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刻羽:一个简洁智慧的正常人

文 | 敬师

编辑 | Kiki Gao

 

编者按:这是一个TOP HER编辑部酝酿了很长时间的专题,主题的名字从完美女性、朋友圈里的完美女性,到寻找完美女性,再到今天的“她不一样”,我们试图站在今天的视角观察女性与女性主义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在专题中,TOP HER 找到了各种不同角度背景、不同国家文化的女性来为我们开拓眼界。从历史、经济、政治、时尚、电影、文学等等去探讨发现女人究竟被建构而来,透过不同的人物专访,去挖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经历和方法,而借此希望能提供不同途径,让读者们拥有更多角度,可以用各种宏观或微观的方式重新理解自己,重新找到自己所相信需要的。

 

你眼中的完美女性是怎样的?我们和伦敦政经学院最年轻的华裔终身教授金刻羽聊了这个话题。

 

 

 

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

伦敦政经学院最年轻的华裔终身教授;

历峰集团唯一中国董事;

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

拥有一位能够熟读莎士比亚的金融外交家爸爸;

中学读莎士比亚原著是家里的基本要求;

14岁只身赴美读纽约顶尖私立高中;

上全球最好的大学是少时启蒙。

女性早已不再喜欢用标签、符号化自己,但对于金刻羽,这些过往似浑然天成一般附着在她身上。如果有人还记得 4 年前,一篇“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还比你优秀”的网络热文,你一定也进行过“金刻羽”三个字的关键词检索。

如果有人还记得1年前达沃斯论坛上金刻羽和美财长姆努钦的几分钟针锋对话,你一定也频繁地搜集过她的英文视频。各家媒体都曾试图和金刻羽聊聊她和她的家庭,每一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咱们不聊这些。”

除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授课,编写新书,金刻羽近期的时间列表并没有塞满。在这样的空档期,TOP HER专访了金刻羽。

一件丝质衬衫搭配牛仔超短裤,墨镜是装扮这身行头的时尚单品。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你可能误以为是某个上节目的明星。同达沃斯现场转播镜头前的她相比,金刻羽看起来更高挑、更挺拔,也更有疏离感。

采访当天,为了上镜,她特地准备了几套平时置备的出镜服装。

最近几年,金刻羽接连现身达沃斯经济论坛,参与经济专栏文章撰写。捧着极其优越的海外履历,外界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华裔学者在国际会议上数度发表宏观经济观点。谈笑自若、露尽锋芒。

“当一个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当它拥有和美国同等的体量,对全世界的影响是什么?如果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对全球的影响是什么?中国的宏观政策,货币政策包括调整汇率的政策变化会给全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中国贸易领域的理论和实践都已经有非常完整的文献,但是两国间的科技竞争目前没有好的理论研究框架研究,该竞争还是该合作?该以什么形式?这是中美问题的一个大话题,事实上科技发展是也是美国最关注的中国问题。

我写文章会注意尺度,经济模型是敏感话题,之前在达沃斯论坛上和美财长的对话只是讨论美元的角色问题,并没有攻击美国的核心体系,中国也一样,但我们应该指出发展中的问题,政府也能够接受我们提出的问题。”

这些是金刻羽侃侃而谈的经济学话题。

金刻羽对经济学迸发的浓烈兴趣似乎源自家庭,似乎又无关于家庭。

一个人最终成功,是因为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这才能长久和持续。

“小时候,家里对我的教育并没有什么明确具体的教育方向,只是根据爱好兴趣,多看一些书,多接触不同的事物。一切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做出努力。

当你有浓厚的兴趣和热情,你不需要刻意做些什么,不用刻意听父母的安排。兴趣和热情是会支持你持续的做事,帮助你在某一个领域上获得成功。如果没有持续的兴趣和激情,很多事情是坚持不了的。

经济学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喜欢历史、喜欢社会学。经济学结合了历史、人文、数学,可以用不同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有些文学教授的文章发表后阅读量不高,经济学不一样,经济学跟实际生活有密切的联系。”

         Grace Chen Studio

 

家庭是金刻羽无法绕开的话题。

作为前中国财政部部长、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之女,爸爸法文一流,当周围人还在争执起跑线、终点线的问题时,金刻羽已在另一条赛道预备、就绪、加速跑。

曾经有这样一条研究公式:优秀程度=家庭背景×努力程度×机遇×参数。

位于圈层的至高点,金刻羽遵循了一条怎样的教育模式,优渥的家庭环境中成长,金刻羽沿袭着怎样的成长路径。

当外界把这些问题抛给金刻羽的时候,或许,金刻羽早已深思熟虑。“只是媒体把我们(家庭)拉的很近,但实际上我此后有非常独立的道路。”

14岁,金刻羽独自赴美求学,在纽约哈瑞斯曼高中,金刻羽显得孤立、冷清。

“美高时期,周围的同学总是在竞争谁更受欢迎,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交朋友上。我从不跟风。“

金刻羽在那个阶段学会了“克制力”。

       Grace Chen Studio

 

“我没有任何语言上的问题,但价值观差异很大,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太想去融入美国的生活。我虽然在国外很长时间,但跟自己的国家更亲近。我喜欢欧洲文化,我也喜欢美国的某些方面,但不适合我的,我还是保持了一定距离。

很多高中生没有很好的把握自己,我一直都不是这样。我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花了很多时间看书、听音乐。后来我跟不同的人交流,但那时我已经找到了最愿意接触的朋友,而不是为了显得特别social、特别外向才去社交。”

