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风”刮来的女孩身体革命

文 | 尚清

编辑 | Masha Li

你是“BM女孩”吗?

“BM”是意大利快时尚少女品牌”Brandy Melville”的缩写,虽然起源意大利,但主要发展在美国,所以风格并没有沿袭古典精致的欧洲少女风,而是主打美式休闲, 青春甜美里略带一点撩人的小性感,像极了加州马里布海边的高中女生。

“BM风”则是后来衍生出的一种穿搭风格,短上衣、迷你包臀裙、百褶裙是代表单品,款式多为纯色基础款和偏复古的小碎花和格纹。因为风格很像Blackpink和火箭少女的舞台服装,也常常会被称为“女团风”。

该品牌有一系列上衣、外套、连衣裙、短裤短裤和配饰,款式不多且基本只有一个尺寸:“超小码到小码”(X-small to small),腰围普遍在60-68cm。

这种商业选择恐怕很少有商家会效仿,因为单一的尺寸不仅大大限制了顾客的身材,还会招来大多数人“政治不正确”的反感。

然而,Brandy Melville的生意却蒸蒸日上,Instagram美国官方主页上粉丝量高达393万,平均每个帖子能收获7万赞。

Youtube上一系列的开箱和试穿视频(Unboxing and Try On Haul)吸引了百万浏览量。据研究机构Piper Jaffray表示,这是美国少女中人气增长最快的品牌之一。

超模Kaia Gerber、Jenner Kendall、Hailey Bieber等等都是它的忠实粉丝。

去年夏天,Brandy Melville终于走进中国,在6月开通了中国官网,满150元便可享受包邮服务。去年9月,BM中国内地首店登陆上海安福路,迅速吸引了众多年轻女孩排队打卡。

BM不仅成了杨幂、欧阳娜娜、宋祖儿、宋妍霏等“带货机器”街拍穿搭的必备品,小红书上也能看到很多素人博主在晒”BM风”穿搭。

BM在国内的走红毫不费力,但随着而来的就是在美国讨论多年的话题—“审美焦虑”。

几年前,YouTube上就流传着有不少控诉Brandy Melville身材歧视和体重羞辱的视频,例如“为什么我从BM辞职”(Why I Quit Working at Brandy Melville)、“0码和6码身材穿着BM大对比”(Brandy Melville on Size 0 VS Size 6)均收获了几十万的播放量。

相关调查显示,53%的13岁美国女孩“对自己的身体不满意”,而到17岁,这一数字上升到了78%。Brandy Melville一直因为在青少年中树立负面的身体形象而受到攻击。

“One Size Fits Most”、“只卖S码”的品牌概念也是一种营销策略,专注于细分市场,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BM逐渐成了一把衡量身材的标尺,M、L码的女孩也并没有被劝退,而是用BM的衣服激励自己减肥。

“每天晚上看着BM的模特入睡,我希望我也能这么瘦。”

“我也想穿BM,蓝瘦,一定要穿上!”

“凌晨怒下单一件BM上衣,哪怕穿不上也要挂在柜子里,不为别的就为了时刻提醒自己:别吃了。”

不仅是对稍微丰满的身材不友好,只要没达到“白、瘦、幼”中的任何一条,都很难穿出令人满意的效果。

“跟风入了一单BM,没有一件能穿的,因为即使你是average size的胸围也穿不上人家的衣服,你不仅得瘦,还得平胸,这简直就是邪教。”

“今夏头号打击就是均码的裙子我竟然穿不上,跨和屁股卡在薄薄的布料里动弹不得,到底是什么仙女能把BM风穿出街?”

“今年的性感BM风简直是反人类,穿上格子裙的我仿佛洗脚城小妹。”

当BM审美标准正在成为流行的社交资本,“BM女孩”成为了好身材的代名词,并逐渐占据了某种优越感,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愿意钻进这个圈套里。

即使穿不下Brandy Melville的经典短上衣、格纹裙,也要入几个大肠发圈和法棍包,证明自己也是“BM女孩”的一员。

越是唤起女性对美的焦虑,越是有利可图。看了微博上流传的“BM女孩身高体重对照表”,有女孩感叹:“我离BM女孩可能还有一台抽脂手术的距离。”

立刻有医美机构在底下留言:“做个腰腹环吸,告别大肚腩,你就是今夏的BM女孩!”

