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疫”中人 |“流感侦探”陈化兰

文 | 尚清

编辑 | Kiki Gao

【编者按】有人把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和陈薇四位医生,并称为“抗疫F4”,C位出道,在这次生死时速的搏斗中,像李兰娟和陈薇一样的女性,或是科学家,或是医生、护士,或是义工,她们撑起了这次战役的多半边天。

在“疫情”一线,她们没有年龄,不分性别,忘记家庭,忽略常规,每天仅睡2、3小时,时时奔波。她们是逆行的勇士,家国的英雄。这场战役中的核心女科学家们,采访很难,她们很累,TOP HER 依然试图将她们的故事还原记录下来,在3月8日这一天,让每一位读者在感受这份沉沉的责任与力量背后,认识到她们也是生动的女性。

陈化兰是谁?

她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第二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获奖人,2016年“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获奖者。

1. 有主见的“学霸”

1969年3月,陈化兰出生于甘肃白银。1987年,高考发挥失常的她被甘肃农业大学兽医系录取。老师胡成浩回忆她,“心直口快,处理事情很果断”。学习方面,陈化兰从不死记硬背,坚持自己高效率的学习方法,考试中总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另外,陈化兰虽然来自农村,与其他同学相比,思想上却更开放,喜欢尝试新鲜事物。

读研的时候,陈化兰遇见了她未来的丈夫。陈化兰和先生是研究生同学,高考的经历和她很像,也是误打误撞才进入的兽医系,与陈化兰共同经历了从学兽医,到爱上兽医的转变。

1994年,陈化兰到哈尔滨攻读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传染病与预防兽医学专业,在3年后取得了博士学位。1999年,陈化兰以博士后身份前往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流感分中心进行禽流感合作研究。赴美做博后期间,陈化兰得知自己意外落选副研究员。感到委屈失望的她,一气之下打算留在美国,不回国了。丈夫开解她:“评职称的时候你不在国内,有资格评副研究员的人很多,大家以为你出去就不回来了,不把职称给你也正常!”

在决定回国还是留美的问题上,丈夫说:“如果不回去的话,咱们国家在禽流感方面的研究,包括疫苗研究和技术研究会滞后很多年。同样一件事,咱们在美国做成功了,无非是多一些奖金,物质生活好一点。但如果回国后取得成功,咱们多的是一份报效国家的自豪感和成就感。”先生的话打消了陈化兰留美的念头。

回国前,陈化兰在美国的导师也劝她,中国的科研条件还不发达,可能会阻碍她发挥自己的能力。“条件落后不要紧,我们可以慢慢建。”陈化兰说,中国是养禽大国,一旦禽流感爆发,如果缺少行之有效的手段,难免遭受大损失,“既然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技术是国家急需的,我为什么不回来?”于是,学成之后,陈化兰便与丈夫回国继续专注于科研事业。

2. 搭建H7N9的第一道防线

2013年春天,中国再次站到了全世界聚焦的风口浪尖:在上海及周边省份,一场危险的流感正在悄无声息地流窜并致人死亡。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它的罪魁祸首乃是一种新型病毒H7N9——在此之前,这一病毒还从来未曾在人类身上出现过。2013年3月起,H7N9禽流感病毒共引起5波人感染的疫情,共导致1567人感染,其中600多人丧生。

高度的职业敏感性让作为中国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的陈化兰教授倍感警觉——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这种对人类而言还完全未知的病毒,如果继续蔓延将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在首次确证H7N9的不到48小时内,陈化兰率领团队从上海周边地区的土壤、水、家禽及农贸市场中收集了1,000多份样本,经过逐一测试后发现:这种导致人体感染的新型流感病毒,与同一时期存在的H7N9禽流感病毒高度同源——其中20份感染的禽类病例,全部来自于上海的家禽市场。

