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和聆听是最好的尊严:那些热门黑人女创业家们

文|尚清

编辑|Masha Li

“弗洛伊德之死”在全美激起巨大的抗议声浪,人们高喊“黑人的命也是命”,要求警方执法失序的彻底改革。然而,公权力暴力的受害者,除了种族少数外,还有女性。

在中国,我们很难感同身受种族带来的歧视到底会带来多大的内心危害,对于女性的另眼相看,女性越来越懂得保护的意义。不看性别和种族,日常生活中,我们能够感同身受的是,常常会有人莫名地贬低、伤害、攻击别人。

以上所有对人莫名的伤害,皆源于“尊重”。

畅销书《真确》中有句话很在理:事实上,别为任何事责怪或者伤害个人或群体,原因在于一旦我们指出坏人就不再继续思考,况且事情几乎都比这更复杂,几乎都源自许多互相牵扯的原因。

很遗憾,那位暴力执法的白人警察一定没读过这本书。

看现实,疫情造成的经济停摆加上“弗洛伊德之死”导致的抗议暴乱,少数族裔群体正面临着巨大经济损失。即使在正常时期,黑人拥有的小型企业在财务上也往往比其他企业更脆弱,现金储备也更少。困难时期,他们的形势更加严峻。

据数据显示,截止四月份,黑人的失业率接近17%,白人则为14.2%;黑人经营的企业有40%因新冠疫情而破产, 拉丁裔的为34%, 白人为15%;21%的黑人企业经营者认为他们不能撑过疫情。

支持黑人社区的最直接和可持续的方法之一就是支持黑人经营的企业,其中许多企业正经受着疫情和暴乱的严重影响。

其中黑人女性创业的速度比其他任何群体都要快,据Fast Company的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里,每天新开的公司中,黑人女性创始人占89%(1625人)。

TOP HER总结了六家值得关注的,由黑人女性创立的企业,涉及行业包括美容、美妆、服装和文娱。

The Crayon Case

2017年,在新奥尔良做服务生和家政人员的Instagram红人雷内尔. 史都华德(Raynell Steward 又名Supa Cent)创立了以文具为灵感的彩妆品牌The Crayon Case,目标用户是业余化妆师。

产品一上线便受到粉丝们和美妆博主们的大力追捧。在2018年的“网络星期一”(Cyber Monday)促销活动中,明星产品“蜡笔盒眼影盘”在一小时内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30万美元。

2019年,Moschino 和 Sephora联合推出了以文具为主题的彩妆系列,产品包括马克笔形状的眼线笔、橡皮造型的海绵扑、酷似笔记本的眼影盘等。

就在宣传广告公布后,大批网友质疑其产品包装和The Crayon Case的设计理念、包装和配色过于相似,有抄袭之嫌,因此引来一波抵制热潮。

The Crayon Case的产品包括眼线笔、眼影、粉底等,单品售价在6美元到30美元不等,在Instagram上拥有90.7万粉丝。

The Lip Bar

创始人梅丽莎·巴特勒(Melissa Butler)称自己是美妆界的反叛者,目的就是打破人们对美一成不变的看法。

当Melissa 还在华尔街工作时,她就发现美妆行业缺乏多样性,并且总是在化妆品里添加过多不必要的化学物质;媒体也不断地告诉大家,美丽是有特定的样子的。

于是,2012年开始,Melissa就开始在自家厨房里制作色彩强烈、用料简单的“纯素”手工口红,决心改变人们对美丽的看法。

Melissa还曾在ABC的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上展示了她的口红产品,却在节目中被评委告知这家公司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美妆行业将会把你像蟑螂一样碾碎”。

然而,The Lip Bar的故事还在继续。

Melissa总是告诉人们,她是一个极简主义者,对化妆并不感兴趣,只是相信嘴唇上的颜色会给你带来足够的信心去度过每一天。

The Lip Bar用大胆的颜色创造了一个关于美丽的包容性的故事。

“你本来的样子就是美丽的,你没必要为了看起来像某个“It Girl”而改变自己。你不必做任何事,只要做你自己,这就足够了。总而言之,我认为每个女性都应该被代表。”

现在,The Lip Bar不仅扩展了产品品类,还获得了名人的代言,争取到了像Target这样的大型零售商,目前已经进驻全美450家Target。

Beneath Your Mask

2011年,刚刚过了30岁生日的达娜·杰克逊(Dana Jackson)被诊断出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这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走捷径从来都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我放下恐惧,选择信仰。”

Dana意识到,每个人的面具背后都隐藏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害怕表达自己,害怕向别人展示真实的自己,所以最难的事就是摘掉面具。

