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千禧妈妈的自定义生活

 

7 月 30 日晚,TOP HER 携手美德乐共同举办《自定义,再成长》“MOM TALK妈妈说 ”世界母乳喂养周公益演讲专场活动。活动现场,美德乐执行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王澜,TOP HER创始人、主编高琨和千禧妈妈睿格传媒创始人格欣在圆桌讨论环节围绕“自定义,再成长”的主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共同探讨她们对于千禧妈妈自定义生活的理解与看法。

 

以下为现场内容整理。

 

主持人:非常荣幸能请到几位和我们现场的观众做一个小小的分享。第一个问题我想提给 TOP HER 创始人高琨,据说《千禧妈妈的自定义生活》这支视频制作您全程参与,为什么要拍这样一支视频?

 

高琨:今年是 HER LENS 这个栏目的第三年了,我们在第三年的时候将 HER LENS 的系列增加了妈妈的群像视频产品。刚刚大家看到 90 后妈妈视频是妈妈系列的第一支视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支视频呢?故事要从格欣开始讲起。

 

格欣在生完宝宝第七天,凌晨一点钟,给我发了一个微信,她说“ KiKi,我现在在喂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生完宝宝之后要不要继续再去创业?” 我问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她说“我生完宝宝之后突然在思考我未来要怎么面对我的孩子”。这个问题很多刚刚做妈妈的女性都会追问自己,包括我。刚刚夏冰在讲她产后抑郁的过程,其实我自己也有,我产后抑郁过一天,在那一天的时间,我都在想这么可爱的一个宝宝生下来,每个人都在夸他很漂亮,各方面都很健康,我以后怎么养他?我真的能养他吗?我自己工作是什么样的状态,我真的能把他变成一个英才吗?就是这样反思的一天,我相信所有的妈妈都有过这样的一天。

 

所以这个视频的萌芽是从格欣开始。我想如果做一支妈妈视频的话,要不要把这些妈妈面临的非常真实的具象的景象或者状态用群像的方式来呈现。90 后妈妈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群体,90 后妈妈或者我们叫千禧妈妈,我自己也算千禧妈妈中的一员,我们很早就接触了互联网,我们接收的信息是多元的,快速的,每天面临着大量的选择。当这些女性做了妈妈以后,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做了调研,发现 78% 的妈妈都面临着自我成长的话题,于是在采访了 48 位千禧妈妈之后,结合了三个千禧妈妈的痛点,把它集合到这样一支视频里面。

 

主持人:您采访了 48 位千禧妈妈,您觉得她们有什么样共性的特点吗?又有什么样的个性化的表现?

 

高琨:最共性的特点就是她们都是妈妈,基于这个共同点,大家的责任都是一样的。但是,她们跟以往的 60 后、 70 后或者 80 初的妈妈的区别是她们在选择上会更自主一些,更大胆一些,更加注重自我。刚才我说了一个数据,我们发现 78% 的妈妈是更注重自我成长的,她们希望在教育孩子这个周期内自己也是成长的。

 

主持人:《千禧妈妈的自定义生活》这支视频是 HER LENS 这个栏目孵化的一个作品,在未来你有打算把它变成一个系列产品吗?

 

高琨:第一支视频有点像玩票,做这支视频是非常坎坷的,坎坷到了什么程度,刚刚你有讲我们采访了 48 位千禧妈妈,这个并不算什么。我们第一个面临的就是找这些妈妈,去哪儿找这些妈妈?这些妈妈是不是我们日常身边的这些妈妈?她们有没有这些共性?我们每天都在做大量的采访。我大概见了 30 多位导演,Jack (王澜)其实也在帮我选,我经常问他,你觉得亲子母婴视频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真的就是在探索的过程当中做出来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注入了非常多的个人情感,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妈妈。所以对它的理解,除了产品之外,更多的是以一种情感上的倾注。这支视频我们昨天晚上发布的时候很多人不停得跟我语音留言,说看哭了,还有的人把她哭了的照片发给我。我特别感动。在我们平常的人物采访中,你跟一个女性聊商业或者聊价值的时候,她是另外一个状态。但是一旦聊孩子聊教育的话题,每一个妈妈面对我们的时候都是非常非常真实的,真情实感流露的状态,我特别欣赏这样的采访过程,我希望把这些好的故事带给大家。所以做完这支视频,我有一个决心,我们要一直继续做下去。