陈化兰立即将数据上报至相关政府部门,使得大多数病例出现城市的家禽市场得以迅速关闭,第一时间将这一病毒的继续肆虐扼杀在摇篮中。她的这一科学发现,也是国际上第一次有人从病原学角度揭示出新型H7N9流感病毒的来源,由此为中国、更为全世界树立起一道控制致死性病毒侵袭的坚实屏障。

2013年12月18日,英国的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公布了评选出的2013年度全球科学界十大人物,中国禽流感专家陈化兰因“帮助中国平息H7N9禽流感疫情”而当选,将她称为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

陈化兰的科研团队不仅奋战在监测疫情、准确诊断的第一线,更深耕于探索病理以研制疫苗的最前沿。与国际上很多流感研究实验室不同,她所带领的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同时在流行病学、病毒的基础生物学、以及疫苗研发三个方向同时攻坚,并且全部取得了国际领先水平。

2016年3月24日,在第十八届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颁奖典礼上,陈化兰说:“‘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是对我个人和研究团队以往科研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我们今后禽流感研究工作的鼓舞和信任。这是一份荣誉,更是一种责任,并将激励我们持续创新,用科学的力量改变世界。”

3. 禽流感归零地

通过实时掌握国内动物流感病毒的变化情况、揭示它们对生命体健康的作用机理,陈化兰揭开禽流感“神秘外衣”的努力填补了人类在该领域的知识空白,使得整个世界在这一疾病面前不再感到无助和恐慌。与此同时,她还想方设法应用创新技术将其“绳之以法。

2016年10月到2017年9月,第5波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发展迅速,感染人数高达766人。“很多人不知道的是,2017年1月,我们在监测中发现,H7N9禽流感病毒发生关键突变,家禽感染后也开始发病并大批死亡。”陈化兰最担心的局面出现了,“突变后的病毒,对人的危害更大,致死率可达50%以上。”

2017年9月,由陈化兰团队研制的重组禽流感病毒(H5/H7)二价灭活疫苗被广泛用于免疫家禽,可同时预防H5和H7禽流感,使得过去“挨着死、碰着亡”的高风险得以化解,也彻底挽救了那种一旦发生疫情就只能捕杀上千万只家禽的“粗暴”做法。好消息传来,陈化兰和团队成员却不敢有半点放松。“疫苗见效了,不过H7N9禽流感病毒可没有完全消失,不能掉以轻心。”病毒不会睡大觉,陈化兰带领团队成员继续奔赴在多地采集家禽样品,进行禽流感监测。

“兵法里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做研究就是一个不断’知彼’的过程。自然界的流感病毒千差万别,人不知道的永远都比知道的多,但随着你对它了解越深、积累越丰富,心里的恐惧感自然就会降低”,陈化兰的言语间充满了笃定与自信,“禽流感可防、可控,因为我们有政策、有疫苗。”

2016年3月24日,在第十八届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颁奖典礼上,陈化兰说:“‘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是对我个人和研究团队以往科研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我们今后禽流感研究工作的鼓舞和信任。这是一份荣誉,更是一种责任,并将激励我们持续创新,用科学的力量改变世界。”

在生活中,陈化兰坦言自己做事格外执着,很容易心急,对研究工作之外的事也不太上心。丈夫却十分细心,性格平和,在生活中总是照顾着她,替她想办法。

有不少人问过她,和丈夫既是同事,又是夫妻,会不会产生“审美疲劳”呢?陈化兰说:“怎么会呢?我们志同道合,志趣相投,又能朝夕相处,这样的生活最踏实,也最贴心。”

陈化兰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和爱人、儿子一起吃晚饭。“饭桌上,听儿子讲他白天的经历,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陈化兰的脸上扬气了幸福的笑容,她说,“我最大的成就不是我的研究,而是有一个懂事、聪明的儿子”。

作为一位将毕生热忱倾注于科研的女性,陈化兰始终以减轻人类所承受的病痛和苦楚为己任——“Make a difference,这就是我一直钟爱科学的原因,它让我们有力量去真正解决一些困难,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将有可能改变世界。”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