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学大赛:谁缺钱?谁缺爱?

文 | 晓艳

编辑 | Kiki Gao

排版 | 敬师

互联网从不缺梗,“凡学”一来,承包了几天的热搜和笑料。

这几天大家在办公室兴起了一轮轮模仿凡尔赛文学大赛。

比如“抱怨“老公:

“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我最近才知道钻石是按克拉算的,我老公以前都是按斤给我买的,戴手上实在太重了,只能放家里。可每天又晃得眼睛受不了。真是的,我老公真不会办事!”

“哎,也是不懂我老公,非要跟我挤在一起睡。家里那么多房间,何必呢!你公司员工知道老板在家这么粘人吗?”

炫富时:

“真是不懂家里的大人,买酒就买酒,偏要等到过期再喝。这不,中午刚喝了82年的拉菲,晚上再来瓶49年的茅台,真是为他们操心。”

讨论学业时:

“今天和朋友聊到考研话题,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考研的呀,好厉害呢!唉,我是保研的,要是我考肯定是考不上的。毕竟我本科的时候六级考了500多分,当时就申请了英语免修。”

凡尔赛文学,就是用看似低调、谦逊的话来炫最高的调。

人为什么要高调?无非是祈财、求名和扩大影响力。而显耀的身份最终为我们赢得的是更多的“爱”。

获得他人的爱可以让我们感到自己被关注——注意到我们的出现,记住我们的名字,倾听我们的意见,宽宥我们的过失,照顾我们的需求。

前几天,有位KOL甚至感慨,现在最怕的,不是有黑粉骂自己,而是有一天黑粉都没兴趣黑自己转去黑别人了。看看,原来“黑”也是一种放不下的“爱”。

凡尔赛文艺“富兴”

“凡尔赛”这个概念在国内启蒙要归功于日本少女漫画《凡尔赛玫瑰》。书中描绘了大女主的故事情结,渲染了大量缤纷华丽、脚不落地的贵族生活。日本人非常崇拜法国文化,《凡尔赛玫瑰》一度成为殿堂级宝塚剧场的金牌剧,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蜡笔小新》里的松坂梅老师的经典台词:“我这件香奈儿穿起来果然是很舒服,香奈儿是高级品,可我最最讨厌衣服、皮包、还有首饰全部都一起用的香奈儿人了……虽然,这些东西我已经全都有了。”

隔着屏幕你都能感觉到松坂梅老师的高贵和优越感,这果真是妥妥的日式凡尔赛。

最初,凡尔赛文学出现在微博上的@小奶球,她常发一些带有“凡尔赛”字眼的微博,网友们也被她的梗所吸引。而真正令凡尔赛文学大火的却是“@蒙淇淇 77”,她不仅自己凡尔赛,还把她的爱情凡尔赛了。

凡学被蒙淇淇截胡了。

“和闺蜜吃火锅,闺蜜提议给各自男朋友发“在不在“,看谁男朋友回得快。我们各自发微信,结果她男朋友秒回,我手机没动静。过了15分钟,火锅快吃完了,他还没回我。我要炸毛了,闺蜜突然惊讶地叫了声。我转头看到他大步朝我走来,沉声说:我在。哦,从我家到火锅店,刚好要走15分钟。“

这炫爱,齁甜。

有人总结了凡尔赛文学的三大要素:先抑后扬,明贬暗褒,自问自答,灵活运用第三视角。

翻一翻蒙淇淇的微博,简直是凡学的集大成者。

在微博上她的生活状态大概是这样的:住在北京,别墅,家有保姆,保姆会说法语、本科毕业、能做美食、能接送孩子、会辅导学习的27岁女孩儿。

她老公呢?是富有到重要场合只穿10万高定的小气鬼,是出门也会被cue到的大帅哥。

“突然觉得他太省了,重要场合穿10多万的KITON高定,平时上班也就3万多的ZEGNA山羊绒桑蚕丝西装,皮包万年不变的ARMANI,皮鞋D&G。但平时出去玩,他都优衣库、adidas,几百块,当然吃法餐fine dining时会换。刚我跟朋友吐槽,朋友说:“帅哥穿什么都好看,你看他高中穿大麻布校服,不也是男神?”