虽然也有很多微胖的博主在小红书上分享穿搭,传达出“自信最美”的理念,但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女生来说,一句单薄的鼓励还是很难起到作用。

泰晤士报的专栏作者India Knight曾撰文评论,“只有一种尺码”的宣传手段对青少年是不健康的。

谈到女儿对Brandy Melville的喜爱时,India解释说,虽然BM的上衣通常有足够的弹性,很多身材都能穿,但下装就不行。

“这就意味着中产阶级的青春期少女们,这个最容易患上厌食症的特殊群体,如果她们想追随潮流,就一定要保持苗条。”

她补充说,BM的顾客通常要“腰细腿长”,虽然她穿4码的女儿现在穿很合身,但如果她再胖一点,再长高一点,可能就穿不上了。

“因此,这些衣服可能会让她觉得自己很胖,也许她会忍不住想做点什么。这会有多疯狂?”

品牌背后的“身体”

Brandy Melville的理想形象是通过对模特的选择表现出来的。当你浏览它的Instagram和官方网站时,你会注意到两个显著特征:体型很瘦,且都是白人。

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身体自爱运动”(body positivity movement)的盛行和传统西方审美标准不断经受的挑战和质疑,时尚多样性成为了一个主流的社会话题,许多公司都在积极呼吁增加模特人种和身材的多样性,以满足顾客期待,获得公众支持。

例如,美国鹰牌服装(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旗下的内衣子公司Aerie自2014年起就开始使用各种体型的模特。以“#ArieReal”为标签,Aerie的社交媒体和官方网站上到处都是拥有明显脂肪、妊娠纹和疤痕的模特。

在这种情景下,Brandy Melville的“出圈”就引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社会是不是还没有准备好把多元化视为新的社会规范呢?

Ashley Mears 是纽约大学社会学博士,目前波士顿大学社会学和性别研究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文化、性别与市场的交集,探讨社会如何为事物赋值,性别、种族、阶层不平等如何形塑了文化生产与变革。

米尔斯是四国混血,外形出众,身材高挑,曾在纽约和伦敦做过五年的一线职业模特,“退休”后便进入纽约大学学习社会学。

然而,一位模特星探在星巴克的偶然搭讪,把这位社会学研究生再次拉回了T台上。

米尔斯决定深入Metro和Scene两家分别位于纽约和伦敦的模特经纪公司进行参与式观察,以行内人士的视角展现模特世界的等级和规则,揭示残酷的竞争和女性的生存环境,并检视“美丽”是如何被定义的。

“当我踏进模特经纪公司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走进了一个充满伦理、政治、女性主义的研究困境。”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米尔斯回到这个让她“通过改小年龄以显得年轻”的残酷行业,重新摸爬滚打,参加试镜,拍摄照片。

米尔斯先后采访了25位模特经纪人和6位会计师,以及40位在伦敦和纽约工作的模特,以此为基础完成了她的博士论文,一部关于“外形”(look)的民族志《美丽的标价:模特行业的规则》(Pricing Beauty:The Making of a Fashion Model)。

在与外形相关的市场中,模特是一个个待出售的身体商品。正如一位制作人说的:“工作中的模特就是一个身体(body),一个近乎无生命的物体,甚至可以用第三人称的“它”来谈论。”

女模特的基本标准基本等同于典型的西方审美:年轻、白人、健康的牙齿、对称的五官,也有严格的身高、体重要求:至少1米75高,三围接近34,24,34。

另外,S形的性感曲线更倾向于大众情人式美丽,通常是商业模特的特质,薪水可观,但身份廉价。而T台时尚是更高级的美丽,驾驭它的模特要更“前卫”,要隐去性感,体现出先锋性、未来感和前卫性,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极度瘦”。

从在体重、腰围数字上的分毫必究,近而演变成能够驾驭某种风格的优越感,这样的恶性循环,最后往往避免不了风格走向同质化。

从泫雅风、晚晚风,到BM风,潮流变化多端,转瞬即逝,且永远不能等同于标准。回归理性,不必刻意把自己改变成“XX风女孩”,以此来标榜自己的穿衣品味和生活态度,做那个真正穿衣服的人。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