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油致癌超标1400多倍# 名创优品还能上市吗?

编辑 | 赵瑾

排版 | 敬师

昨天,#名创优品指甲油致癌物超标1400多倍#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就在刚刚,名创优品申请复查的结果显示仍不合格。

据上海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消息,9月23日该局发布了《2020年第1期化妆品监督抽检质量公告》。公告显示,名创优品(广州)有限责任公司代理的一款名为“一步可剥指甲油”的化妆品,检出三氯甲烷含量高达589.449μg/g,是国家标准限值0.40μg/g的1400多倍。

上海药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该企业申请复检,经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复检,结果仍不合格。据了解,三氯甲烷主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具有麻醉作用,对心、肝、肾有损害,有致癌可能性。

消息曝光之后,有不少消费者表示,自己认为连锁店的质量更放心,所以一直回购同款指甲油,家里不下十几瓶。也有网友表示,自己在指甲油、彩妆等亲肤类产品上的选择十分谨慎,虽然不用指甲油,但名创优品的杯子、充电宝、毛绒玩偶却买了一堆,着实吓坏了不少人。

9月26日,涉事店铺店长对此事回应表示:“这些不合格商品去年被抽检,责任在供应商”。这番言论更是让网友哭笑不得。就此,名创优品被推上了舆论的中心。

高端线“十元店”

创始人叶国富曾将名创优品的打法总结为“三高三低”,即“高颜值、高品质、高效率;低成本、低毛利、低价格”。

然而在大多数消费者的印象中,名创优品更像是升级版“十元店”,虽然清新简约的日式风格让门店的档次升级,却无法脱离低价杂货店的本质。

2005年,叶国富发现“十元店”的商机,而创立了女性饰品10元店“哎呀呀”;2013 年,叶国富发现了日系杂货铺和流行,以及席卷日本的“二百日元店”热潮,即在广州开设了第一家MINISO门店。截至今年6月30日,名创优品在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4222家门店,其中中国有2533家。

在国内率先一步定位“日系风杂货店”,名创优品顺利抢占了市场,走上了快速开店的道路。成立后的七年中,在全国各地的商圈,亮着红底白字招牌、日文LOGO的MINISO遍地开花,每间店铺人流攒动,顾客们精心挑选着物美价廉、花样频出的小物件,价格几乎不超过20元。据名创优品智能商店系统的数据显示,名创优品在中国市场的线下门店总客流量约为4.16亿人次,进店购买率超过30%。

数据显示,Z世代总人数约为2.6亿,其中95后约为9945万,00后约为8312万,他们占据了整体消费力的40%。名创优品紧跟新消费趋势,将千禧一代和Z世代们列入消费核心群体。超过60%的名创优品消费者为30岁以下年轻人,搜罗新奇好玩又低价实惠的小玩意无疑可以满足他们在昂贵商圈低价消费的快感。

基于当下中国市场背景,消费者收入增长放缓,定位高性价比的产品实现了惊人的增长,用户在选择生活用品时明显更在意质量和性价比。毋庸置疑, “超过95%的产品价格低于50元”的产品策略是成功的。

名创优品一路狂奔,曾在2018年启动IPO计划,终于在今年9月24日,名创优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书,计划以“MNSO”为股票代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募资1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名创优品营收93.9亿元;2020财年收入89.8亿元,同比下降4.4%,亏损2.6亿元。受疫情影响,名创优品今年的国内门店销售额下降32.6%,海外门店关闭超过20%,开店计划也近乎停滞。

联名IP成“吸金兽”

根据调研机构Frost&Sullivan的报告,生活用品行业在过去5年的复合增速为9.4%,未来五年的复合增速达到预期的10.8%,涵盖生活家居、电子电器、纺织品等11个品类,超8000个核心SKU的名创优品,显然已经成为了特立独行的存在。

为了满足年轻人兴趣导向的消费特质,品牌开始对产品进行个性化细分,与各领域热门IP联名成为了品牌传播和变现的重要打法。

以IP营销著称的泡泡玛特是最早切入盲盒市场的玩家,而名创优品在引入盲盒品类的第一周就大卖10万个。

2019年第二季度,名创优品和漫威IP推出联名商品,还专门开设了以漫威为主题的联名黑金店。从其最终的销售表现看,尽管二季度、三季度新开门店分别达到172家和188家,但三季度营收却同比增加32.6%,是近4个季度以来的最高增速。

虽然与迪士尼、漫威、Hello Kitty、裸熊、粉红豹、芝麻街等大牌IP的联名产品已成为“氪金法宝”,但IP授权的持久性是一个潜藏的问题。叶国富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如果将来我们无法扩大或维持与这些IP许可方的合作,我们可能很难找到合格的替代IP许可方,这可能对我们的日常运营和消费者体验产生不利影响。”

“物美”一定不“价廉”?

很多品牌在成长高速期时,通过疯狂开店实现市占率的增长,但因供应链、产品设计等环节慢慢掉队:贵人鸟12亿资产被冻结,被誉为“中国Zara”,曾达到100亿市值的拉夏贝尔,现跌去90%,品牌的短板被逐渐暴露出来。

除了这次的指甲油质量问题,在今年6月上海监管部门通报的抽查当中,名创优品也曾有一款产品不合格。6月18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名创优品经销的一款“KaKao Friends”单耳苹果碗被检出三聚氰胺迁移量不合格。

针对此事,名创优品官方微博曾发布声明称,该产品出厂前由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验厂、大货检测,该产品出厂检测报告中,产品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

名创优品称,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的通报为2019年抽查检验结果。该款产品上架销售后,名创优品对其进行抽检,发现超标样本后,主动下架该产品,并于2019年10月30日全部下架完毕。

名创优品在声明中致歉,称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出现,保障消费者的健康安全。然而仅仅时隔3个月,质量问题又被曝出。

除了产品质量问题外,各类侵权问题也一直扰乱着名创优品的步伐。

自诞生以来,名创优品就因为身上融合了其他品牌的元素,而常常被指抄袭,比如在其LOGO设计与优衣库相似,风格和产品设计上也能看出无印良品的影子。

2018年3月,家居品牌NOME的母公司诺米品牌起诉名创优品旗下NOME家居商标侵权。诺米创始人陈浩称叶国富抢注诺米商标权,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今年1月4日,深圳设计师品牌finerworld发布公众号文章《名创优品,你敢回应吗?》,指责名创优品抄袭该品牌产品,称名创店内在售的几款胸针产品,在设计上与finerworld的IP高度相似。平板家具品牌PIY创始人沈文蛟也曾发文指责名创优品抄袭,其他如曼秀雷敦、乐扣乐扣都曾起诉名创优品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很多消费者也指出名创优品的美妆产品也跟奢侈品大牌外观雷同。

2018年12月,叶国富回应侵权时,曾放出“金句”:“在设计界,从来只是互相借鉴,没有模仿”。

放眼当下主流商圈,主打高性价比的生活方式类品牌层出不穷,但做到名创优品量级的屈指可数,可见其商业模式仍有值得行业学习的地方。

目前名创优品已经IPO,在上市的压力下,名创优品的门店扩张计划并不会轻易停滞,但在快速增长的背后,产品质量是名创优品的一颗不定时炸弹。盲目的低价策略无法攻占消费者的心智,名创优品是否能实现上市并做到百亿规模,还要经受长期的考验。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