 

主持人:谢谢高琨的分享。接下来,我想向美德乐执行副总裁王澜先生提问。美德乐作为母婴垂直领域的领头羊,母乳喂养的倡导者,您从商业的层面跟我们分享一下,您观察到如今我们这一代千禧妈妈,她们在购买习惯和生活状态上是什么样的,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王澜:今天我一方面是美德乐品牌的代表,另一方面是爸爸们的代表。爸爸们也是孩子成长整个养护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而美德乐作为一个品牌,它的直接消费者是产后哺乳期的妈妈,我们对妈妈的研究会多一些。

 

中国的妈妈们是全世界最棒、最值得尊敬的妈妈群体。在过去,中国的母亲都是吃苦耐劳,以无我,忘我的状态全身心的投入到家庭。今天的 90 后又有些不一样,她们是中国独生子女成长起来的一代,在最富足够的环境下成长起来,她们是很真实的状态,她们不希望被别人定义,她们希望自己定义自己的生活,希望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特别她们成为妈妈之后,依然希望保持自己的身份,做更好的自己,不光是做一个更好的妈妈,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可以做很多事情。第一我们要低下身子用 90 后千禧妈妈们的视角了解她们的生活,贴近她们的生活,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另外虽然每一代妈妈历程不一样,感兴趣的话题不一样,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是新的妈妈,她们都是希望把最好的,最正确的,最有帮助的东西带给自己的宝宝。美德乐的一个责任就是把千百万年来人类作为哺乳动物最好的哺育宝宝的母乳喂养的体验方式带给妈妈,告诉她们什么是真正对孩子最好的方式。

 

千禧妈妈们,是在高科技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她们天然的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原则即是正义,这个产品不光要功能强大,还要看起来时尚,用起来舒服,就像我们的创始人说的那样,今天一个母乳喂养的妈妈,她们并不需要像过去一样下特别大的决心做出一个自我牺牲的巨大的决定,含着痛苦给宝宝更好的东西,她们可以很轻松,用科技的力量更轻松的做自己,享受生活方式的改变,同时带给宝宝和自己最棒的母乳喂养的经历。

 

主持人:我追问一句,您觉得美德乐的产品是如何能够让妈妈在母乳哺育孩子的过程当中轻松的完成这件事情的?

 

王澜:我们是产品摆在消费者面前,但是在这个产品背后有我们对它深刻的理解。美德乐是全球最早的也几乎是唯一的在大学和研究机构赞助母乳喂养研究的企业。美德乐全球第一个母乳喂养和人类泌乳学母乳研究中心建立在西澳洲大学。澳洲是一个大陆的孤岛,还保留着今天最原始的母乳动物,像袋鼠、树袋熊、鸭嘴兽,我们是从研究最原始的哺乳动物它们如何哺育自己的宝贝,母乳的价值,然后研究婴儿吮吸母乳的过程。母乳不是被吸出来的,而是通过婴儿吮吸刺激奶震,母乳自己喷射出来。我们研究这个过程的机理,跟众多的医院进行合作,反复临床试验最后生产了产品。今天也是全球唯一几乎占据医院这个市场 80% 的份额的企业。美国医改中,米歇尔·奥巴马强烈建议加入一条,当美国的妈妈生了宝宝之后通过医保提供给她们一台电子吸奶器,帮她们启动泌乳,让宝宝可以喝上奶。我们也要把这样好的东西带给中国的宝宝。

 