去美国读书前,人大附中是金刻羽核心教育的基础。竞争、有纪律性、努力、不散漫。美国的求学经历带给她思维和想象力的开拓。“两者都很重要。在人大附中,我有动力、有方向、想要变得优秀,而不是盲目刻苦。”

以哈瑞斯曼高中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顺利进入哈佛,金刻羽完成了名校三级跳。26岁,金刻羽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29岁,金刻羽成为包揽18位诺贝尔奖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年轻的华裔终身教授之一。

“我是一路成绩很好的学生,但我绝对不是死读书的学生。我有上进心,但不会逼着自己做不感兴趣的事。学术研究跟上课不一样,研究没有界限。我们的教育观念里是有界限的,考试最高分也就100分。

我见过特别多成功的人,他们永远不会给自己设定任何界限(boundry)。他们永远在推动,在越过界限,在不断超越自己。

往往我们教育系统出来的学生,是很机械的学生。他能解答题目,但是开拓新的东西、设计题目,反而做不到。“最好”的学生有时候是最机械的学生,我们国家认为这是最好的教育方式,但最优秀的人才都埋没在核心教育中了,锻炼思维的过程不是这样。

通过某一张卷子评判学生好坏是很单一的评价方式,好学生不是一种类型。有很多一开始不是最出类拔萃的学生,长期来看他们最有想象力、最好的学生。

我喜欢有兴趣的学生,他们有自己的思考过程,有对自己人生道路的思考。”

一边说自己教学上更佛系,更愿意从微观的角度看待事物,金刻羽一边笑着说可能自己年龄大了。

“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学生的难处,每个人的生活、学习过程都不一样,得给他们空间,让他们摸索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以前我更看重自己的成绩,自己的事业发展。但现在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更好的帮助、改变、影响一些人、一代人、一个国家。

我在一个很优越的环境中长大,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知识为全世界做一些贡献。如果能够和我的朋友、我的同事从国家层面影响政策,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最有意义。“

不久前,非洲总统邀请金刻羽做总统特殊经济顾问。“之前我可能不会多想,但现在如果能够帮助一些国家设计好的宏观政策,能够造福于贫困地区的人民,我觉得更有满足感。

我希望找到最能发挥自己影响力的领域。也许我可以和更多的年轻人交流,分享我对学习、生活、工作的选择思考,或许可以带给他们一些启发。”

前几天金刻羽参加了一个艺术与跨界的沙龙活动。觥筹交错,精英们大谈艺术与美。“我当时提出一个问题,艺术和美不应该只有精英能够享受,不应该只有钱才能购买到,就像在英国可以免费参观博物馆。美,应该全世界人民都可以享受,这是一个基本的人权。

在美国,精英们依旧只关注少数精英问题,他们认为在解决比较深刻的问题,但实际上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真正根本上的问题是怎么解决草根人民的生活,他们的就业问题、机遇问题。随着贸易、科技的发展,精英和草根的距离越来越大的,以后会出现更多的草根就业问题。我们在慢慢遗忘这些大部分人的需求,我们要关心这些问题。

我希望可以更多的了解草根生活。

“媒体认识的我跟我自身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有些人认为我会很好的规划时间、会非常刻苦、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但是,我并不是这样的,我也见过这样的人。我会在我兴致最高的时候,专心、集中注意做我感兴趣的事,我希望可以同时做几件事情。

我没有很好的规划过时间,生活要有一定的灵活性。把自己过于局限某些事情,过度规划并没有必要。

我有很喜欢的文学家和哲学家。我欣赏某一些人身上的某些特质,也会向往某些人丰富多彩的生活和事业。我觉得海明威的生活很有意思,但是他最后却自杀了。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没有具体的目标要成为谁。更重要是要了解自己,慢慢摸索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让自己获得最深的满足。”

对于交友,金刻羽选择两种朋友。一类认识很久,可以谈论生活上的一些事情、经历的故事。另一类是她认为有趣、欣赏的人。“我们能够一起聊天一起探讨问题,方方面面包括学习、艺术,我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特别自我、特别自大、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的人我不会接触。真正自信内心强大的人都是赞扬别人。最聪明最成功的人都非常低调,他们有很清晰的自我意识。

很多人太急于求成,没有达到最终的效果。要把心态放正,想想为什么要成为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名利和攀比并不能带来持续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只有基于健康才能持续的坚持下去。

每个人都有顺利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困难,最重要的是如何克服困难,put every into perspective(看待事物有独到见解)。要认识自己幸运所在,周围的朋友和家庭的支持。

游泳、打羽毛球、健身是金刻羽的日常放松方式。只要在家里看书金刻羽都会弹上几首钢琴曲。

晚上吃什么?明天做什么?是金刻羽的家庭聊天模式。“有时候会谈论一些历史、政治,但是不会钻研经济学。每天跟特别有名、特别有权、特别厉害的人接触,活在过于精英、一种虚拟的世界。如果工作结束还过着一个虚拟式的生活,一定会非常茫然。

做一个正常人,过一个正常生活,这很重要。”金刻羽喜欢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在金刻羽眼里simplicity is the clue to happiness。(简洁是智慧的灵魂,简单是通往幸福的通道)。

采访结束,那个音色特别,英文比中文措辞更优美,会询问外人口红色号的金刻羽更像是个“普通人”。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