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生,谁死,谁来讲述女性和酒店的故事?

文 | 尚清

编辑 | 敬师

历史上最早的酒店经营者大部分是女性,但她们的故事经常被排除在外。

正如音乐剧《汉密尔顿》中那句令人心酸的话:“谁生,谁死,谁来讲述你的故事?”

对许多女性来说,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人”,因为她们的成就被时间遗忘了,甚至被故意抹去了。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书籍、电影和电视节目照亮这些被遗忘的先驱者,历史上的空白被逐渐填补。

以下这些酒店正在讲述这些被忽视的故事,并帮助客人与酒店建立更深层次的联系。

俄勒冈州波特兰:伍德拉克酒店(The Woodlark)

这家拥有150间客房的波特兰酒店于2018年12月在两座历史建筑内开业,其创立史深受女性的影响和启发。其中之一就是曾经的科尼利厄斯酒店(Cornelius Hotel),它在20世纪初因其豪华的女士接待大厅而获得了“欢迎之家”(house of welcome)的称号。其中妇女集会的精神仍在阿比盖尔大厅酒店的酒吧里留存下来,该酒吧以俄勒冈州的“选举权平权之母”阿比盖尔. 斯科特. 杜尼维(Abigail Scott Duniway)的名字命名。

出生于1834年的杜尼维于1852年随家人从伊利诺斯州移民到俄勒冈州,在这段危险的旅程中失去了母亲和最小的弟弟。她后来成为一名教师,结了婚,生了六个孩子。后来,当她的丈夫在一次农业事故中永久残废后,她开了一家小商店来养家。

杜尼维对从已婚女性顾客那里听到了很多令她愤怒的故事,于是在1871年搬到波特兰,创办了一份致力于妇女权利和投票权运动的报纸。面对众多反对意见,她为争取妇女参政权利而努力奋斗,向立法机构发表演讲,撰写社论支持以女性为中心的法案。她的工作在1914年得到了回报,俄勒冈州成为第七个通过妇女参政修正案的州。在州长的要求下,杜尼维写下并签署了官方公告,成为俄勒冈州第一个登记投票的妇女。

今天,阿比盖尔大厅向客人们讲述着杜尼维的故事,并以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装饰为特色,以此向这位先锋女性致敬。后者包括《纽约客》漫画家伊丽莎白 麦克奈尔的原创漫画,描绘了阿比盖尔 杜尼威时代的女权主义者。

纽约:伊芙琳酒店 (The Evelyn)

在20世纪初,在美国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伊芙琳·内斯比特的身影。

伊芙琳出生于19世纪80年代末的宾夕法尼亚州,十几岁时去到纽约,成了一名合唱团成员兼演员,此后又成为著名艺术家和时尚摄影师的模特。

由于艺术家查尔斯·达纳·吉布森(Charles Dana Gibson)的赏识,伊芙琳以“吉布森女孩”的身份名声大噪,频繁地出现在杂志、日历、纪念品的广告上,成为全国知名人物。

1906年,她的第一任丈夫、千万富翁哈里·肯德尔·肖(Harry Kendall Thaw)枪杀了著名建筑师斯坦福·怀特(Stanford White),引发了当时被称为“世纪审判”(trial of the century)的事件。在令人痛苦的审讯中,内斯比特勇敢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披露了一个秘密: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怀特曾对她进行过性侵犯。

那之后,内斯比特的生活经历了百转千回,但她的“it girl”精神依然存在。2018年,这家酒店经过全面设计,重新开业。从客房里的伊芙琳肖像,到爵士时代全盛时期的装饰艺术设计风格,伊芙琳的身影随处可见。

洛杉矶:菲格罗亚酒店(Hotel Figueroa)

菲格罗亚酒店于1926年开业,在当时是一家女性招待所。

《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曾指出,菲格罗亚酒店是“由女性出资、建造和运营,并为女性提供服务”的同类项目中最大的一个,起初是职业女性旅行者(YWCA)的专属天堂,经营者是洛杉矶第一位女性酒店总经理—传奇人物、飞行先驱莫德·博尔丁(Maude Bouldin)。

当时,女性在没有男性陪同的情况下,经常被禁止入住酒店,所以菲格罗亚酒店还迅速成为单人女性旅行者的避风港,是许多女性聚会的热门场所。

在这里,女性可以自由地与其他来自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职业女性交流,咖啡馆和休息室里也充满了关于艺术、激进主义、种族主义和社会变革的讨论。