主持人:您觉得作为妻子的丈夫,作为孩子的爸爸,爸爸们在家庭当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王澜: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爸爸,在家庭中是不可或缺的核心。首先你要花时间来照顾自己的孩子。我记得我孩子小的时候她妈妈遇到的挑战是什么呢?在母乳喂养中,妈妈有奶的时候孩子在睡觉,孩子睡醒了妈妈困的不得了,这时候爸爸是最好的辅助角色,在夜晚,妈妈泵奶之后爸爸去喂孩子,让妈妈能够睡一个相对完整的觉,第二天她有更多的精力照顾自己和孩子。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爸爸的陪伴是特别重要的。我女儿 3 岁的时候上幼儿园,有一次老师问小朋友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有的小朋友说妈妈买芭比娃娃的时候,有的小朋友说去迪士尼乐园玩的时候。我女儿跟老师说:“是我星期天在公园玩突然碰见爸爸的时候“。那时候我经常出差,到礼拜六,下了飞机直接到公园去找她,所以女儿在公园里突然看到“哇,爸爸来了”。那一刻给了我很大的刺激,爸爸作为男性他天然和自己的孩子有物理上的隔阂,你不能去喂奶,不能在家里陪伴,那怎么做?我的结论是你要创造一个仪式,跟你的孩子定期在一起。后来我每天下班不管多晚,只要我回家,晚上睡觉,睡前的 5 分钟我要跟我的孩子在一起。我会跟我的宝宝聊聊天,讲讲故事,帮她捏捏眼睛,梳理头发,给她捏捏小手,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现在我女儿17岁。

 

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亲密就是通过这样的仪式建立起来的。我们需要奶爸们回到家里去陪伴自己的爱人,陪伴自己的孩子,而且不是以第二个妈妈的身份,而是一个强壮的、乐观的、无所不能的老爸的身份回到妈妈的身边,回到宝宝的身边。这样一定会给家庭创造一个特别好的氛围。

 

主持人:特别棒的分享,我能够想象到您的女儿一定是一个特别乐观积极向上的女孩,因为老爸陪伴,她会是一个特别有安全感的女儿。接下来把问题提给我们今天视频当中的主角格欣,作为一个 90 后早产儿妈妈,我们刚刚在影片当中看到了您刚强勇敢的一面,当然也有我们看不到的落泪、难过的时候,您觉得升级当妈妈对自己改变大不大,改变体现在哪些方面?

 

格欣:改变特别大,有很多方面,但最大的一点是牺牲。我在当妈妈以前从来没觉得我可以为任何人做这么多的事。我怀孕确实不像大家那样幸福,我的孕程是特别波折的一个过程。我在怀孕第三个月出现了大出血,那个时候医生告诉我,这个孩子很难保住,让我注意一点。我三个月出血以后在医院先住了一个星期,后面把工作也放下了,能不去外地就不去外地,全心全意的保胎。我在26周的时候被发现羊水破了,当过妈妈的都知道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医院横着头朝下躺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那一个月我在床上想了很多,想到宝宝能不能活下来,想到生完他之后会不会有人照顾,我的事业要怎么办?又觉得有点亏欠,不管早产的原因是什么,你总会或多或少的怪罪自己。这个过程身体和心理上的压力是双重的。改变是什么?改变就是我愿意为了他去做这一切的牺牲,去承担这一切。现在看到他茁壮成长,我觉得特别特别幸福。

 

主持人:您是一个新手妈妈上路,您有没有想过在遇到这么多困难之后,您将来会怎么做?

 

格欣:在带孩子这件事情上,我觉得一个好的妈妈应该是一个好的项目经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比如喂奶、换尿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做,可是我不能把全部的精力用在这里。虽然知道这个流程是怎么样的,但是你得有团队来帮助你。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请一个照顾孩子的全职阿姨,当阿姨把这部分承担了之后,我会把陪孩子的时间放在陪伴他的成长,他的教育上。这些时间的投入,我更在意陪伴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把手机放到一边专心的陪伴他,在做事业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到事业。

 

主持人: 宝宝出生之后您又选择了创业,但是我们都知道创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您怎么去面对新一轮的挑战?

