活获得独立的经济来源。在中国,我们也有这样的项目,在贵州凯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有这样一个项目,叫指尖上的幸福,通过赋能少数民族女性,教她们传承苗绣,通过技能的传承和培养,一方面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又能够获得生计,获得体面收入的途径,以此消除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让这些少数民族女性能够减少贫困。

在创业圈,也有一些青年女性用自己的力量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大屏幕上的女孩叫赵畅,她出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她的父母拥有一家20年历史的家族快时尚品牌。

赵畅父母所从事的时尚行业是仅次于石油行业的第二大污染源。她所在城市占据了全国70%的面料生产,有一次她回老家考察面料厂,空气污染非常严重,甚至没办法呼吸,还有一些死鱼烂虾漂浮在河面。

大家已经在网上看到过很多触目惊心的照片。每年有800万吨塑料垃圾流入海洋,导致10万海洋生物死亡,有很多海龟被塑料袋勒死,其他海洋生物死亡后肚子里都是塑料袋,塑料瓶已经成为海洋第一大污染物。

揭开时尚行业丑陋的面纱,赵畅决心做一点事——可持续的时尚。她希望通过回收这些废弃塑料袋、塑料瓶和废弃衣服这样的方式助力可持续发展,为这个世界贡献来自女性的一份力量。

2020年赵畅的梦想是希望能够回收2万吨的塑料瓶15万吨的塑料鱼网,70个塑料瓶就能做一米面料,她希望用这些新原料制造更多可持续的产品。

作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员,我们希望赋能越来越多的女性,让女性获得可持续发展。

希望所有女性“向上而行”,我们一起为这个社会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谢谢!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