这也是品牌名称“面具之下”(Beneath Your Mask)的由来。

由于疾病的某些症状,Dana一直在寻找一种能帮助修复皮肤,控制体重变化,减少化疗损害的产品。身体的状况要求她不得不采取全天然的美容方法,而市面上的产品大多含有刺激性的化学物质。

于是,Dana开创了自己的美妆品牌Beneath Your Mask,并在2012年发布的第一款产品“皮肤舒芙蕾”(whip Skin Souffle)。

Sister’s Uptown Bookstore

2007年6月,姐妹上城区书店(Sister ‘s Uptown Bookstore)在纽约华盛顿高地(Washington Heights)正式开业,给这个毗邻哈雷姆(Harlem,纽约黑人区),摇摇欲坠的社区带来了积极的改变。

姐妹上城区书店由珍妮弗.威尔森(Janifer P. Wilson)和她的女儿诺里. 威尔森(Kori N. Wilson)共同开设和经营,为多元化的社区居民们提供非裔作家和其他伟大作家的作品,帮助他们在学识、思想、情感和心灵上得到进步和提升。

“在成长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被忽视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书中看到过能代表自己的故事和人物,”Janifer说。

在5、60年代的佐治亚西南部长大,Janifer发现无论是在学校的课本还是课外的书籍里,黑人尤其是黑人女性的故事被大大忽略了。

1968年,回到纽约的Janifer居住在黑人区哈雷姆,她看到了许多为自己种族感到骄傲和自豪的黑人同胞,同时,也看到了真实的自己。

姐妹上城区书店不仅仅是一家书店,更是一个交流信息和想法的社区资源中心,座右铭是“认识自我是理解的关键”(Knowledge of Self is the key to Understanding)。

Cushnie

Cushnie原名Cushnie et Ochs,是由卡莉. 蔻诗妮(Carly Cushnie)和米歇尔. 奥克斯(Michelle Ochs)在2008年共同创立的奢侈风晚礼服品牌。

凭借干净利落的剪裁和低调内敛的配色,Cushnie很快成为了明星名媛们参与特殊场合的首选品牌,米歇尔.奥巴马、碧昂丝、盖尔.加朵、杰西卡.阿尔巴、蕾哈娜和瑞茜·威瑟斯彭都是它的忠实粉丝。

极简主义的服装品牌通常会被认为是沉郁、中性化的,而性感的服装又会被认为是过度紧身、挑剔身材的,CEO兼设计师Carly想要在两者中寻求最完美的平衡,打造出气场强势、版型出众,并兼具时尚柔美感的服装。主打大热单品包括Cushnie连衣裙、连身衣和短上衣。

“作为一名女性,我能理解我的顾客想从她们的衣服中得到什么。在过去的10年里,我和她们一起成长和发展,我努力让Cushnie呈现出一种永恒的轮廓,能让穿上它的女性感觉性感、成熟和强大。”

KNC Beauty

创始人兼CEO克里斯汀. 诺尔. 克劳利(Kristen Noel Crawley)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妆爱好者,她认为美容保养的过程就像是一场大型的科学实验,最好的实验结果就是焕然一新的好皮肤。

为了达到目的,Kristen 曾在头发上涂上厚厚一层美乃滋做过发膜,还因为把红光美容仪的强度调得过大,在脸上留了很深的印记,过了整整四周才消掉。

KNC Beauty的背景故事就是当Kristen在东京旅行时,被美妆店里造型可爱的唇膜深深吸引,但却发现没有一款是天然有机的,于是她看到了市场的空白,灵光一闪,有了做唇膜的想法。

2年后,KNC Beauty的明星产品诞生了。造型别致、纯天然胶原蛋白制作的唇膜和眼膜迅速火遍Instagram,售价约为25美元5片。

种族主义是系统性的,群体的困境不是歧视的理由,新冠疫情和警察暴力执法事件让长久存在于美国社会中的不平等更加明显。

除了少数族裔的激进示威者,其他群体也纷纷表态,谴责种族主义,支持黑人平权。

苹果CEO 蒂姆.库克(Tim Cook)在全员信中表示:“除非我们能保证每个为国家付出热爱、劳动和生命的人都能免于恐惧,否则我们的社会就不值得被歌颂。”

作为《财富》500强公司中的首位黑人女性首席执行官,Uber董事会成员厄休拉·伯恩斯(Ursula Burns)表示,虽然自己已经进入公司管理层,但许多像她一样的黑人高管仍经常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要团结,不要割裂”(United Not Divided),更多的企业应将多元化设为企业的首要发展目标。

美国原第一夫人Michelle Obama说:希望所有人能始于自我检视与聆听他人,并透过展现于日常生活中的正义、同情心与同理心,终止歧视。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