 

格欣:这个问题可以问 KiKi ,她创办 TOP HER 的时候宝宝 6 个月,她完全做到了,她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宝宝现在 6 个月,我最近会多一些在家办公的时间,有些时候不得已必须外出的时候,就得放弃一部分陪孩子的时间。我个人觉得家庭和事业之间没有什么平衡,一切都是取舍,你只要想通了你想要得到什么,该放弃的就不得不放弃。我在前不久出差了一次,回来就没奶了,被迫断奶了。之前我是想喂到一两岁,但是当这样事情发生以后,会有点可惜,为了事业不得不牺牲一部分。这个过程就是取舍的过程。

 

主持人:我们今天活动主题是“自定义,再成长”,听到我们这么多的妈妈们的分享之后,我想请王澜先生您谈一谈,女性,尤其是职场的女性,在成为妈妈这一条路上应该如何实现自我的蜕变和成长?

 

王澜:过去这一年多里,当我真正接触到中国的年轻妈妈这个群体,在为她们服务的时候,实际上是越来越钦佩她们。我也在反复问这个问题,为什么妈妈们在生宝宝之后反而好像焕发了新的青春又开启了一个生命新的阶段。就好像经过高温、高压的蒸煮之后,凤凰涅盘一样。她经过了非常严酷的环境和生存的过程,同时又对自己不放弃,既做妈妈的角色又做自己的角色,通关了。

 

有很多妈妈在生宝宝之后快速的创业,在母婴行业中这是非常普遍的,妈妈从一个消费者、购买者、决策者到发表意见的人,最后变成亲自的生产者和推广者,不光是产品也是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反复考虑如何帮助妈妈做的更好,成为更好的自己,再成长。我们的同事同时也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帮我们总结了三个“D”。

 

第一个 D 是 Decision,就是做决定,做一个正确的决定,比如像母乳喂养这样的决定。能用钱买得到的都不是奢侈品,奢侈品是你真正身心投入,长时间的投入所带来的结果。母乳喂养就是这样一个奢侈品的结果。人类其实是早产儿,因为我们的头很大,为了顺利生产出来我们就要用早一点的方式降生,母乳可以促进大脑的再生长。妈妈决定在生孩子之后的 6 个月,12 个月坚持母乳喂养,这是一个很大胆,也是很棒的决定。

 

第二个“D” 是 Delegation,指授权。有了这样的决定并不意味着你要牺牲自己的事业,牺牲自己的时间,像奶牛一样在自己孩子的身边。今天的科技已经有很多办法,让妈妈轻松的实现母乳喂养,实现教育宝宝,让宝宝成长。我们所有女性创业者,在母婴行业做的事情也是在授权,用你自己最专业、最擅长的一面为更多的妈妈服务。妈妈天生具备这样的能力,授权他人,自己做最核心的事情,把更多的任务外包出去。妈妈是天然的项目经理,而且是多任务项目经理,爸爸都在这方面望尘莫及,爸爸只会傻傻的干一件事。

 

第三个“D”是 dare,敢于说出自己的声音,这是作为男性可以更多鼓励女性的地方。妈妈有的时候想的太多,要往前走一步,需要大家去推动。比如重返职场,妈妈想继续哺育宝宝,又不想放弃自己的事业,我们要帮她向前一步。比如在物理上,每一个企业都应该建立自己的母婴室。你会在自己吃饭的时候在卫生间吃饭吗?不会,你为什么喂宝宝吃饭要在卫生间里?建立母婴室,让妈妈在工作场所,有尊严的、安全的、享受的把母乳挤出来,让自己的孩子快乐的成长,这是一个企业应尽的责任。建立灵活的工作制度,支持妈妈在家办公或者设置灵活的办公时间,可以帮助妈妈更好的成长,我见过很多年轻的女性领袖都是两个孩子、三个孩子的母亲,她一样取得骄人的成绩,这都是灵活的工作机制推动的。最后,不光是在硬件上支持她们,作为家庭的成员、作为公司的上级、作为朋友、作为男性,在情感和精神上要去鼓励女性向前一步,说出自己的声音,打破在自己心智中的玻璃天花板,勇于追求幸福。就像我对待我女儿一样,给她安全感,带她去看世界,让她去看最好的东西,保护她心中的那个火苗,让她去发扬光大。每个女性都可以活出精彩的自己,特别是在她成为了妈妈之后,是她新生的又一次开始,是生命力绽放的时候,我们作为男性,作为母婴品牌都有责任在这个时候帮助妈妈,助力她们向前一步活出自己的成长,“自定义,再成长”。