经过两年内部改造,这家拥有94年历史的世界顶级酒店在2019年重新开业,成为了洛杉矶文化中心的城市绿洲。酒店大堂画廊中展出了许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以此向其女性主义的起源致敬。

加利福尼亚州好莱坞:加兰酒店 (The Garland)

好莱坞老牌影星贝弗利·加兰曾主演过20世纪50年代多部卖座影片,代表作包括《持枪人》(Gunslinger)、《毒玫瑰》(Pretty Poison)、《恶虎城》(Badlands of Montana)、《啼笑泪痕》(The Joker is Wild)等。

20世纪50年代末,加兰因电视剧《诱饵》而名声大噪,这是第一部以女性为主角,并由女性扮演警察的美国电视剧。虽然这部剧只演了一季,但获得艾美奖提名的加兰经常在电视和电影中露面,她经常选择具有挑战性的冒险角色,而不是端庄的女主角。1983年,她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拥有了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

1960年,加兰嫁给房地产开发商菲尔莫尔.克兰克(Fillmore Crank)。1970年,她和丈夫从传奇牛仔吉恩·奥特里(Gene Autry)手中购下好莱坞北部一处占地7英亩的房产,修建了一座混合了教会和加州中世纪现代风格的酒店,取名比弗利加兰假日酒店,并在2000年被她的儿子詹姆斯重新翻修。

从多莉·帕顿(Dolly Parton)到库尔特·柯本(Kurt Cobain),众多好莱坞明星都来到这个隐匿之处度假。这家酒店的装潢复古别致,让人想起20世纪60年代的加州,从泳池旁壁炉上的“BG”标志到放映厅和电影主题,都在向加兰致敬。

新奥尔良:波旁奥尔良酒店(Bourbon Orleans Hotel)

波旁奥尔良酒店建于1817年,位于新奥尔良中央商务区,用于举办精英活动和社会活动。其中有非常著名的Quadroom舞会。舞会上浅肤色的非裔美国女性,被称为Quadroom(混血名媛),会被介绍给富有的克里奥尔绅士做情妇。在这样神气活现的一群年轻小姐中,有一位叫亨瑞埃特·德利尔,她是一个黑人女性和一个富有的法国人的女儿。

亨利埃特被培养成Quadroom,但当时机到来时,她反抗她的家庭,成立了一个小的修女团体,称为圣家姐妹。这对修女因在许多问题上直言不讳和积极进取而闻名,她们推动妇女权利,并建立了美国第一克理奥尔修女教团。

1881年,这对姐妹买下了奥尔良舞厅,并把它作为她们的基地和新奥尔良第一所非裔美国女孩天主教高中。

今天,圣家姐妹的 遗产仍然是波旁奥尔良酒店的一部分,经过修复的新奥尔良舞厅仍然是举办婚礼和庆祝活动的热门地点。

伦敦:斯塔福德酒店(The Stafford)

秘密特工南希·维克(Nancy Wake)是德国盖世太保的“头号通缉犯”之一,也是法国抵抗运动的领导者,参加过无数次危险任务。

维克在悬赏500万法郎的暗杀行动中幸存下来。战争结束后,她获得了美国自由勋章,并继续为英国情报机构工作,写下一本关于她成长经历的畅销书《白鼠》(the White Mouse),并移居到澳大利亚生活了几年,在那里开始涉足政治。

2001年,维克来到到伦敦斯塔福德酒店(Stafford Hotel)避难,在那里她立刻有了家的感觉。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在那里“第一次喝了该死的好酒”。在她90岁生日那天,斯塔福德酒店的主人承担了她在这里的全部费用。

每天早上,她都会在大堂酒吧里的同一座位上点上一杯杜松子酒和奎宁水。今天,客人们还是能在酒吧里找到这个座位,并可以从认识她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更多关于这位无畏女战士的信息。

纽约州新帕尔茨:莫霍克山庄(Mohonk Mountain House)

莫霍克山庄拥有148年的悠久历史,被评为世界最优美的度假圣地之一。美国前任五位总统,还有包括“钢铁大王”卡内基在内的众多名流贵族都曾在此度假。

这座维多利亚式的城堡坐落在天湖(Lake Mohonk,印第安人起的名字,意思是天上的湖)湖畔,四周被精心设计的原野式花园和未开垦的森林所环绕。

露丝.斯迈利(Ruth H. Smiley)出生于1910年,在康奈尔大学获得园艺和景观设计硕士学位后定居莫霍克,嫁给了当地的斯迈利家族。

她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运用到这里的房产中,把温室花园的技艺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修建了独特的自然步道—露丝·斯迈利纪念蕨类小径(Ruth H. Smiley Memorial Fern trail),那里自然生长着30多种蕨类植物。