凡尔赛文学的复兴,有赖于“富兴”。高调炫富,不管是财富还是爱情,在凡学里都是硬通货。

郭敬明的《小时代》里的情节:“我回过头,看见提着LV包包、踩着Gucci小短靴的顾里朝我们走过来。她随手把一杯只喝了一小半的奶茶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早期的《一起去看流星雨》,如果用凡学翻译:“我明明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我?我到底要选择哪一个,我好烦!”

少年追剧的泥土芬芳,如今又变了个说法成为凡学回归。

但其用奢侈物品与玛丽苏人设堆砌起来的文字,也许都源于人们对这个精心打造的炫目世界的一种渴望、一种渴求被“爱”盖章的心理动机。

反凡尔赛“运动”

有人津津乐道,有人挖坑刨坟,线上的世界总是如此魔幻又现实。

在《令人心动的offer2》中有一位凡尔赛实习生,斯坦福大学毕业的王骁,大家毫不留情的反击了王骁的凡学。

王骁在和王颖飞闲聊时低调炫耀经历,说自己之前从来没有在律所实习过,然后又说自己都在一些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实习。

这时杨天真强力回击“谁能跟你比啊”。

王骁在吃饭时不经意间掏出了斯坦福大学的杯子,也是遭到了撒老师的回击“把我那个北大的杯子拿来”。

身边的凡学大师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提及自己的荣光,就像小时候考前学霸们的抱怨。考试前:这几天都没好好复习呢……考试后:用满分来轻飘飘怼你一脸的天真。

于是学渣们总是相互传话,可别信他们这些学习好的人……拆台让人快乐。

因为对身边人炫富的拆台,让沈梦辰前几天也上了热搜。

在《火星情报局》爆料自己身边有个特别喜欢装阔的朋友,尴尬的是每次被别人发现了还会继续“打肿脸充胖子”。

晒从没被别人看到的定制款豪车,晒住在外滩的房子,晒日料,晒鲜花。这些统统被沈梦辰在节目中无情的揭穿了,可见反凡学者对“山寨富豪”是如此的不忿。

《恶俗》的作者保罗·福塞尔曾说:

“真正恶俗的事物,必然会显示出刻意虚饰、矫揉造作或欺骗性。”

随着富人的形象透过线上的照片、视频变得真实起来。国外真人秀《与卡戴珊姐妹同行》和《比佛利山庄富二代》就把炫富当成一种生意,把富人的生活拍成节目,全方位地暴露在观众面前。

消费主义下,平民的炫富潮也一步步扩散。炫富的成本越来越低,如果说之前的名媛圈还算是花了些许成本的炫富,那么这次的凡学更为彻底,简直是不花一根毛线的炫富。

我伤害了谁?

凡学段子很搞笑,但把凡学当真更好笑。

在采访中,蒙淇淇已经将自己口中27岁超能的保姆改成了“闺蜜的保姆“;宠溺的老公变作别人的小奶狗;被网友发现的精致配图有不少都是源于网络盗图……

蒙淇淇不得不在自己微博里奋力喊话:“我为什么要销声匿迹呢?我说过我微博有艺术夸张,但我伤害了谁?”

被群嘲,被反噬,网友们对梗王总是一笑而过。

艺术夸张让现实的造梦者更加廉价,但依然会有不少人去追梦。

100多年前,经济学家就曾提出“炫耀性消费“这个概念。如今的人们早就变聪明了,炫耀还是炫耀,已然也可以不消费。

P个图,再加点凡学的功底,我们就能在虚拟世界里迅速“富有“。

可现在谁还关心谁是不是真有钱啊?反正又不给你花。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