 

主持人:谢谢王总,接下来还有一点时间,现场有没有观众想跟我们几位交流一下?

 

观众:感谢几位嘉宾的分享,我也是一个千禧妈妈,最近在微博上面有一个议论,是“早生好还是晚生好?”大概有 4.5 亿的讨论量,我想请教一下几位妈妈,你们是什么观点?

 

格欣:这个问题其实挺难回答的,我个人觉得在准备好的情况下越早生越好。我看到过一个数据说女性生育的质量或者她出现妊娠期并发症的可能性会在两个年龄出现“断崖式”的改变,一个是32岁一个是 37 岁。我建议我周围的好朋友,如果还没满 32 岁,争取 32 岁以前把孩子生了,如果晚于 32 岁,争取在 37 岁以前把第一个孩子生了。

 

刚刚我强调的准备好的前提我觉得非常重要,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心理上。养个孩子真的很贵,尤其我们这一代养孩子特别的精细,金钱上的准备好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准备好。我结婚后两年内,公公婆婆天天都在逼着我生孩子,他们是一个很传统的家庭。但是我一直死撑着,因为我没有准备好,我当时刚进入婚姻,在那个时候我的创业公司正处于上升期,我没有办法投入那么多的时间和心血在孩子和家庭上面。后来当我心理上做好准备的时候,这个孩子就到来了,即使这个过程很困难,我也觉得心甘情愿,可以承受。所以在准备好的情况下越早生越好。

 

高琨:我刚好卡在 32 岁,之前并不太有生孩子的意识,我的家庭是非常开放的一种教育环境,我自己是独生子女,家里面从来没有催过我结婚或者是生孩子。我生孩子是很顺其自然的过程。我长期登山,基本上每隔一天会游泳,经常会去慢跑,我的身体体征是非常健康的状态,所以生宝宝相对会比较容易一点。

 

早生还是晚生,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讲,更多的还是像格欣说的,你的精神状态或者你对社会的理解能力、你的能动性、社会上的能动性有没有成熟,我觉得这些非常关键。我儿子 6 个月的时候我回到国内开始筹备创业项目,也是一个重新“再成长”的过程。现在我和我儿子和我的公司是同时在成长的过程,我现在非常享受这样的状态。

 

主持人:我特别赞同你们两个人的观点,关于早生和晚生的话题,我觉得我还挺有发言权的。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我也把时间卡的挺好,第一个孩子是 32 岁的时候,第二个孩子赶到 37 岁之前。我在生第一个宝宝的时候跟格欣有点像,起初我觉得我没有准备好,等我想要的时候,我 30 了。2010 年玉树地震我去做采访,那个时候正好我爱人要去香港工作,我们两个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紧接着我怀孕了,那一年我特别煎熬。我认为现在生活尤其是都市生活一定要把握好时间节点。  

 

这期节目最后,一方面感谢这个时代,感谢我们现在的生活,尤其我们生活在中国,现在的环境给了中国妈妈们极大的成长空间,也正是因为这样,会有一批千禧妈妈拥有自己的空间,能够有自己的成长,拥有自己的事业。

 

另一方面,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每一个孩子在他成长历程中都需要父母的陪伴。当我们一起回顾看到我们跟孩子一同成长,一起陪伴他点点滴滴的画面的时候,我们都会非常感慨,感慨我们自己的成长,也感慨孩子们的成长。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联系我们: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