露丝还参与了酒店举办时间最长的主题活动之一—花园假日(Garden Holiday),活动包括为期一周的工作室、研讨会和演讲,最后以维多利亚花园派对为结尾。

爱尔兰都柏林:舒尔本酒店(The Shelbourne)

1868年,康斯坦斯·戈布(Constance Gore-Booth)出生在一个盎格鲁-爱尔兰贵族家庭。婚后,康斯坦斯·马基维奇伯爵夫人(Countess Constance Markievicz)是一位享有特权的年轻女性,她在伦敦和巴黎学习艺术,但却对社会议题有浓厚的兴趣,其中就包括妇女平等。

1913年,她受到爱尔兰起义的启发,开始效忠爱尔兰共和事业,参加了1916年在都柏林的复活节起义。一名伦敦警察在叛乱中被开枪打死,开枪的是马基维奇。虽然她并未因此受到指控,但她和其他叛乱头目因参与起义而被判处死刑,后来她是女性而被减刑。

马基维奇于1917年获释,并继续投身自由事业。1918年,她以性别平等、反帝国主义和妇女投票权为竞选纲领,竞选议会席位,并最终获胜,成为首位女性国会议员。

舒尔本酒店位于爱尔兰都柏林市中心,是爱尔兰最古老的历史性酒店,俯瞰欧洲最美丽的花园广场—圣史蒂芬格林公园。舒尔本酒店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印迹。一战期间,被作为军事中心;1922年,在酒店的112房诞生了爱尔兰宪法。

作为最近翻修的一部分,酒店将parkview 538套房改为马基维奇伯爵夫人套房,并在套房里装饰了关于伯爵夫人生活的文物和书写材料。

佐治亚州萨凡纳:阿里达酒店 (The Alida)

阿里达. 哈珀. 福克斯(Alida Harper Fowlkes)在20世纪初的萨凡纳长大,她会定期乘坐巴纳德街的有轨电车,这条路线会经过奥尔良广场上一栋宏伟壮丽的豪宅。她总是在想:总有一天我会拥有它的。

这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在萨凡纳颇有名气,她也是这座城市最早的建筑师之一,致力于修复和保护城镇周围的历史建筑群。

1939年,在经历与病魔抗争和对手工艺的热情并开始自己创业后,她终于达成了自己的心愿。

1985年,当阿里达去世的时候,她把她的梦想之家—哈珀福克斯之家(Harper Fowlkes House),以及里面的所有古董都捐给了辛辛那提协会(the Society of Cincinnati),规定它必须向公众开放,作为了解19世纪生活的一扇窗户。

阿里达酒店的173个房间装饰着原汁原味的当地手工艺品,24小时营业的大堂精品店里也充满萨凡纳设计师和手工艺人的精美商品。

新奥尔良:伊丽莎·简酒店 (The Eliza Jane)

作为美国南方的工业大城,新奥尔良从18、19世纪起便扮演着极为重要的经济与金融中心,然而城市当中林立的旧工厂也影响着市容,2018年落成的酒店 The Eliza Jane Hotel 则为这些充满历史痕迹的厂房找到时髦的新面孔。

The Eliza Jane Hotel 坐落于新奥尔良中央商务区九个历史悠久的仓库中,距离法国区只有两个街区。酒店的名字是向当伊莉莎·简致敬,以纪念这位女性的卓越成就。

伊丽莎·简·尼克尔森(Eliza Jane Nicholson)早年便离开了她的家乡密西西比州,搬到了新奥尔良。1870年,她成为《花絮时报》(The Times-Picayune) 的编辑。不久,她开始与该报的所有者阿尔瓦 霍德布鲁克(Alva Holdbrook)交往。霍德布鲁克临终前,他把这份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报纸留给了伊丽莎·简。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定继续出版这份报纸,这使她成为美国第一个主流报纸的女性出版人。

最终,在她的丈夫和合伙人乔治·尼克尔森的帮助下,伊莉莎·简不仅使《花絮时报》有利可图,还确保这家报纸商雇佣一定比例的女性员工,并付给她们与男性员工同等的薪水。1914年,该报与另一家地方大报合并,成为至今仍在发行的《新奥尔良时报》。

从波特兰酒店的酒吧向该州的妇女参政运动领袖致敬,到都柏林的套房记述一位早期女性自由斗士的奋斗史,女性的故事从未缺席,也应该拥有被记录下来的机会。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