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群里的“医闹”

文|晓艳

编辑|唐安

排版 | 敬师

这代家长不容易。

他们既是打工人、职场里的工具人,又是剁手界的尾款人、还是家长群里挨骂的那个人。

人只要活着,就要面对各种关系。上班要面临职场关系,家庭面临情感关系,有病要面临医患关系,现在好了,孩子上学还要面临着家校关系。

前几天要退出家长群的这位,虽口罩遮面但也能感觉到他在屏幕那头透出的 “视死如归”和孤注一掷:

“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

你们上课不用心教,下课叫我帮忙批改作业,

那要你们干什么?”

“老师啊,这是你的活儿好吗,我是在帮你呢怎么还挨你批评了呢?”

嗯,真硬气、真敢。

此番宣言虽有些激动但措辞还很讲究:你们让我帮你批改作业……看看,这“帮”字一用上,责权立现。

老师和家长很像敏感的医患关系,既要相互依存,又在“意会”中矛盾重重。

神存在的家长群

家长群一入深似海,什么批改作业、家庭手工、活动投票、甚至是家长代劳的琐琐碎碎都来了。学校教育一减负,不折腾孩子,只折腾家长。

家长们自是在生活里饱受了一天的“磨难”委屈,回到家拿起手机,先刷的一定不是新闻跟娱乐,必须是家长群。小心翼翼的点开那个小红点儿,无比担心自己错过了比一个亿还要重要的东西:来自老师的各种知会。

在退出家长群事件出现前,网上就流传过一段孩子爸爸在家长会上突然情绪崩溃的小视频。

视频中的那位爸爸情绪激动:“我天天加班这么累,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盯着这些群…”说着说着一个没忍住竟哭了起来。

本来上班压力够大,家长会上还被老师点名批评,每天下班要陪孩子做作业一时顾不过来就被说不关心小孩,委屈啊实在是委屈。

想起自己小时候,家长会简直是孩子们的噩梦。战战兢兢的在家等着家长回来,等着挨顿骂或打。而现在自己做了家长回头想想,参加家长会的时候父母远比我们更加战战兢兢,不是被比较就是被点名。

成年人,不要面子的吗?

何况所谓“家长群”一开,对于家长们来说天天都是——家长会。

一位家长曾经因为没看到群通知而没去班里参加打扫被老师在群里点名。果不其然打开抖音,家长轮流给孩子打扫教室的视频比比皆是。

让家长代劳似乎成了理所应当,老师和家长中间建立了一种默契的绝对权威与“卑微”。

家长苦不堪言中自是为了自家孩子:没办法,孩子还在老师那儿呢。

不敢造作的“潜规则”

据说讨好老师是在家长群里的必备技能和必刷的存在感。

只要老师在群里发布了一项工作业绩,马上会有第一个家长跳出来称赞、感恩。这确实是家长群里几乎每日上演的好戏。而被“夸夸群”裹挟下的家长们,即使不愿这样做也会跟着复制、粘贴,直到让夸夸之词将真正重要的消息完全淹没。

过分浮夸的表演其实在成年人眼里都是笑话,但笑笑别人的同时谁又不是默默拿起了手机。为了孩子刷这个存在感,没人敢掉队。

前段时间,五年级女孩缪可馨因为作文“负能量“被老师删减,撕毁,随后她选择跳楼。涉事班级的家长们在家长群纷纷给老师点赞,表态,站队。

鲁迅在《狂人日记》里写到:“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不得不承认,如果老师对孩子有所针对,那么对孩子心理的影响确实非常大,某种程度上说,在学校空间中,老师是孩子的成长支柱。

也正是因为有这类老师存在,所以“权威“就更贵为权威。万分之一的几率落在自己头上都是百分之百,又有哪个家长敢在孩子与老师的关系上豪赌?

家长们通常一边在闺蜜群里抱怨着:唉!老师又让我们准备这个,做那个。转头串到家长群里说:“老师,您真辛苦了……”

缺少了对学校和老师的那份“放心“,家长们只能在家长群里随波逐流,变成群魔乱舞里的游魂。

谁来“照顾”家长?

曾经有朋友跟我感叹:“如今养孩子太难了,精神、物质、心理上都要照顾全面,谁来这样照顾照顾我?”

家校合作与分工因为没有合理的契约与规定,让老师和家长都被这股洪流裹挟着,累!谁不累?

从来没有一代老师需要将成绩作为KPI考核,当一个老师需要肩负起全班孩子的升学、考试成绩压力时,让家长批改作业也只是个开始。

备课、评职称、应付检查,老师忙得不亦乐乎。两个家长未必能管住的一个孩子,指望老师一个人镇得住几十个神兽,想得确实有点多。

网友说,老师嫌工作累那你就别干了呀!所以很多老师确实也不干了。

2020全国教师缺口预计高达100万。这个数字似乎回应了网友的质问,教育已然变成了全社会的事情。在家长们津津乐道退群的同时,正在忍受着学校压给他们的安全、食品、成绩、健康等问题的老师们也在默默退群吧……

相比于老师,也从来没有一代家长把家校合作做得如此优秀。检查、签字、课外班补充,德智体美劳家长样样都在积极参与。不管做作业还是孩子在班级学校里参加的各种活动,总有勤快的家长帮着写,抢着画,为的就是让孩子在班级里有好的表现,让老师看得到。

可在这其中,我们有没有想过那个真正的主角——孩子们,他们去哪儿了?

家长抢先参与,老师指派家长,可能孩子们变得没事儿干才是最大的问题。

“退出家长群“事件将老师和家长两个群体再次对立起来,也把家长群推到舆论顶端。得到了央视的重视和全国的注视,不少地方也开始设立具体条文规定,还家长群清净。

但愿形式的东西少一点再少一点,让孩子们在教育主体中渐渐浮出水面。

小时候老师跟家长都会叮嘱一句:写完作业记得自己检查啊!毕竟培养出一个独立自主的孩子远比家长老师在这互相吵吵来得更为紧迫一些。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