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妈妈从不敢聊的话题:如何告别?

文 | 尚清

编辑 | 赵瑾

 

美国法律科技公司LegalZoom的法律总顾问Chas Rampenthal说,超过50%的美国成年人没有遗书,在中国,这一项数据接近96%。

如果你人到中年却未婚,没有孩子,从未患过严重的疾病,也从未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么你大概率从没计划过写一封遗书。

随着年龄日益增长,亲密关系变得更加稳定,我们好像不再能承担风险了。在这次疫情中,无数的惨痛离别也让我们意识到,也许是时候为自己和家人考虑一下未来,如果不幸一旦发生,该怎么办?

不仅认真思考未来的时间变少了,现代生活也让夫妻、亲子间的交流变得越发生疏,很多家庭从不谈论严肃的话题,家长也很少写信给自己的孩子。

这一次,TOP HER想探讨一个话题:要不要以遗书的形式来一场直击灵魂的对话呢?

日本是多灾多难的国家,无论是地震、台风、还是海啸,每一次的灾难都对日本带来重大打击,许多人因此习惯预先安排好身后事。

这个像手账一样的小册子叫《遗书手册》,2010年上市,至今一共卖了4.4万本,在日本,算得上是一个惊人的销量。

购买它的很多是长期住院的病人,一边接受治疗,一边规划好自己可能的告别。很多健康的年轻人也会购买,为的是提前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

最近,新冠疫情的肆虐更让这本手册卖到脱销。

手册的设计十分科学精妙,树状家谱图、好友名录、保险计划表、遗产分配图……各项安排周密详细,一目了然。

手册里除了有书写遗书、遗嘱的专门版块,还有许多人性化的设计,具体到对医护人员的留言,以及葬礼仪式和墓地墓碑。手册足有64页,厚厚一本。

《遗书手册》的设计灵感来自于流行语——“终活”,即中老年人在专业人士的带领下参观火葬场,学习书写遗嘱,拍遗照,尽可能地在生命结束时,保有自己的尊严,具体的规划人生的最终章。在书写人过世之后,这本手册也会是留给亲人的温暖回忆。

鲁斯.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这样描述日本人的生活状态:“日本人安心的基础是一种提前计划并安排好的生活方式。在日本,最大的威胁来自始料未及的事情。”

一切准备好,直面死亡更安心。

由于新冠疫情在美国的迅速蔓延,过去两周选择在网上立遗嘱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总部位于波士顿的Geotreo的数据显示,截止上周五,网上填写遗嘱的人数较前一周增长143%,圣地亚哥的Trust & Will公司的用户数增加了50%,股价也大幅上涨。Trust & Will创始人说:“这次疫情对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以及50岁以上中老年人在身体和情绪上的影响都很大。”

在美国埃默里圣医院,一线医护人员不分昼夜抢救病患,很多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家人团聚了。加上防护用具严重不足,许多人都已在崩溃边缘。

Michelle Au是一名一线的麻醉科医生,主要任务是为危重症患者插管。由于在插入试管时会和病患口腔紧密接触,这个步骤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

Michelle不能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就给同是医生的丈夫留了一封遗书,信中说,如果她不幸感染病毒去世,她希望丈夫能够再婚,并和新的另一半一起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如果两人都因感染新冠去世,他们将有四种选择来委托孩子的监护权。前两位为双方父母,第三位为二人的好友,至于第四个人,他们目前还没有找到,但一定是感染病毒风险极低的人。

生活中的至暗时刻,我希望给予你最温暖的力量。

5年前,来自英国的汤姆.阿特沃特(Tom Attwater)给五岁的小女儿凯莉(Kelli)留了一封遗书。

Kelli只有3个月大时便被确诊,并随时有复发的风险。屋漏偏逢连夜雨,Tom不久也被确认为脑癌晚期。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Tom为了给女儿Kelli筹集治疗费四处奔走,最终筹集到的50万英镑既是女儿未来生命质量的保障,也是他准备给女儿的一份遗产。

Tom的遗书很长但不复杂,也不深沉,就像是普通父亲和小女儿亲切的谈话。主题涵盖了学校、男孩、婚姻、家庭、朋友、事业等需要一生思考的问题,Tom试图用一封信代替他履行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

“描述真爱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你只记得和你的妈妈在沙发上依偎和大笑,但当热恋降温、鲜花枯萎时,才是见证真爱之时,我祝你在寻找真爱的过程中快乐。”

“在你婚礼那一天,我会一直在那儿,精神上陪伴着你。我一定凝视着你的肩膀,为你找到爱你的人感到愉快和自豪。”

“享受你的人生吧,不要匆忙虚度,我会一直陪伴和守候着你。”

其实,Kelli是Tom妻子与前夫生下的女儿,Tom是Kelli的继父。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没有幸运陪你长大,但希望这些人生小建议能让你过得好一些。

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员工常凯因患新冠肺炎医治无效去世,享年55岁。同一天,常凯的姐姐也因新冠肺炎去世,17天内,常凯一家四口相继离世。

2月初,在父母去世后,病重的常凯留下一封遗书,最后一段如下: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位卑言轻,字字血泪。

在电影《遗愿清单》里,摩根·弗里曼饰演的老机械师卡特说,有人在1000个人中间做过一个调查,问你是不是愿意提前知道你准确的死亡时间,答案里面96%的人选择不愿意。

在儒家文化的影响下,我们太少谈及死亡。

我们抵触、回避这个字眼,自己不敢说,别人也不能说。可是,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是无法避免的,而我们从未学习过如何正确地面对死亡。

遗书是一种传承家族精神的工具,而传承是最好的缅怀。让我们尝试着练习一下告别,因为我们真正害怕的并不是告别本身,而是来不及告别。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 topher@topherglobal.com

TOP HER 栏目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